意见反馈

英雄与诗词

诗讯

2021-06-21 14:51:30

  历史中的英雄无数,但留下不朽诗篇者并不多见。绝大多数情况是,你或者是英雄或者是诗人,二者兼而有之者可谓之大才或雄才。

  在威尔-杜兰特的笔下,历史上的英雄会和我们一起漫步,向我们讲述生命、爱情、战争、诗歌和思想。但实际情况又是怎样呢?英雄们对于生命、爱情、战争乃至思想,无论是言谈还是行动,都几近老手,轻车熟路。但擅长诗词并把诗词写到极致者确实凤毛麟角。

  要说文韬武略王者风范,非毛泽东莫属。我们来领略下毛泽东沁园春-雪的非凡魅力,激扬文字,指点江山。诗人先是赞美大好河山,神来之笔,气魄万千。“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望长城内外,惟馀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须晴日,看红妆素裹,分外妖娆。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

  随后诗人笔锋一转,数尽风流人物,开始点评起那些历史中的英雄。只可惜秦始皇、汉武帝,略差文学才华;唐太宗、宋太祖,稍逊文治功劳。称雄一世的人物,成吉思汗,只知道拉弓射大雕。

  “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当历史的繁华散尽,风流尽在当下。

  我们再来说下三国时的曹操,毕竟也是一代枭雄。没有无比宽阔的胸怀和汹涌浪漫的哲思,曹丞相又怎能东临碣石有遗篇。“东临碣石,以观沧海。…… 星汉灿烂,若出其里。幸甚至哉,歌以咏志。”

  陈毅元帅是中国近现代历史中影响之巨的英雄。红军长征后,他率领游击队在艰苦卓绝的环境里坚持斗争。如果没有胸怀革命的英雄主义和革命的浪漫主义,怎会写出“梅岭三章”这样惊天地泣鬼神的诗篇呢。

  “此去泉台招旧部 ,旌旗十万斩阎罗。”在极低谷的时候,往高处看,终究是看矮了敌人,这是何等的革命理想主义气概。“捷报飞来当纸钱。”又是革命者何等的浪漫和洒脱。

  2019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曾庆存院士,在科研的百忙中还偷闲出了两本诗集,堪称是一位颇有诗才的科学英雄。在他看来,写诗是一种“调剂”,因为“搞科学太累了”。不知诗词让他放松的同时,是否也给了他灵感,但愿诗词也活跃了他对科研的乐趣和享受。“男儿

  若个真英俊,攀上珠峰踏北边”。“既蓄高峰志,勿扰世俗尘”。诗句凝练果断气魄不凡。

  彭德怀是一个战功显赫的英雄,毛泽东有“谁敢横刀立马,惟我彭大将军”的诗句。彭大将军敢言别人不敢言,敢做他人不敢做,光明磊落,肝胆乾坤,永垂青史。彭大将军虽少有诗词但也言诗,他1966年4月到攀枝花就写了一首情感真挚的诗篇。“天帐地床意志强,渡口无限好风光;江水滔滔流不息,大山重重尽宝藏;悬崖险绝通铁道,巍山恶水齐变样;党给人民力无穷,众志成城心向党。”

  可见,即使像彭大将军这样铁面无私不苟言笑的英雄,心胸也会时有诗情澎湃。

  我们没有理由要求所有的英雄都具有浪漫主义特质,但确实无浪漫却难以言诗。诗情并非完全等同于诗才,大凡英雄抑或平民百姓也多有诗情洋溢的时候,诗词就是言志抒情。

  我们仍然渴望着英雄主义和浪漫主义的完美交融,无论如何有诗才的英雄更具传奇。也许这仅是我们的一个善良愿望而已。

  作者:古叶

  (编辑:夏木)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相关推荐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