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见反馈

阿尔自选诗十首

今日好诗

2021-06-24 06:56:12



阿尔  原名杨永振,安徽人,出生于利辛,生长于宿州。有作品入选多种年度选本及其他选本




阿尔自选诗十首


武晓荷在厨房里差点哭了出来
 
为什么好好的南瓜
一削就成了坏的
一刀一刀地削
不停地削
削去坏的
还是坏的
削去坏的
好的也变坏了
胖大嫂
拍着胸脯说
我的南瓜是好南瓜
可好好的南瓜
一削怎么就成了坏的
武晓荷又开始削南瓜的另一头
南瓜的另一头
也坏是的
坏了的南瓜
应该砸在什么地方
客厅里的男女
勾着头
不知在说些什么
武晓荷
看着他们
一刀一刀地削南瓜
发了疯似的削南瓜
可削去坏的
还是坏的
削去坏的
好的也变坏了
 
2017.10.28

 
每个人心里都住着一个荡妇
 
她从东边走过来
她从南边走过来
她从西边走过来
她从北边走过来
她有时
也从地底下冒出来
也从天上掉下来
一个男人
拿掉头上的帽子
伸出手来说,你好
又一个男人走上前,说
有什么可以效劳的吗
一个孩子骑着一辆破旧的自行车
跟了一条街又一条街
她的身上
好像闪着光
他痴迷那光,追着那光
车链子掉了
他就把自行车扔到了街边
她走过的地方
牙科医生露出雪白的牙
打铁师傅
抡起的锤子停在半空
女人们的浓痰
憋回喉头
又啐在地上
据那个后来成为老人的孩子说
没有她
我就不会长大
没有她,这个小镇
和死了没啥两样
她显然没想过这些
拐进一个胡同就不见了
 
2017.12.11
 


惶然录7
 
活人是死人的棺材
剃头匠杨文申
说这话的时候
还是活着的
他对着镜子
用光脸刀给自己光头
多年后,他
躺在堂屋的板床上看着
梁间的燕子窝
重重地吐出一口气
像火车
穿过荒凉的风景
稳稳地停住了
那一天,他的侄子
站在出站口
那么多人
从车站里涌出
像本来安静的马蜂窝
不知怎么
一下子就炸开了
 
2018.1.12

 
惶然录16:去看望一个诗人
 
一个人从车上下来
向这边走过来
在他身后,关上的车门又打开
又一个人从车上下来
准确地说,那不是一个人
而是三个人
他们从车上依次下来
向这边走过来
在刚出苗的麦地里
紧走几步赶上前面那个人
他们有说有笑
他们在看到一个新堆起的土堆时
突然严肃了起来
刚才走在前面的那个人
揉了揉眼睛差点哭出来
他们放下一束玫瑰
和一本新出的杂志
他们站了一会儿
又回到车上
消失在扬起的烟尘中
一页页被撕开的杂志
在还没燃尽的火中
就像树叶,翻卷着
 
2018.2.11
 
 
惶然录56
 
那是个夜晚
豆茬地里的东方红
一阵阵喘着粗气
也挪动不了一步
驾驶员扔掉手里的烟头
猛轰了一脚油门
一口棺材从犁子下面
一下子站了起来
就像一只大鸟突然展开翅膀
东方红身子一歪
差点摔倒在地上
 
2018.5.3

 
惶然录82
 
我从电脑前起身
去了一趟厕所
回来的时候
我看见一个人坐在我刚才坐的地方
眼盯着电脑
手指不断地敲击着键盘
我看着他
他发现我看着他
吃惊地看了我一眼
就消失了
他是谁
他叫什么名字
为什么长着我的样子
写下的,却是
和我不一样的诗
 
2018.6.5

 
惶然录90:那天下着雪
 
你下来
有事要跟你说
那天,我在她家楼下
给她打电话
一只麻雀在啄食
一块踩碎的饼干
当她从楼道里出来
我却怎么也不想起来
要告诉她的是什么事
我带着她
去看小麦和落光叶子的柿子树
顺便也看看
安静流淌的河流
她捡起一个石子扔过去
野鸭子踩着水拼了命似的
扑楞着翅膀
芦苇低着头
一条红尾巴鱼
撅了一下屁股又沉到水底
回来路上,她的手臂
围在我的脖子上
她问
到底什么事
我指着一个干掉的柿子
发誓说
确实想不起来了
 
2018.8.18

 
惶然录140
 
一瓶白酒,
两个人喝了十五分钟。
期间,
他们吃了
一盘凉切牛肉,
一盘尖椒炒鸡蛋,
两碗牛肉汤,
五只烧饼。
一个人递给另一个人
一支烟。
接下来,
他们除了抽烟,
不知该干些什么,
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他们枯坐着,
没有要走的意思。
一个人问,
要不要再来一瓶,
啤的也行。
另一个说,
不了,
啤的也不了。
 
2018.9.9

 
惶然录141:小说
 
武哓荷死了
没人知道
武哓荷躺在麦地里
没人知道她是武哓荷
只有一个正在写小说的人
手指突然一颤
打出一片
谁也认不出的乱码
一列火车从南边开过来
却消失在北边
 
2018.9.9抄自旧作

 
惶然录144
 
晚上12点,两个人在楼下
说话。我听不见他们
在说些什么
他们的声音,像
宣纸上升腾而起的水墨
丝丝缕缕,连绵不绝
一个愤怒的女声
从对面的窗口冲出来
像一枚石子,落进了
深井,说话的两个人
支离破碎起来
我不知为什么,也随之
泛起高低起伏的波纹
但他们说话的声音
并没有停止
只是已经显得非常潦草
就像,最后仓促的落款
和印章
 
2018.9.11



       (编辑:张坚)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相关推荐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