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见反馈

参赛:《仙人记忆》(13首)

第五届国际诗歌奖

净缘村 2022-09-12 21:20:09



●漂流瓶

 

摇一摇,我抛了1个

它的弧度果断又缓慢

夹带某些词汇

面容模糊,去向不明

关机前它冲开一个暗穴

冒出来的陌生人

在我手机屏上不断的问

你干嘛?干嘛呢?

哦,亲爱的亲爱的

我在和午夜说瞎话



●隐身赋


 

三月里,熟悉的陌生者总会想起

那个叫哑姑的女人立在村口

刚开花的梨树下

她始终无所事事,呆望着田野

 

而经历了词语的观望者

一直这般无奈和天真

30年了,总在陌生处

仿佛自己就要飞入那个幽深的喉结

躲过桃花劫,刀兵劫

还有漫长的青春期

 


●被时间弹飞的妙人


 

非转基因时代

奶奶尚未化成灰,桃树下

轻轻拍着小孙儿的头:

别吞了籽,头顶会长树

 

衔着桃核孩子不言语

孩子一直笑

头顶上真有棵树呢

桃子和桃花同在

百鸟进进出出

那些啼叫姹紫千红

 

分不清桃核和蜜糖

他被封印的唇渐渐隐没

多年来,唯檀中穴终日敞开

那漩涡如同巨型的喇叭

无数的凤蝶在那里颤抖

 

在转基因时代

据说这幅当代艺术

在分发另一个真相

365天都如同风在说

“多好的一个孩子

却是一直无人使用”




●魏晋赋

 

这蝴蝶醉了酒,六亲不认

不就独食糟糠,生死寻常?

三月里踏青和涂抹蔚蓝

多么的美妙

一会儿如果我被神灵捉住

大不了交出体内的五石散

末了我会以你的猩红蒙面

继续对这等人间的烟火

习惯性蔑视

习惯性荡漾

我爱这宽袍和春风

金虱满袖,且芬芳摇移

什么苟且、诗和远方

一切修辞性的伪问题

与我毫不相干

且看我喉头漆黑

锁骨藏火

 

 

●末日之诗

 

蝴蝶飞过,我向它的心脏致敬

老虎走过,我膜拜它的利牙

猴群跑过,我一个激灵

羡慕它们有一万只任性的虱子

 

是的,每次我都要做一做深呼吸

生怕遗忘自己的祖训:

识得高远,随缘不变

小事交给老天爷

大事交给蚂蚁或时间

 

这一天的悲喜无人可知

三叶草铺就的大地

终于把自己弹成灰,送给了我

落日掠过天边的当口

我是最后一只撞向它的飞鸟

 


●原初,雌性之美


     ——给画画的琳子

 

女巫你知草木之心

恰有洪荒大力。

 

掠过春日万物

掠过枯死的断枝

你不停歇,不辨认

裹挟四季最斑斓的古老

具人型和花样,或偶成蛾身。

 

你这满头红发的生灵

没有面孔,有最幽深的喉

你巨乳、肥臀,不明所以

常把灯盏点进石头。

尤记得那日你与大山

刹那撞身,惊起无边尖啸

挤出皓月、涧水,还有你自成的人间。

 

  

●净缘村的巫师

 

他吐出一口绵长的肺气

深陷的双颊忽地平复

他嘴里的祷辞

因四月的细雨越发快捷

随着自己的气息

他渐次融入光亮的铜镜

那乌有之乡

他为这俗世的否定者之间

找到些许原来的温暖和柔软

 

耷拉着眼帘

他身子始终一动不动

那眼泪慢慢滚落

那欣喜不为人知

他明白有那么一会儿

他们似另有盟约

为了前世或更久远的瓜葛

每一张失忆的面孔

都争穿花衣

想仰头衔住那抹恩典的芬芳

他看到他们在远处

渐渐发出微光

各自提一笼肺腑在河边冲洗

 

 

●蛮力赋
             

不管三七二十一

明天从厨房与床笫出走

冲破这南墙

不剥洋葱,不祈神迹
以跪碑之心
以天下所有的不堪为耻
明天,缷一切光滑之物

明天,毁一切快速之物
与全人类作对

写一首谁也看不明白的诗

 

明天,在喉结之巅
怜惜所有含沙的孤影——
去大漠,去古原,去草屋,去雪山

去撞碎日轮的洪荒

去驱逐月轮的变奏

去品尝百毒

去唤回原来的灯盏


 


●这些年

 

“钗于奁内待时飞”

请于戏台上寻死觅活

请于转场时做到理由充分

 

烈女已沉塘

烈酒留了下来

烈马可以更烈

去远方,去陌生的他处

这些年心生悔意者

活成了任何一个人

 

  

●剽悍赋

 

大海果然是故乡

分不出前浪和后浪

分不出进化论和末日论

仿佛所有的歪理邪说

仅与人脑有关

大海果然是故乡

2019年的最后一天

分不出失忆和失意

先祖拿着100米长的大刀

末代的子孙

也拿着100米长的大刀

景象一闪而过

那梦游者从海底弹出

援一束天光他大喊

大海果然是故乡

下坠和飞升

琢磨十亿年够不够?够不够?

 

  

●无题,2020.1.1

 

这第一轮旭日

只有一颗红突突的心

剩下的,全都是翅膀

全都是翅膀

扑楞愣的事物

有时还会是这样

只有这一枚丹田滚烫

剩下的全都是大海

全都是大海

 

  

●云三朵

 

鹤,马,鲸,还有扫帚

我都骑过

有时别扭

有时会心一笑

多么微量的人世啊

云一朵,云两朵,云三朵

看古代的阳光

始终停留在我窗前

  

 

●有寄,古老式救赎

 

马蹄声踏出那城廓

如风一般去留的行者

寄身一切形    

寄身一切相

他温润,他透明

他滚烫,他清凉

他不可见

他明明灭灭来来去去

很多年,或是很多世

隔着万千的窗户

总有人衔起细碎的月光

混淆着泪水和薄酒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相关推荐

评论列表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