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见反馈

公路三部曲之《颂歌 》

诗歌

漢文的文 2021-03-31 09:05:08

公路三部曲之《颂歌 》

     文:刘诺

面对死亡和无路 我只有对生命纵情一唱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
我的故乡在脚上
不要问我为什么不哭泣
你去的地方
人人都要去
     
         改自三毛的歌
      纪念我的亡友孙大明
                               
               
                 死 请给我时间
                 让我完成对你的礼赞和仇恨
   
      一个女孩在一条通往京城的公路旁玩土,狂迷而聋哑。
那个分娩她的母亲已经在雨季前的一阵黄尘中扶目远行
坐在古老的茨榆树下,我独自目见了天空中无头的马匹:
在暗夜的心脏,把四蹄踢向导引的星宿。

                 “爸爸,带我回家!”
                          ---春子
   
      第一首:黑果实

来自命中的话语向我围拢   嵌入
心脏   时间的话语
来自更含糊的公路和执狂
透熟的果实   杀伐的头颅
强盗的果实溃烂盛大的秋天的死亡

黑发到白发   败甲涂地的过程
我有一世的性命   整生的琴
震颤    以一生失败的出血为果实祭典
洗清你们   让雄狮的疼痛

让与生俱来的爱之剑复仇   亲吻和猛击
剖开你们   轰然开放的大海
迫近你们的内在   白刃层层进入
我看见了黑    抹掉了外在的火焰

我看见果实的核心陈列于晚秋的海岸
是一些死鱼和已往的生活   过时的斗争

是水晶“噗"
的一声留下了的空壳


     第二首  大鸟

涉过条条的水与山   天空浩渺
大鸟的道路深远   临近我们
大鸟的飞翔比我们的冷漠更要黑暗
不是倨傲不动   粗大的风旋转
宇宙之中一个光明的敌人的据点

照临   人类的进行和植物纠缠
在果实的断层
我看见世界的起始   结束和中心
不是起伏不停   奔涌不息   不是
和平(我们用橄榄枝烧熟了鸽子)
要什么样的巨手摘取我们日积月累的黑石
和胃痛一起拿走

大鸟照临 大鸟不是倨傲不动
大鸟来自上天的火剑竖起之前
大鸟不带来新的形体   安慰心灵
不带来新的眼睛可以让我们看见
大鸟的双目紧闭
抽动闪电的皮鞭   轰轰的奔雷在唇间飞驰

鸟呵鸟呵   生就在我们中间 肝脑涂地
双爪不懈解开牙齿紧握的大地
由于我们的疏忽   和大鸟的飞翔无关



     第三首  筑梦

这一年我在秋中掘土建屋
抬头目睹南山已随白昼去远
一支二胡留在十月   拉奏无边的白水
尾随大块的乌鸦在落日的心头隐入

透过西风    双臂最后的晃动近于枯黄
我丢下空想和内心的书卷
在掘土的过程努力使心灵挨向家庭的温暖
不安的人呀业已飘泊了多年

空旷无垠的黄昏    月亮大到恐怖
潮红的月亮看见大地晚秋的裸身
叶已全无   果实都被拿走
独悬的明月不问我性命的半部还在掘土建屋
还在临风望远   耳闻水光忽然
弱了

中年一到   我与月亮都瘦
时间用一捧尘土换下我们衣袋中的时间

        
       第四首  祭品

此外大雪封门    这是我们余生的黄金
在人群走空的地方我目睹了大雪封门
大雪静于圣烛的周围    这无声的王啊
你孤独的照耀一下就清算了人类的丑闻
秘密的光明核心   你孤独的照耀
温暖而坚忍

今夜我被大雪指令   回到自身的活火
小小的自焚无边而宁静   一滴血
让母亲远循的伤滴落    一滴血
今夜我滴在大雪的中心如鲜艳万千的花朵

我饰戴明亮的枷锁   纯粹而四肢业已清净
升入你的笑容而你的叹息比这雪夜还要无边无际
辛酸的王啊    静于圣烛的包围
看我手心朝天   头颅垂下
心事的王啊今夜收获了我盛大的黑发
让我握有清明和时间   对你们说话

      
      第五首  早晨

是时间   反复精选   留下现世
是最终的十月清扫了以往的秋天
是连续的黑土和骨   是白石墓碑的肯定和冷
是我的肉体   被急掠而逝的植物

是我的心灵   不息的大火向你们双臂嚣张
中间裸露深处的棺木   是冷冷的燃点
暗含大笑和嘤嘤低哭   是我女儿的诞生
坚忍不拔的诞生是一次斗争的日出

是你们的劳动和繁殖固定我的双岸
是我液体的筋骨   奔涌千年
鲜艳的流血安抚庞大的版图   是果实
果实给你们留下

      
       第六首 经过


我残余的海水不混于众生的眼泪
我与钢铁为盟   绕指的钢铁在伤心的头颅
誓言一般存在   冷酷的一端插入虚无
欢宴的王啊   接近你时我已被钢铁握住
叫我如何能够离开

重回牧羊的日子   天空挂满鸟声
这是我们常见的天空桃花盛开
暗含美人   掉落的金钗无从更改
我们的品性   把那过去的爱人追回来
一把扇或一首小令   少年的脚气
就在那堆绵软的文字里深埋

但你如何叫我分开那水榭回去
那些花枝和小山   被钢铁紧握的人
承受多情的岁月从绸缎上
一瓣瓣砸地   抹杀我们的死亡

         

        第七首   焚后

在大火的夜   我身历赴死与飞蛾
我看见我瞬息的面孔切入你们悠久的性命
死亡的进程被香汗包裹   一次又一次复活
彻底的嘴   小腹   摊开的肢体
我繁殖的激动也是死亡的激动
我一生的内心都在流血
我一世的行为都在回到又远离生铁

给我铸冶的王   结我怒海
你们盲目的手指是我痛苦的方向
给我恕海的怒 给我你
尖刻的王啊   你给我

死亡的巨脸在大地的中心独坐


          第八首  曙色

让我返身村庄和牧歌   月光如水
劫难的心上走来了回家的新郎和新娘

曙光的白臂广阔地挥着:你们去
一条条上升的饮烟铭记:王
光明的言语
   
         
         第九首删除   
              
..........................
        

         第十首    庄稼


流血的王啊   血使我们温暖
我们终生的王啊独居夏季的大地中央
敲击庄稼的骨骼   使我们成长
我们最后的王用丰盈的颂歌覆盖我们的死亡

让我们上升   在你的光明中聚拢
汇入无边的音乐   灵魂的王啊
手握泥土的刀子
使我们每一次死亡都是一次苏醒

      
            第十一首寻找

打马上山岗
太阳的金花装点在马头上
在谁的怀里我挑剑看光
谁的骨头啊   你不要轻软如流水
多少个日落里我捧起清冽的血光

我的骨头被王带往四地
我的手在生命中涮洗
我的内脏让诗一点一滴的收藏
谁   和我打马上山岗

大火之后我们收获了道路
大火之后失去了墓地和洞房


       第十二首 青梅

家乡在前 家乡在后
毫不迟疑的是我的双脚
通过什么样的火  大水  和战斗的号角
才能回到你  白石的墓地
比预见的冷
四天高挑的饮烟领唱生命的合声
多少年的大睡藏起我无声无息的城
家啊  一朵拒绝开门的玫瑰
花芯中端坐妹妹

青青妹妹的乳房
看见了王的手召惑整个命
在两棵粗糙的梨树中间布置精致的子宫
更久远的村庄来这儿反应  汲水
一世的流水明确   清沏
妹妹啊 我要和你反复涉过江河


      第十三首   删除
     
....................................

      第十四首


但是死亡在细数我们的发和根
用一捧泥土同化了我们的相互的宰杀
在人类的内心我遇见黑石
在子宫的门外被血光导引
初时我们几乎没有发毛
是怎样的白刃
使我们的黑发强大

多少的岁月我坐在镜外梳理
镜中的木叶在我脚畔堆积
坚韧的水
一年一年回去的哥哥和妹妹
独处的石头为此痛碎
今天我要弃包而去
今天我要远离思想独居
今天我要和独居的石头破碎
今天我要沉入你们命中的流水
一去不再回

爱呀   今天我要与你完婚
在世界的冰封的乳房
我要将爱的肉一丝一丝培育
我要爱的内脏完整
眼睛张开   在六月
掀起广泛的蓝音乐

爱的身体白皙   拥有血
心灵   器官和四肢
拥有新的醒   渴望和力
生命的壶中拥有涛声
更辽阔的海岸
交媾的呼吸奔浪如烟

       1989


公路三部曲之《进行》
          
      文:刘诺

1
落日在离去前的分割即是黄金的分割
将一盏灯留在白昼   拒绝了我们的双手
孤独的火是渴求黑暗的火
死灰复燃的念头让灯更加寂寞

在内心岿然不动   徒劳的肉体
沙石俱下的事物从十指间悄然滑走
我们是最后的残存的骨头   最后的
刻毒又酸辛的话语    一些耀眼的光

撕裂了大雨   水淋淋的面孔   世界的牌
已经摊开   结局把两种不幸分清    一黑一白
我们残忍的时候是搂抱自己的时候
丢下所有的花朵   目睹今生的惨败

反成为结果的种子   怎么一回事
我们无法借旧居的嘴说清我们的一个梦
那被大雪掩埋的断刀转世成江南的烟柳
因此杀伐的利刃劫获了柳叶的芳名

从落红回到最初的蓓蕾
百炼成局的尾声多次经历过丝绸
直到一无所有   甚至没有哀愁
在秋日的年代散步   面朝旧居的方向
想起灵魂   可能的花园   果实与酒

女人   想起你时   我们就痛打自身

2
远离旧居的想法使我们无法休止
开始一个冷水喷头的夏季   在肉体的树枝
我们的果实被一层层刨开露出梦想的内核
长出泥土后我们即被这些果实逐一嚼食
在一双手的纹路上我们走到哪里为止
是肉体如水漂移   当我们在黑鞋的长势中扭头
其实是肉体的如水漂移   其实是
道路自行印满了马蹄   走

仿佛是从一次落日开始的   回到落日
一整个热病的夏季我们只能围绕旧居
思索   流下眼泪   打碎自己玻璃的脚
将肉体送还给纯粹的肉体

回到果实   那些飘零的果皮能否从四方的道路上回来
在刀子之前的位置   可供我们坐下的桌椅蒙尘
二十年后我们须将这些时辰一一擦拭   转身
带上旧居的房门   养花种柳   在篱下安顿灵魂

3
怀抱河流   及一河的落日
我看见你们之上所有的黄昏   归鸟
暗蓝的光辉   大云彩向西   此时道路变得平坦
在那边无限空远的神的领地
面目不清的山林躬下怀孕的腰身

我看到你们    纯粹的海渊
在黑白相间的潮水中低声喧哗的灵魂
午夜的月亮指给你一路零星的金子
肉体顺水而逝   在没有灯盏的地方
留下今晚的琴歌占有旧居

充满诱惑   破裂的茶具洁白地堆积
刻骨的温馨如爱人的双手雕刻着骨头
在星空无限升起   男人和女人
纠缠的发丝飞掠入梦   在天亮前的时刻
我目睹过血色的嘴唇互嵌   晨光掀翻的隔夜的花朵
此外   残存的面目苍白

被热爱   装点日常生活的泪水
此刻就在我们的四肢披挂   反复弹回眼睛
我们随地组建家庭   之后离开
在一阵大风里拐入旧居   面对异性
怀抱河流   及一河的落日

4
我们离去前的玫瑰已经空置   开过的事实
宛如天日   抵达河面的钟声由我们双脚派生
蓝颜色的花瓣是秋天的优雅错视   穿过什么
我们才能回到旧居   日子一天天变冷
麦子在饥饿中熟了
又滋生出众多的牙齿   吃下书本上的亡灵

玫瑰的遗骸让情人们掩面离去   让我们感动
让我们在大雪飘飞的时辰痛悔半生   刺破血管
企图将一张白纸改变
思念焚烧断枝的地方   梦见我们周身鲜红
掀开衣襟或者皮肉
一整个冬天却鸦雀无声   掀开我们的手

在风中兀自抖动不停   仿佛冬树的心
读一封空白之信时返回自身
我们的不幸之幸是误入大树   养病修身
为出走准备精确的车轴   车轮翻滚
车轮的一生就在我们的冬夜中翻滚

为旧居引诱   我们被回家的言辞倾听
这是美人的言词   被众目盯紧   握住
再长再长的鞭子   使我们的筋骨疼痛
我们一吻再吻
直至完全没入吻中

5
穿过石头以及饥饿的火焰   接近旧居
女人们的言词一天比一天结实   长大成材   不能自己
桥于大水之上 如美好事物一样坚定   稀少  喊我们过去
此刻渴望回家的人穿过林带和草地
在一生的最后放下子裔   诗歌和马匹

秋凉如水   清洗我们的双手
和道路的颜色一般黑   回顾一生   被众多的马鞭握紧
被一成不变的时间分割   开始或结果
我们无法左右   收获   旧居的臀部
在我们身外交错   如此雷同

女人   我们所有的疼痛都已经熟了
纷纷被挂于枝头   面临婚事的烛火  如何
从泪痕进入内心   以苹果换苹果
是一次更大的疼痛和饥饿
那橙色包含的内核   是桔子
是一些家庭在黄昏的门口

穿过巨大的黑夜   我们会遇见另一些   更纯粹
婚姻   你们是一些满含露珠的花朵   让我们的感动
消瘦   剥食自身   献出由衷的骨头
在灵魂中守候   一生的过程是多么伟大
创造奇迹和词汇

6
我们能用怎样的手开始   灯盏
让一些隐蔽的诗行显示出光
让众弦的深处有一些烛光奏响
我们看到的背影般的红唇在幽暗中起舞
一些嘹亮的事物从深水中缓缓浮出
回到手头:稳定的海伦的双乳

灯盏的虫鸣飘亮在回家的路两边
我们感知的双脚   波浪中间的船
星的低语临近海岸   纤细的椰子树
以及辽远的苦难和疆土
织网的渔姑使我们最后的骨头幸免

我们如何走过刀刃   进行纯粹的思考
爱人的夜晚清晰可见   涂满果酱
在一生的迂回中逼近   忽然又那么遥远
明丽的水仙花假面
灵魂的祈福具有黑夜的力量掷向我们
轰然的玻璃在各地闪亮   宛如旧日子
在灯盏的周围忘却形体的消亡

在回家的日子里我们手持灯盏和刀刃
海伦海伦   你手持宝石   时间和乳房

7
走过黑森林的夜晚止于雷霆的词汇
由我们的嘴说出   挥落大雨的利器仿佛一闪即失的玫瑰
沿海的白色花朵开满岩石的硬度
我们钢铁的灵魂缠绕在异性的十指
余下来的漫长爱意   寻求可能的黄土安慰形体

在如此的午夜听那些少年的梦展翅飘过
可爱的时辰   我们的骨头在忘却的日子里重温情人的体温
她(他)们在道路的另一端   一生的温柔全遭浪费
端茶送吻   至死也不曾走近
是什么样的生铁妨碍了我们   把握你的心

如若沉默   就当在我们的血液全部流尽的一刻
奉献出最后的海伦   那开始美能否结成最终的果
噎住时间的嘴   我们在那不断更新的牙齿间生活
自鸣得意    一天天向虚无的子宫逼近
看一粒浪迹的种籽如何成长了慰藉的柳荫
大面积葬没我们   我们需要忘却

需要对神的赞美   走过黑森林挨近雷霆的词汇
让突如其来的鞭子照亮我们   让等候已久的光辉
抽打我们水淋淋的面目   我们被与生俱来的背叛围困
又被这乌云的圣火解围  
            1990


公路三部曲之《公路》
           文:刘诺  

在沈盘公路一侧   你会遇见我
尾随一大批异地来的乌鸦
他们的羽翼在前途的风中
不能和辽宁的阴天浑成一片

我遭到四月的全部的雨水
在公路痛击   轮子和头顶
茨榆树的断刃和坚特   到一小块
黄沙平原的不孕的子宫

而我的快感来自上天
乳房暗含了整块的家族的基石
在婚姻的桥上走动   手握钓竿
看美人的双鳍   和我仅隔一层玻璃

乌鸦向西   爱情朝东
利刃在双向上磨损  一个人
能不能涉身午夜的两面
谁把公路导向工业和抒情的结止

谁的安静高过了现世
谁的白玫瑰   被更广泛的目击
我命中的走马
和时间的对视要忍住眼泪

去年在哈尔滨 耶和华的建筑
完工于王丽英夫人  听到的人儿来到书本
隔壁的木鱼声不断   其余落下门帘
在其中一日三餐的小手不断的将人民拿走

我措过了更多的同志和兄弟   我和青年走散
我带着血液里的草和掌中的黑暗
我一生的闪电交错着抽打
但我走的比乌云更远

背负着内心的房子   一个
流浪者   和苦学的知识背离
死无上天的梯子   我要大笑几声
让水泥混凝土的痛哭更突然

比西行的乌鸦更西   一个念头亮到刺眼
渐次暗下去的大地   抹掉了前往的少年
这些年我路过逝者   听到沉沦的叫喊
而我的沉沦被安排   在哪一天?

当昏暗朝着天空慢慢铺去
太阳突然转过不变的脸   明亮的大雨扬溢
乌鸦穿行    我多年来的斗争
刹那间成为怪事
1992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相关推荐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