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见反馈

事物一组

第五届国际诗歌奖

qjs1972 2021-04-02 08:20:24

《鹳雀楼》

车停下,如注射与抽空,
男人们抽烟,女人们描唇彩,
“要和把影子交给你的人一起,
经历人世。”
枝条扎进内心,让人心痒,
我在无重量的那一根,
或者在楼顶,
天空布满无数盯视,
一仰头,衣领就被揪住。

2020.04.26

《黄鹤楼》之一

瞭望的弯曲,
是落日徐徐挪移到反驳上,
像抱住了梦中的亲人,
却和没抱住一样。
夕光搅动江水,
取回哭腔,我信了;  
喇叭里养鹤,我也信了,
唯独不信,一山白描,
运用的是连笔。

2020.04.28

《广陵散》

漏水的地方也漏刺客。
飞虫扑满窗纱,如人群骚动时的
绝望。我们在起锅的灶膛口
伸长脖子,直到认为
山涛不再冒热气,取而代之的
是遗憾才有的光亮。
“容易磨损的地方并没有左右之分。”
比如听觉,提起来割手,
放下又不成比例。

2020.07.23

《翠鸟》

一只杯子在它的脑壳里,
豢养碎裂。
为了浪费孤独,
它一头扎进了水中。
像世界,逐步把背景推搡出视野,
得到硬的对立面,
但不是软弱。

2020.08.28

《三里闸》

寒露后见不得友人,
往西三里,
还没走下桥的汽笛和树荫,
可谓之深渊。
水流生硬,桂香饶舌,
我期待一场霜,
白皙的胳膊陡然伸到星空面前,
提醒河道的秘密,
尔后沉默,
仿佛围桌而坐的亲人们,
左右打量的眼神,
分明避重就轻。
可以想象,一道闸门的执拗,
不厌其烦地,
纠正着上浮与下沉,
没奢求过理由。
灯火如饲料,
对堤岸流露出的那种信任,
全咬在牙关里,
夜色仅比我多了一碗,
显然更耐心。

2020.10.12

《蟹爪菊》

划水时蟹脚完成了隐喻的过程,
“见花开,如见故人,
我将触碰一颗妄大的心。”
在黄昏,我所遇到的举杯者才算是少年,
哪怕鹤发,或者刻意地昂首,
不经沟通就垄断自己。
最奇妙的莫过于四野收拢词汇,
数万种不惑,轻身一跃便谈妥了江湖,
化整为零作壁上观,
令寒夜顿生胆气。“有一种平等,
介于画框与眼神之间。”
误读是理性,我们单纯地,
抹平镜中每一个坑,
诚实地,描述着手心的斑驳,
并用怀旧,阐述它突然开窍的教育。

2020.10.22

《喜鹊》

晨光是一种被动的选择,
正消失。喜悦已经被攀登过无数次,
现在仍未读透,
所以我认为视野一直过于狭小,
哪怕房价涨了几百倍。
结识之路,等着谁来盖戳?
唯有内心是热的,
克制或者大到没有边界,
我们面面相觑,忍耐着不先开口。
每天,重叠在一起,
像唯一的外套包裹这个时代,
想诚实发出自己的声音,
又质疑宽容。
日出比队伍更加严谨,
作为心灵的一部分,它抄小路,
绕过枝杈巨大的孤独,
置虚空为故亲,
言说寂静,雾气薄笼,
抽烟的人混淆呼吸的频率。

2020.11.06

《冰凌》

好多年不见冰凌了,
像我们,一直避开的某个话题,
阳光拍打屋檐,
看不出任何刻意的痕迹。
那些波澜,
依照雪的厚度造出令人咂舌的垂直,
掌心沁出了汗,
仍旧握住心仪的一瞬不放。
如同缠紧鞋带的河水,
仔细瞭望后,
扶着墙,从椅背上缓慢地滑落。

2020.12.30


《黄鹤楼》之二

念书时,我已经
走上了一条与背诵相反的道路,
每次早读
坚决不让自己发出声息,
但我的嘴张着。
乘鹤的人,也是这样。

2021.02.03


《春雷》

牌桌上滚动的喉结算术中充当的是奇数,
最后明牌的人最先消失于镜子正面。

2021.02.14

《白鹭》

倒影被一口气吹起来,
一眼就能看出,掀动内心高潮的腿
是如何抖的。
山水阔绰,它几乎忘记了要签名的位置,
反复在揣摩迁就与独立
差异的身形。
天空是一把椅子,
它戴上白手套,历经无数次排练,
扔掉坐姿。

2021.02.22

《蝴蝶》

不写日记的生活,
像穿了件没有腰带的风衣,
我不告诉你,
也不将撩人春色当成飘浮油脂的沸水。
我的睡眠只剩惊醒,
清几回嗓子,掉几层漆。

2021.02.24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相关推荐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