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见反馈

阿翔自选诗十首

今日好诗

2021-04-04 08:12:10


阿翔,本名虞晓翔,生于1970年,籍贯安徽当涂,1986年写作至今。著有《少年诗》《一切流逝完好如初》《一首诗的战栗》等诗集,参与编选《70后诗选编》《中国新诗百年大系•安徽卷》《深圳30年新诗选》等,现居深圳。



阿翔自选诗十首


庞德(Ezra Pound)

“人群中这些面孔幽灵般显现”,空气在四周骚动,引起了惊惧
他陷入了黑暗
被巨兽压得喘得不过气来
只听见骨折脆弱的声响。
那不可琢磨的,不断变幻的地铁
展开了铁翅膀
把天空擦亮,像是闪电,在路上拥挤
(它们像远方那样遥远)
庞德!他令整个下午昏昏欲睡
弯曲着脊梁
很多叶子不经意地落了下来,又被风吹走
旋转在台阶口,一再向上
他把头缩进脖子
那时躲在隔壁的那些人,窃窃私语
嘴角残留红葡萄酒。
变形的男子梦见旧世界的大雨,与人擦肩而过
这样的情形持续了很久
或许他是假的,直到少女变成树林,“湿漉漉黑色枝条上的许多花瓣”
而在另一头
完全被健忘,仿佛当是什么都没有发生。
巨兽浸泡在水中 
水就巨大起来,淹没了城池。


注:所引用的诗句为庞德的诗《在地铁站》

2009.3.21


拟诗记,小朗诵
 
灰烬不会重临。说起我的谎言,你隐身到急转弯的角落
介于斧头和没有生花的柴禾之间
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
我划完了一盒火柴,外面的人知道我睡不着
绕着我的屋跑,“停!”多么像泥沙俱下的舌头
一本旧书引发绝望和疾病
在雨中变得黯淡,遇水膨胀。
旧的信仰,让手中的诗稿回到它自身的朗诵
声带上静静地告别,就像月亮拖着水中的虚无游离
我说出的不会得到,酒精埋没于空瓶
树上有酒
随着微风,如果不能安静
你就搬走白银的木头,留下窟窿
贴耳的晚秋,洁白的大腿
给予我的悲伤和欢愉。有时候柜子里装满你的衣服
变得无足轻重,除了空气,不好形容什么
你促使我写出另一种诗。
我试图告诉你,我有足够的胡须
意味着我渐渐老去,念及以往,虫豸不沉寂
草木不皆春。
你有少许不安,因此从今夜起
透过灰尘与风
然后是有了张望,“请安静,当朗诵开始时,骨骼会易容术
我是不值得信任。”
 
2010.9.26


剧场,抒情诗
(与阿西应和一首)

一个下午的多种讲述,就陷入了语言的陷阱
这恰恰来自于他的小情绪,(连同蜷缩和拖曳一道) 
同时还要忍受绕来绕去的手艺,或者不如
说是徒有空嗓子,比你的耐心还要长
那时下午很安静,在你身后,那弯曲的,不是波浪
是“金属的闪电”难以为继时仍将继续
像必然的谎言和箴言,大刀阔斧抡起来,提前贯通
的美妙,“舒服啊舒服……”,这就说明
他的多种讲述与你有关,包括午睡时分
接近于隐喻的鼓胀,紧绷的圆形。又免不了
相互拉扯,而原型变得多么可疑,我几乎听见了
那些懵懂的杂音,讨论进一步变得艰难
以至我通过一首诗了解他的下午,即使更远
的是颓废。但是你看,“沼气不能直指为
阳光”,“训练不能认为有素”,有时眼前赢得
现实和寂寥,你从未废掉追忆,是的,现在
是的,全部。依靠真实。我不需要这操蛋的礼赞
乐于听从俗世的戏剧化,哦,这是一个小把戏
明知一切不可挽留,他还靠着岸咻咻喘气
其实你不用嘲笑一个不可靠的下午,隔着空气
再无新鲜可言,行动明显迟缓
万人广场掩藏杀人民谣,你“绝对不相信
即兴性”。最适合回到生活的发言权,沉溺于游戏
虚无中的销蚀,可能和不可能,那不过是你
在这首诗有着无穷的加法,变得游刃有余

2011.7.2


新现实诗

虚构的写作……追赶着在暗中后退的钢筋
现实的新与旧有什么区别?无非是经过自我放逐,拥有过这瞬间的璀璨
使我看清了下面,有沼泽,有反真实,也有着绳索的秘密
少许的梦与争辩,敞开空缺的大道
我不去回忆它从何时开始,如果可能,我想远离放映厅
这并不意味着迟复的致歉,怠慢身体的转向
慈悲的肺腑,包裹不下一个生活无力症患者
我都无所谓了,更不在乎天气的变化,对现实的新比喻不惊讶
无休止的怀疑却是不能言说的,但一个走神的下午
是有期限的,荷尔蒙最无辜的失效,犹如命运
的部分凝固。从那时开始,我的正视并非无礼
理解了美学的用途,不一样的场景
也决定了不一样的危险和恩赐,因此我取消了赤裸裸的荣耀
其余皆是:在脊骨上用晦涩的诗不必抒情
沉默中的嗓音不必扰乱内心

2012.6.6


反诗

只有在长夜中写作,才能熬过长夜。这次又是雷阵雨
一会便散发出戾气的味道,你所看到的失踪者
在逆旅中一晃全无。想象一下在街道,你不能作出反应
最多束手无策,难道不是你的噩梦?所谓意味深长
并不比在原地停留更长。风和月隐身在暗夜里
不意味着就是风月,低度的交谈未必合法
祭日残缺不全,犹如招牌底下破旧的衣帽,被热浪烘烤
有时,各有各的活法是实属无奈,如果明白了这其中的差异
还要给你虚构点正确性?这么说并不是我反对什么
更不是在一首诗如实反映,充分考虑到一体化
可问题是,现实与理想中的诗歌完全截然相反,光晕映及
不到河面,即使再好的修辞术也难以愈合,过渡到一个症结
怀疑主义分散了人群,必然滞留,我这样想,撕开脸谱
可以看到懦弱的一面。很远的是另一处天空,也可能
是广场,放浪形骸败坏了极少数的祈祷,我想这已经
不重要了。我知道在写作着迷于戏剧化,并塞入
地下书籍,或许,那些与己无关的事物
被依附在命运,使我不得脱身……的确,正如你所见
一切亦有错觉漫长的征兆,如果说重复过去
那比无用更要谨慎。我的意思是,这首诗并非题在墙壁上的
反动诗,对于正面的现实我不过是
把诗反过来写,即可足以应付吹嘘和消极语法

2012.6.10


致敬诗

“时间刚刚好,我嗅到噩梦蹿出的味道,
那些不能截留的四只脚的快速,几乎和你的想象保持一致,
在它身上,指针垂着废弃的舌头”。这没有
什么奇怪,不说冬日的旅程,见证前半生
向上的致敬;不说有限的流传,过耳的风依然
密不透风。单凭闪着银光粼粼的早晨,
是不可涂改的,看上去,天上有我们的海洋。
                                  旧大衣在床上
游荡,唯独身体不在这里,像向导在别处,
两种生活,你无心于秘密的演戏。

“就像毛茸茸的光线!催眠术陷入
无边的漫游……”。慢赞美不意味着崇高的致敬,
需要及时的嚼头,“时间刚刚好……,
值得回想一触即发的冲动,不仅仅对小虫子
的忍受,更何况早晨显得太远,远到述说整个身子分神”。
                                    这就对了,也
没有什么奇怪,讥讽不同于一切新鲜感,
噩梦不同于自我的迷失。这就从哪里
算起,你尝试革命的弯曲,但无力于被加冕的
巨大旋转,回到小剧院,我并不因此而酣睡。

“必须的……致敬。还能磨蹭什么?
我们今天只知道介绍人的讲解,像诗那样的漂移,
时间正刚刚好”。不必提防一根绳索的警示,
对日常看待成被降低的风景,即使混入了不必要的
名称,你的确迷上了与记忆兜圈子,
仿佛一马当先的效果,貂皮跟着貂皮,
聋哑跟着聋哑,因杂草丛生而凌乱一团,
                              趁着黑,面具替我们
迁就意外的呼喊。流水不断地掀起同类,正如你
在预料中掌握天机,又在预料中泄露天机。

2014.1.26


破绽诗

上帝一直是我的破绽。
             ——臧棣

必要的卷曲。远远看上去像是海啸丛林,
那些滥情的诗,在清理中明显减少了许多,
一如今天的翻转,可以忽略不计;

如果把情节安置在阅读的破绽,
即使什么也不会耽误,我们的一次性实验
实际宣告失效;

以至于你想从喜好获得教育,
这未免太过奢侈。但邻居时代的对话,
随时创造出不同世界的比例;

宛如一首诗混入财富,会产生什么样的
化学反应,很难说它不会给你示范出
类似变性手术的临床;

占卜并不存在。我们的白日梦不如
轮流吹口哨,我承认你比我还有一次
涂鸦机会,足以消磨时间;

必要的影子仅次于死者书,你完成了
激进者的角色,剩下的声色自觉实验成
多么滑稽的丛林艺术史;

被废止的必是最孤独的色情,
你惊异于一首诗的开放性,里面的破绽
暴露了我们超现实的死;

我的本意是,凡旁观皆为不满足于挖掘。
波浪时,你从未停止过从前的宽慰,
不波浪时,你从未在意过私人天气预报。

2014.2.6


节日读来信计划

(赠聂广友)

来信不分昼夜,仍适于节日
应付失眠的一部分,有了它,沒准
落叶有了重新选择的机会。

正如你的来信从落叶开始,
并扩大到深深的裂痕,比在白天的信任
还倒计时,隔着黑暗力量的侵蚀。

我选择的是,我在失眠里不必
作出选择。不论天赋的自我修养,
单就气氛占据你的沉默早已不成比例。

最好的借口就是聚集,也没准会鼓舞
你比从前更接近天籁,不曾失误于神秘的
友谊,这就涉及来自草坪的记忆。

借助来信,我了解到你的挑剔,
同样,也了解到你赶在落叶之前你的
秘密诗学纠正了敏感的问题。

失眠继续深渊,就像身边瞒过
白云的虚无,但未必能瞒过你的底牌。
确切地说,流动的音乐可不在于起点。

也许正是这个原因,重要的话
没有说出,可以延迟节日漫长的堵塞,
仿佛落叶,引来更多的雨和广场口音。

2015.9.20


夜谈乘以啤酒计划

(赠康城)

和你谈论到“写作的有效性”,
语境下充满着我们对声音的迟钝。

看上去更像是我们身上的深渊,
但从未深过啤酒的深渊。

它不同于见证历史的改变,
所有问题原本比旁观可以避免。

这就涉及到诗,其渗透能力
堪比神秘的忠诚,纠正“本地的技艺”。

如果你不介意更多的声音,
我倾向于一种不断更新的“虚无”,

再乘以啤酒仿佛小于强烈的预感,
甚至可以追溯到明净的部分。

这确实有点惊人,我们的谈论
在夜间至少不会逊于“心灵的力量”。

很明显,唯有啤酒没有辜负过
啤酒的泡沫。但我们的沉默

远远不及我们的眼光,稍一掂量,
天赋突出人生的倔强劲,始终点缀

一种“诗的平等”,如同你不会
想到设法弥补孤独的现实。或者,

我们是啤酒的灵魂出窍,正因为
这样,才以泡沫介入时间的深渊。

2015.11.29 


雨比你更洞察传奇

用雨比喻冬日的夜晚,不同于
用夜晚比喻雾霾的虚无。
遥远的雷声,如同巨石从山顶

滚动得更快。任何情况下,
雨比你更洞察出世界的寂静,
就凭一道闪电,雨就是

你漆黑的裂缝,人生的孤独
比起全部的理由更充分
集中在它的浸沉里,仿佛

可以共享秘密的契约。偶尔,
声音还没来得及从雨的倒影
拔出来,就迅速在个人处境和

历史的记忆之间扩展,绵密
如你在雨中奔跑几乎失效,
甚至错过只有波浪才能找到的

突破口。仅仅借助一个角度,
它客居在你的身体里,试探你
如何比喻它的重新开始。

同样,你目睹雨的开放性,
不会惊讶于它在夜晚的旋涡中
先于你保持着坚硬的洞察。

2016.1.28 夜



     (编辑:张坚)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相关推荐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