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见反馈

我的文学之路

第五届国际诗歌奖

989898 2022-06-19 14:59:34

                               我的文学之路

        等你等到春红退,等你等到夏绿催,什么时候才能等来文学的回眸一笑呢?
        我的家乡在甘肃陇南, 我的祖籍是甘肃临洮,我生于甘肃宕昌哈达铺撮布村。婴儿时天天哭,村里巫师说要找一个属相为龙的干爸,没找下,祖母于是给我取名龙安。可以说,自己是自己的干爸。
        一年级时学习用心,被评为三好学生,由于奖状不够,没给我发,加上认真负责的苟行义老师转正调去,从此不好好学习。
        当干部的大姑妈和小姑妈来我家时,常常鼓励我要好好念书,将来跳出农门。祖母更是苦口婆心,说:一辈人受苦三辈人受苦。劝我一定要好好念书,然而我听的很少。三年级时在新疆建设兵团工作的二爸李遇春来老家探亲,鼓励我一定要上大学,说堂弟朝阳和堂妹蕾蕾的学习在班上都是数一数二的。我听了,从此开始认真学习。
        小学毕业时在全学区二百多学生中考第四名。心想:初中毕业时要考第三名,高中毕业时要考第二名,大学毕业时要考第一名。
        我从小喜好读书,四年级开始为课外书所迷,只要有钱,都用来买课外书。因见著书者的贡献可以跨越时空,而有当作家的理想。
        初中时,有一段时间每天中午用柴火在一个低小的房中做饭,常常被烟熏得泪流满面,用袖子擦眼引起眼炎。从此天天点眼药,高中时实在难支,只好休学。休学一年后复读,眼炎又加重,勉强坚持两月后辍学。眼炎患了七年才完全痊愈了,痊愈时当代课教师也已几年了。眼炎影响了前程,改变了运程。
        1988年开始在乡村任代课教师,一直到2018年。刚开始每月工资40元,2018年时每月工资400元。当时没有转正的机会,我希望自学成才,圆小时候的文学梦,像启功、沈从文一样破格转正。如果能挣很多稿费,还可以反哺乡村教育。由于工资少,不够盖房,也不够讨喜妇,存着又会贬值,我把几乎所有的钱都买了书、出了书,有8本个人专集:《成功随笔》、《成功二笔》……《成功六笔》、《枝头的沉思》、《李龙安民间神话故事集》等。另外还有许多作品编入近百部作品集,后来又有许多作品在网上发表。真正的以青春赌明天。这其间,我的舅爷张少林(舅爷是全国劳动模范,曾被周总理和朱德委员长接见)和表舅张国元成了我的贵人,良师益友,给我很大的鼓励。
        为了梦想,我没有娶下媳妇,也没有盖下房子。尽管我为了成功,付出了巨大的精力成本、金钱成本、时间成本和机会成本。然而我出的书没起任何作用。这倒不是我写得太差,我的作品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获二等奖、三等奖)、《文艺生活》、《北方作家》、《人民文学.副刊》《陇南日报》、《甘肃农民报》、《发现》、《中国乡村》、《飞天》等报刊发表过 。后来,当大家都用电子邮箱投稿时,我由于没有电脑,不能用电子邮箱投稿,投稿停了好多年。
        2016年因红烛基金会李娟秘书长的关心在《人民政协报》宣传过。从此运气好了许多。
        也许是能力决定命运,也许是性格决定命运,也许是命运决定命运,也许兼而有之,总之被写作耽误了。
        庆幸,2019年我考试转正了,如果能安心,我还是希望在业余能写出更多更好的作品。
        愿上苍保佑!
        愿文坛的领导、师友和读者朋友们多助!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相关推荐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