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见反馈

黎落的诗

诗歌

黎落 2022-06-23 17:46:46

随意性

路过花店买了一束雏菊
单瓣的。复瓣的。淡紫的。深红的

像铺开颜料的山崖
又像横逸的江水

让我这样的庸人
生出欢喜之心
没人洞察我手中掌管的隐喻之美
没人了解,捧着鲜花的妇人
正背着美的新债穿过旧的人潮

夜色如洗,隐藏了雏菊
没有什么发生,就没有什么一再死去


《切片》


剪刀手们持续着
弓弦和箭簇——
一个被洞穿的救赎者
像一根枯枝,垂挂于崖壁
从一个,碎裂为无数个

荒野被新鲜的雪片覆盖
鸽子们带她飞
更多的迷迭香又随她开放。庸常的
缺少意义的午后,我无法穿越针眼

抱住,这个正在消失的姐妹
多悲伤啊
我们像两座孤峰,却不分彼此


<泡桐花>


从前。多数泡桐花很沉默
并不动用喇叭。而一列送葬队伍
绝不这样。我在乡下很多地方
遇见过:抬着棺椁的一队人
一路吹吹打打

像串在一起的泡桐花

雪白的光洒在他们身上

只更喧嚣热闹 

原来悲伤可以这样欢喜

所以我不应指责泡桐花该有颜色

就该沉默。这太任性了
就在昨天,一群改弦更张的泡桐离开家乡
我在新闻里再次看见他们

吹得一手好喇叭



《理想国》


我理想的生活是隐在
寂静最深处。那里要有一片水泽
落叶漂浮于其上,有落单的邮差偶然坐一坐
我会在闲暇时读一下信。你知道
我没有银质项圈可佩戴,没有马车和绣架。
我是轻的
月亮有时穿透我,有时不能
我有时透过雾气看到她,有时不能
她和很多朝代重叠
我继续写诗。对一个性别模糊的人
放弃是明智的,像放弃一门无用的手艺
比如制作梯子,或者雕刻
再没有比寂寞更优雅的理想之国了
唯一的喧嚣来自雨,古老的水罐里
一滴又一滴

留白

 

 像奔跑者在寂静的深夜以悬浮

藏身世界边缘。像钟摆发出的细微之声

被喧嚣的房间消除

一个人,只能在身体内部寻找光源

(疼痛的发光体或者病灶?)

他动用很多词汇。色彩。山谷。流水

为一幅画或一座教堂减少悬疑的空白:

比如几片马蹄莲的

叶片。但流动的鸟声你听不见

又比如时间黑洞又深又大

当钟声响起,你却无从辨认敲钟人的方位

(他的方位以含糊而拥有无限可能)

生活中,我们习惯了止步于场景再现

热衷转述目之所见的细节。光影。冷暖

看见落叶的金色,而忽略风声

看见铁轨和远山的盛大,而忽略远行人

我们都爱悬浮带动的惊喜感,胜过悬浮本身

就像摘苹果

人人都赞叹它肥美。鲜活

毫不介意苹果树上空出来的部位


《良缘》


一些暗影在指缝间聚沙成塔
慢慢有了形式。气味。声带
汹涌的潮水直立着跃起
草尖到指尖。冰冷的凉意令我们思维清晰
如亲吻;如水向陌生的海域
一次次扑来。如此辽阔的伤心
拉近的同时又不断推远
虚构总是不能避开黑夜里闪亮的部分
幽暗的最深处,也存在着故乡。花朵。庙宇
存在鸟语或者马蹄
当我不必拘泥于物象的叙述和抒情
哪怕你虚弱如白纸如遥不可及
亦会向你奔去

 

 

这世上的一切我都不需要


除了云朵。风线
这世上的一切未曾属于过我
我不关心餐具,刀叉
不关心明天的早餐是豆汁还是果浆
默诵很久的诗里,我丢失了描述
和奔跑。像弄丢影子的人
放弃了北山道而选择了更中庸的西山
但山上没有永恒之术,松涛和
连心锁只想演算人间平衡
我把钥匙扔了,不是因为信奉深谷如信奉庙宇
菩萨。而是山谷那一刻乱云如渡
一棵银杏恰好搭在肩膀
叶片没有黄,悲伤还没有显露给世界

 

虚无的味道


我不能向你转述她隐喻的部分
如果她再次脱掉自己,像一粒逃遁的
灰烬溶解于虚无。我承认在一间密闭容器里
等待是难以忍受的
那种突然变轻的感觉并不令人愉快
仿佛灵魂出走之后的无所适从。那是
一棵落光叶子的槭树或楠木
在本不该落叶的季节裸露出身体。亦不该
出现在春天的黄昏,更不该回忆一只纯正的
白鹭。它有着令她眩晕的美
以至于她长久抱着一片虚无的湖泊
我的等待已越过时间所能
承受的最大直角。在反复折叠之后
我像失去主张的鸵鸟
把头埋入流沙。

 

《这样一天》-

 

想到飞雪。细柳这样的事

不曾到过梦里我暂时

还不能动用镜子和词语还不能

向你抒情

就觉得悲伤。天色灰白

你放下木桶

水破碎得像银器

鸟叫像小刀子,我因被划伤而

待在房里。周一或者周二

雨离开扇面,旅人离开故乡

我种菊花。妻子,也给你写信:

越过中年的赌徒已不再言及

理想和爱情。天亮后我们

都将抽身

死于各自不同的虚度

 

 

《天生慈悲》

 

在南地,挨近呼和浩特边缘

近乎一种被折磨的神秘属性

绑住了我。连续喝了三天酒,又走了很久

看不到一个同类。没有食物可以长久占用

味蕾,像嚼着石头

或伸长脖子啃噬树叶的羊。我边读奥利弗边呕吐

像怀着小羊的母羊

怀孕是幸运的事,至少证明我活的有意义

至少,在写作的空挡

还有空闲去爱一个男人。这时节家家的烟囱不再生烟

草原还在深处。我在体内给小羊预留了春草

实际上,我在纸上种了一大片草原

那是未来之物

我需要在一个特定的陌生化场所把它取出来

就好比现在,离开湖北来到内蒙古

心安理得享用一整只纯洁的羔羊

我喝酒,只为了给它和我压惊

 

 

-《致》-

 

秋天有宏大的叙事,小美

树木立于窗外,天蓝的无名无姓

困在小旅馆的下午

世界堆在不远处的山坡上

咀嚼着青草

我深陷悲伤,而又不说出悲伤何来

透过玻璃,落日像脱离羊群的孤单小羊

温存又慌张

时间延长线上的北方小镇

傍晚七点,还亮着白光

小美。寂静是辽阔的轰鸣,像飞机

从头顶飞过去

落下白雪

你也着迷于一场雪的覆盖吗?

“交出全部的白,是多么奢侈的信任啊”

我们都锋利

只敢在想象中彼此靠近

 

 

虚度


晚樱有更好看的飘落。在雨夜,黄昏
大团的羊毛演算着危崖
天地是口老钟,只有晚樱这野生的钟锤
替我们擂响
空旷的,沉默的深谷。
白色的花瓣笔直的落下,保持着傲慢的形式
又消失在了哪里?
透过白雾,人群中我们都
见过无根之人,饮过无根之水。当所有流逝
用一种重金属般,扑面而来的轻盈飞行
推演给你,那种虚妄和宁静
像皮肤上滚动的惊雷,一颗一颗站起
而我们长久的凝视,也会获得一座山林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相关推荐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