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见反馈

@光亮中(5首)

诗歌

云垂天 2021-01-23 10:31:21


@光亮中

“我知道下一秒,你就会消失”
他们会重新盖上井盖

拉上铁门,扛着枪,走开
可我,还是想

在黑暗之前
在你赤裸光亮怀中,在你通体手臂

轻轻,再荡漾一下
让我在心头

迷漫已久的热气
轻轻覆盖,此刻你的忧伤

疲惫,与不甘
探视的人终归是要离去

亲爱,请带走自个
不要妄图带上我,这眼黑暗之井




@一个儿童在枯萎的牧场上奔跑


一只又一只羊
消失在天际

它们带走牧草,鲜花
甚至带走星星

牧羊人,被还原成
成堆的沙砾,与瓦石

我以为我“将在故国
词语的枯萎中,死亡”

可一个挑着死蛇的少年
跑过我身旁

一面奔跑,一面唱歌
“美丽女人

你是一条蛇”



@黄昏充满睡眠和酒

空气因为新冠,而弥足珍贵
黄昏,登顶睡眠

倒盅酒,谁该向,光栅栏
那些死去人,和缠绕他们的

夕颜,说声:“谢谢”
公理在夕阳口罩后,在糜烂

肺泡里。——平生,第一次
不能自知。一呜咽,眼角

就漏掉出星星。同天边
就要熄火太阳,对调着

点根烟。我只是不想,和你
靠太近,因为,爱你如此

就像晚风,推手间
心伤废人,酷爱着睡眠和酒




@志愿者

每次都是这样
当需要美的时候

她说“我来”
当需要丑的时候

她说“我不来”
只有那不懂半点

诗意的人
像波德莱尔的《恶之花》

庇护着阴影下
一只探头探脑的

——蜥蜴



@夜未央

我坐进黑夜,除了,我身体
我也和黑夜,容为一体

它是目前,我最好容器
我是它挣断锁链后的,另一头

摸索,找寻。黑暗里
你手指覆盖上,我的脸,眼

我轻轻,哭泣
含着微微颤动,空门

我坐进黑夜的容器里
除了,我身体

一轮光洁平背,拖辫子明月
——在房间中

它不是不想叫你,在黑暗中
找不见我,卑微灵魂

终于,在我们切口对接的瞬间
这黑色闪电

就像一条,初次品尝
肉体芬芳的皮鞭

爆发出一阵焦糊,刺耳笑声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相关推荐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