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见反馈

杨小滨自选诗十首

今日好诗

2021-03-31 09:52:07


杨小滨,诗人,艺术家,评论家,北京文艺网国际诗歌奖评委。耶鲁大学博士,现任中研院研究员,政治大学教授,《两岸诗》总编辑。曾任密西西比大学、威尼斯大学、美国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教授,德国特里尔大学研究员,中国教育电视台《艺术争鸣》栏目主持人。著有诗集《穿越阳光地带》、《景色与情节》、《为女太阳干杯》、《杨小滨诗X3》、《到海巢去》、《洗澡课》等,论著《否定的美学》、《中国后现代》、《感性的形式》、《欲望与绝爽》、《新电影三大导演》等。近年在两岸和北美举办“后废墟主义”等艺术展,并出版观念艺术与抽象诗集《踪迹与涂抹:后摄影主义》。



蚂蚁二号

当你我,互称蚂蚁,一笑而过
恋爱没有痕迹,跟着秋天出走
比星星还小的愿望,飞起来
风中有廉价杀虫剂的气味。

你硬硬的壳让我很累。但对于
巨人来说,我们飞在云上还是蚂蚁。
吹起来的却往往不是风,
恰恰是你最厌倦的网聊。

不如碾在白纸上,油墨是你,油墨是我。
嘘!假装睡着,不说话
并且互不相识,把爬来爬去的歌
藏在心里,拒绝给世界娱乐。





后律诗之二:鸭舌的发音

学会绝望的,就扔到锅里。
他们的卷舌相当于我们的饶舌。

吐不出帽子来遮盖,不说也罢。
不说,便更有味,思想更软,

也不用比狼牙活得更久。而久久的,
是包在纸里的欲火,沉默下来。

不像顾左右而言的那些。
我们的饶舌相当于你们的咋舌。



过街地道的快乐周末

一过街就是老鼠掉进黑暗只剩下牙齿
剪出的脸总是像鸡毛一样扑腾。
乱到尽头,看到粉堆里有更多毛,

从她的甜,跑到你的暗,花了三秒钟
中间插进铁腕。鹦鹉尖叫了,把金绿色
涂在叫卖的冰棍上,冰棍总是变成冰毒

夏天总是变成冬天的魔术,帽子里跳出死婴。
脸扔到地上仍然是脸,只是黏糊糊扁塌塌
抓起来比云还要软,吱吱地哼

逃到一辈子都喘不完气的购物袋里,
闷骚出一夜激情的经典恋爱,
总是模仿棋盘上的王和后那样拼命,厮杀。

长剑吐出舌头却不滴血,任凭
麻脸婆念出无边的咒语:
“欢喜啊欢喜!”好像一家家都是鬼

种在隧道深处嘘出一袭幽兰。
有人说如烟,指的不是往事
而是内脏,倏忽升起的胃口,总是芳香四溢

几乎是烤焦的节日序曲,
噼啪于气球的爆破声中,万种风情于
胀满的乳晕里,透过眼波的漩涡

把肉的洪水堆得更高,冲泄得更饿
连暗娼也认不出来,以为是亲妹妹
以为是关关雎鸠的梦前练习,

温柔乡就是乌有乡,总是让吊起的嗓子丢失
这样谁的咳嗽都挡不住乞丐的歌
穿过一片片尘土飞过来,落在后脑勺上

有如满城的彩票总是像铁毽子砸中一个幸运儿
哪怕幽灵的偷笑仍然继续,仍然
吆喝催情的乖乖女扯出小蛮腰

沿阶梯扭啊扭,直到跨步歪倒在碎步下
胡琴用弦也缠不住飞毛腿
星星般的群众被一脚踢飞,在地道里散落

落到更深的天堂里,满嘴塞满了黑
像你我的哈哈哈,总是让喉咙深不可测
总是一转身就摸到午夜,摸到鼾声和颤抖




反诗:明日日程表

七点:猛然醒来
七点十分:面壁,摸阳光
七点█:偷窥黄金乳⊙⊙ 
八点:一不小心就
九点一刻:朗读新闻、路况、绯闻……
九点半:不详(你猜)
十点不到:他们吵架
十点半(暂定):谁妒火中烧?
十点三十五:与宠物狗洽谈
十点三十五分七十七秒:巴格达爆炸
十点三十五分七十七秒零零一:杀█未遂
十一点刚过:焚……
十二点:陪上司午餐,汗
十二点(又):打电话给虞姬
一点:失约三趟
十三点:待查
大约一点半:网聊中遭强暴
二点半:笑歪嘴
三点:回大厅挠痒
三点一四一五九二六:忘记了
四点:学一年级英文、学二胡、学三角恋
五点整:(同上)
五点十五:纽扣掉地,没听见
回到四点十六:打哈欠无数~~~~~
五点半:酒后
五点半半半:车祸练习(嘘!)
六点:月上,柳梢,头
六点差五分:唱《月亮代表我的性》
天黑:未开灯
天更黑:泡妞ing
二十点:大吃一惊(或同上)
钟坏:那就管不了那么多了
二十五点:无语! 
九十九点五十九分:闲着没事,梦呓……




愤怒鸟主义

不舍身很难,鹌鹑在美景中
令人心碎,也能聊博一笑。
      愤怒没理由。

天气好就打仗,乌鸦掉落
就变一场病。比起子弹
微笑总是更像合谋。
      死也要叫春。 

换一种喜鹊惊弓还是鸟样。
丢三拉四之后,乱枪
近乎乱伦,揍出更多敌人。
      羽毛美得无用。

奋勇始于欢乐,逗弄鹦鹉
便横眉怒目,洒一地冤魂。
      却是满肚虚无。



后野狼主义研讨会花絮

(一群山羊在会场咳嗽,喉咙里的狼跳到
             讲台上。)
 
(驯狼师绕着椅子挥鞭,足迹从另一个星球
                 开花)
 
(一个御厨寻找新鲜狼蛋。他煮出子弹碎壳粥,
                却嚼不烂)
 
(狼学家用蜡笔勾勒月亮的耳垂,狼孩甦醒了,用鞋带绑住
                      一条河)
 
(而狼外婆捧出一锅狼奶,热得不伦不类,美得
                 香喷喷)
 
(东郭先生数着肉刺喃喃自语:“狼牙旗真威武,让它
                  迎风招摇!”)
 
(泥土像海一样涌来,淹没了动物园。园长打完饱嗝就蹲到狼尾下。
                          幕急落)







不冒太空气泡主义

月亮肯定不是上帝吹出的气泡,不然
它早就噗的一声没了。
但有些气泡长在宇宙的胃里,
打不出嗝,就变成我们一生的酸气球。

气泡会比汽艇飘得更高吗?
还是像炮弹沉到在历史的海底,
虽然独享过浪花的一夜激情,
却也无法怒放出晚霞的幸福嘴脸。

换句话说,地球是不是人类的气泡
就成了疑案。只要你不使劲吹,
气泡也可能是钢铁蛋。当然,
不是噗的一声,而是铛的一拳。




旧社会指南

我去旧社会,其实是为了
找个军阀喝杯酒。假如时间宽裕,
就顺便买场饥荒来瘦瘦身。

当然,最好参观下满目疮痍,
在恶霸横行时揭竿而起
也会是一次不错的历险。

我去旧社会,还有
骗女繁体字谈个恋爱的小心思。
要不,穿件破马褂,
拍一拍末代的雕花女栏杆?

这一去,我就很难回来了。
因为旧社会太旧,
是价值连城的真古董。而新社会
不过就是旧社会的山寨版。




购屋指南

你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门槛。

有风景端出早餐,让你
急于到阳台练习跳楼。

你吐出北风,坐棉花云,
你一路绕到禁闭室。

在家具森林里狩猎,只有你
抚摸衣衫起伏,床笫冷暖。

你面壁,思索绝境之美,
你给玄关一次奇幻感。

空气是一张蓝图,你可以
看见一个虚心的未来。

你打起喷嚏测噪音。
你拆下腰围丈量面积。

戴上彩灯,你就扮成
萤火虫点燃狂欢新郎。

你扛起四楼就奔向远方。




雨季指南

你冒雨前行,湿透的脸 
骚气氤氲。车灯
闪过泪花来,好像 
灯笼上挂着妖精。

你哼外星曲调,把假声 
滴到天空深处。 
像一场营养淋遍全城, 
行人纷纷发芽。

你热到不行,雨 
冷到极点。雨撒出棉花糖、 
彩带、眼珠、杀虫剂, 
世界淅沥得已入化境。 

你摘掉身上的蘑菇, 
把雨声听成英文。 
当天空也呼啸而过, 
你冒雨前行,面如灰烬。



       所有摄影:杨小滨



      (编辑:张坚)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相关推荐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