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见反馈

青春三部曲之《我们的故事》

诗歌

漢文的文 2021-04-06 08:32:22


青春三部曲之《我们的故事》

       
     谨以此献给小春

           

                 文•刘诺

             1    
            我们握住了那时间
            满把的梦
            从市街逃掉就到了永宁
            两个逃跑的孩子
            在辽阔的日子里四片唇中间属于永恒
            属于春天的草和夏季的荫影
            那一季长吻里没有冬天
            没有闭园和惊恐
          
            看跋涉的金星
            一如提衣涉水的旅人
            看银河渐隐   看你
            双睫的珠泪盈盈
            就这么拥着等谁或不等
            好像林中的牧女和牧童
          
            好像并根的蘑菇
            在初阳的草地
            忘了回去的路
           
              
                  2
                亲爱的
                许多年一个话题让你织呀织呀
                而何时   海可以故事书一样卷起呢
                暗礁与风暴俱为往事
               
                你知道我的归航还是不成凯旋的
                在夕阳下静静的晚海里
                一点浅浅的凄凉
                就那么在你的眼角
                逐日滋长
               
                等你的双掌皱成了水路
                等我的脸脥刻成一张海图
                等夏季远去如渐息的鱼光
                亲爱的   那岁暮降临只是一次潮涨
                而你我的帆何不乘此刻的星辉张扬呢
                在十月一个起风的夜晚
                用你织了又织的爱
                把咸咸的海
                整片的拖回来
                 

                 3
               橱窗里的棉大衣默默的看着我
               我身后是妻子
               再后是腊月
               以及腊月里的广告涂着厚重的暖色
               以及一街的爆竹吵着近年的喜悦
              
               妻子忘掉两肩的雪
               橱窗里的大衣们远远的目送我
               我们身后跟着腊月
               再后是不断扩燃的降价战火
               再后是春节
   
                    
                 4
             妻子想吃桃子
             桃子5角一个
             5角是我的半日工资
             我说妻子你就吃吧我漫长的生命不在乎这半日
             之后妻子的肚皮渐渐隆起
             我们听了听
             发现春子在游动
            
             那一天大剧院在上演贝多芬
             命运在叫门
             命运在叫门
             我拦住一辆的士
             含着淡淡的喜剧色彩
             想起我们
             在来路的刺痛里
             不停的延续
            
             壹元一个的桃子
             我说春子你就吃吧我漫长的生命不在乎这半日
                                
                5
              一只怀孕的猫 撕咬双爪
              背景是高山的云岚如败兵的溃甲
              虎吼渐吼渐高
              此刻我正缓缓
              垫步   跳跃   猛回头
              看松涛在尾后静静愈合
              足下的尘土  落下
              走近的猫眼
              一开一关
             
              过去了两年又是两天
              透过产房的后窗看到苦丁香愤怒地盛放
              命运的巨掌将我一松一握
              平放在五月
              妻子在另一端疼痛
              所有的不幸与幸福都被这一刻引渡
              之后全部的丁香树哗哗地大哭
             
              阳光下
              我跃上产院宽大的台阶   想起
              那是一个温柔的五月夜
                     
                     1987.5.18 {写于哈尔滨香坊通天街产院}
                                      
               
                 6   
               
                妻的呼吸渐渐潮起
                我十二天的爱女在干爽的尿布中睡去
                我静坐桌前
                沉于美好的夜晚
                信笔涂诗
               
                听窗外的老树在夏夜低语   此时
                肯定有星满天   有月一镰
                有千万条马路空置
                有老树的儿女在街灯下浪迹
               
                此刻我渴望回到母亲身边
                说许多梦话
                就像那一大片风中的树叶
                絮语不止
                             
                    7
                秋天   风吹过妻子细软的发丝
                没有什么事   白云又高又淡
                一如远海不确切的消息
               
                窗外阳光耀眼
                照着这段时间宛如那团绒线
                流过   妻子的小指与食指
                温顺   自然
                日子仿佛衣衫件件
                一一被穿过
               
                在以后还要多少年
                也许我们会天各一方
                女儿在我们之外的另一点
                很规范的三角形
                颜色蓝灰
                一如现在这个秋天
                
                   8
             我们很想有一只猫
             它将是我们可心的玩具
             和我们是老天的玩具一样
             总有一天下雨
             淋湿我回家的妻子
             破坏她新作的头发
             使她的衣服
             如移植的皮肤
             使她的皮凉鞋如两条鱼
             翻着惨白的怪眼
            
             此刻她显的比往日更亮丽
             让一切缺憾都毫无关系
             比如太阳不在天上
             我们没有猫
             下午多雨一切还是很正常
             就象那条小街历来通过门外
             从早晨至午夜
             叽叽作响
              
      
           9
           我说   我不是嗜酒的人
           即使姓刘   又写诗
           60度很合适    一瓶两元多
           两元是我妻子一天的工资
           我不能再将它们喝掉
          
           家徒四壁   清贫
           就摆在那里   我的妻女与我
           喜欢席地而坐
           象刘诺的诗歌
          
           阳光明媚   时时透过饥饿
           这老天赐予的财富
           虽然不多   但也足够
           使一天的生活暖和起来
           我就伫立此时
           周身的光辉表明了一生中的有效时刻
          
           黄昏是妻子的时间
           妻子操劳一天 
           回家时从不带回四肢
           我就是她的四肢
           按摩师和洗发师
           喜欢鼓吹妇女解放
           完成梦想和现实
          
           爱着妻子的男人渴望
           成为妻子的妻子
           想象煎鱼时分的满面红光
                                 
              
           再见阿春
         
          秋天的夜晚是为我们准备的
          感动时自会碎雨纷纷
          相互叮嘱我们不要痛哭
          四年了应该学会做一位含蓄的穷人
         
          过冬的柴禾你有吗   阿春
          夏天我们去做爱了
          忘掉冬季等在青青的草根
          往年的雪夜你读我的诗
          她们就是棉袄   被窝和炉火
        
         今晚的街道沉默   空旷无人
         街灯一字排去宛如现实中的怪林
         向四下狠命伸张它们的根
         在今夜我走过这些雨中裸露的根
         一声不响   往异地流浪
         影子拖在身后    一如你身前的
                                                       细瘦
                                                       易折
                                                       指向叫三角地的地方
                                                       孤独而凄凉 
 

             寻找小春
                   文:刘诺
              
         小春   远离你的时候
         我想写一点朴素的诗歌
         象大雨   雷霆
         在光电的抽打下吃掉苹菓
        
         过去的那一部分
         温暖    短暂
         温柔的划痕
         已经深入人心
        
         我吃掉心   如果我能   将你梦成最后的骨头
         白森森的风暴
         永不登岸   诱惑   手势   和灵魂
         在大海上久久照耀
        
         贫病的肉体落于时间的背面
         请你驱赶它们   请你
         挥舞   雨   雷   电   驱赶
         一群灰羊翻过山岗和山岗
         勇气和方向   回对岸的圈
         回对岸的圈哟
        
         回到爱人身边的道路
         如你早晚经历的林木
         在单身的生活中变换
         在山地的雾里时隐时现
        
         蓝色的火
         异乡和我
         2
        小春   想你就是松果滴落
        天降大雪   落地无声的音乐和我
        同一的事物   你怎样分开
        咖啡和糖   你喜欢甜的本性
        三十年不变   经历海水   观望的巨石
        你不曾为沧海桑田的时间流泪吗
       
        小春   今年已不知如何写你
        黄金的无声与言词了
        熄灭火把的勇气在暗夜
        异常明亮起来   没有你的手势   歌曲和美
        我也一样走回家居
       
        一些不变的事物照耀我
        翻越年龄的双手
        摊开   多么清晰的纹路
        我命中注定一路种植风向你的林木
        鸟啼   诗歌和绝代美女
       
        琵琶因流水醉酒
        弹琴人的内心有太纯粹的乐器
        小春   你在异地燃烧的姿势已至感情的高度
        未经唱出的歌即已片片零落
        有如一串落日
      
        在温习大雪的窗口   要不要流泪
        战粟及转身忘记
      
         3
       小春   你的声音在多年前
       依然使我无法安眠    如今秋天又来
       打湿岸边的草   灯盏和小小庭院
      
       我静候一些时间走过   小孩或羊群
       玲珑的小蹄一直踏进旧日的内心
       被雨淋坏   成为歪斜的杯盏
       你多年前的声音被今夜注满
       在温软的云层后面
       有我们热爱的星辰
      
       透过失眠   十月与消亡
       秋夜的雨意以你的神色显现
       在我对面   客观的世界泪光闪闪
       透过一些年   一些事物已经无法改变
       而你怀中的巨石
       要不要被今夜的言语滴穿
      
       让黑发牵引   回家的道路
       被清早的太阳再一次照亮
       以及梦想和我们本身
       4
        春天响起我感觉体内的马
        在此之前我参与生命形成的全过程
        不在床上   甚至不在愿望之中
        那女孩来临有如音乐消失一样轻细无声
       
        夜晚初降新鲜的丝绸
        旅途上的灯盏渐暗渐远
        我们沦为坐席上的石头
        我们总能离那魔术不太远
        刚好亲吻又不嵌入
        保持与一口利刃的距离
        在这时间众多的粮食和水
        从我们中间纷纷消失
       
        甚至我们不流血
        面孔和白色走廊保持一致
        前头的房间和我们的肉体无关
        那是灵魂底里的火焰
        叫喊的火焰
        命定的事物将我们的日子从头点燃
        女儿 你的来临已至高潮
       
        甚至我们只有一条路
        被渉世的尖叫鞭赶
        我们也曾抽打别人
        在三十年前   只是
        我们早已经忘记
       
        另一次温柔的仇恨使另一个男人茫然
        手足无措 一如
        我们自己
        今天簇拥着整生的木柴自焚在水边
                      [写于哈尔滨香坊妇产医院走廊]
         5
      
         简单的饮食亮彻一生
      
        我斜靠着黑夜的门  
        到处都是走向他乡的道路
        我看见回家的人
        翅膀响亮
       
        而我们的双脚过于粗糙
        被家庭抚摸  炉火  刀
        及一点简单的细软
        悬在感情的上面
      
        尖叫   微笑和低泣
        在北地的高天零星地聚集
        纷纷受命于你秉持的灯盏
        春  你是那些事物的母亲
        那些苦命诗歌的水文   女儿
        所有的死亡仅是为了你的来临
       
        今年我们各据在平原的一端
        鸟的道路新鲜   生动   深远
        遗下我们
        被贫困的屠刀结束
       
          6
        小春   你遂日燃烧的白雪的裸体
        比火焰夺目   比一次冬天不穿衣服
        更干脆的背离
        让我们沉入水底
        目睹古老的容器
        所有死亡都是漏网之鱼
      
        一路逃亡的泡沫种植我们余生的言词
        看似伸手可及
        有一年我读到玻璃
        是从一株树上
        你黑发黑黑的树上
        水与火    固体与液体   完美的契机
        经你亲吻
        就承受了我们全部生活
        恬静   拥有厨房
        我们被床头的黄金鱼观赏 


               1985---1987



 青春三部曲之《事件•1988》

 电影院1
   文:刘诺
 
 遥远的地方
 总有一些事情发生
 此刻你坐在影院吃东西
 父母为此操劳一生
 
 但我如何提醒你
 这个下午我们一起漂泊了四季
 在春天和夏天
 你穿白裙子 言语生动
 走过阳光时形同一朵小小的爱情
 
 不停地更改发式
 衣着或天气
 却全被我忽视 因为那时
个 我不在你身边
 我在离你很远的另一座城市
 写诗 或者思念南地的黄桔
 
 这中间要隔多少年
 使你有个时刻坐在我家乡的影院
 松开大衣
 剥食一瓣瓣的桔子
 细细的声音让巨大的北方显得温暖
 
 让你在我的身边坐下
 看一些事情向情理之中发展
 双眼渐渐为此融化
 就像快完的冬天
       
        写于哈尔滨亚细亚电影院

感情季节2
     文:刘诺
 
 雪落之后 眼前的道路般 我嘎然而止
 在1987 你疯狂而且理智 撕裂
 冬天的肌肤 听见随处都是我的坐姿
 随处都不是
 
 我没如沉船 海面旋即伤癒
 婚姻与你的关系瞬间进入僵局
 你独对冷茶或者心情
 相信下一个世纪
 那时美好的东西都会醒如太阳的样子
 干旱与洪水亦无法阻止 真的
 我要一下子亮彻你存在的城市
 
 而说这句话时雪季已告结束
 小草的颜色再次煽动感情的气息
 我临桌而立 语言沉痛如滚落的巨石
 之外单人床以梦的庞大方式 夜夜
 使我陷入
 
 一只水杯停在你饮前的少年时代
 杯口有我们完整的吻迹
 复被时间夷为一片废墟
 
 有一句话在那双唇中间就像不曾飞过的幼鸟
 此外
 
 我的耳朵呈青果状
 就挂在近旁的一株树上
 为众多的融雪迹象而大哭了几场
 

  咖啡馆3
           文:刘诺
 
 上午九点 太阳向上推移
 我在她的下面
 等你 并被一杯咖啡频频举至
 在唇边 等待的时候我的前额
 抵在某种零下的摄氏
 一如你没爱我以前
 我的双鳍划动
 在沙漠或六月的旱地
 那眼枯井就是无云的天空 复被
 雷声感动
 
 在中街有巨大玻璃窗的咖啡室
 我犹如一尾劫后的黑鱼
 双颊似火 双肩异常柔丽
 双乳刚好在风口的位置
 引诱你回忆起风的海面
 以及中世纪的国王和沉船
 你对此却视而不见  你来自更远的山区
 脚后跟粘着细小的草茎和鸟语
 
 翻过城背面庞大的垃圾
 你目光柔和 姿态大度
 令人想象基督  但你来自地狱
 哪儿蓝色的光斑依然亮在你的胡须
 你坐下  在我旁边  在上午九点
 一 秒不差
 你的阅历使你的一半隐在阴暗
 另一半的阳光斜射如你粗直的黑发
 
 介于生命与死亡之间
 咖啡杯次第空了
 就像微苦的言语
 我的嘴唇直至苍白无力
 亦无法打动 你的双目垂落
 天黑时走回自己
 
   雪地4
       文:刘诺
 
 公元1987 冬天雪地
 总有一种东西比我们更早到达
 神圣不留痕迹
 轻巧如猫爪 远处
 雪线如刀
 在上是太阳的裸体
 在下是我们
 或沉或浮
 而彼处不可知
 
 零下的天气吮吸你小小的体温
 你依路而立 一如初孕的母亲
 将全红的手套到处收集
 再放飞出去
 那时路上结满了冰
 你的幸福就像这些手套
 破了或者仍然远行
 
 而我在时间之外
 一座不可设想的城市
 种植两杯咖啡
 这儿没有道路
 因此道路尽随人意
 比如我将亲吻你的信鸽
 让他们既该可还原为五指
 使你来此有五个途径
 走过若干年
 最终抵达某座内室
 
 站在炉火前
 融化面具

北地5
      文:刘诺
 
 北地的街上你是
 渴求行走的
 写生女 在你路过的每一处道口
 我都静止不动
 没有视觉  头就白了
 当时在冬天
 双臂紧紧抱在胸前
 
 你过去
 叫开一扇与另一扇门
 遇见的事物即刻变成画布
 就像男人
 被颜色涂满
 黑的或白的
 
 坐上长途车  已是而立之年
 我开始不停地思念和咳嗽
 十年后终于驶抵你身边
 路上的行人已经所剩无几
 我欲往山中
 恋爱却没有带爱情
 
 由此我们结识
 这刻天已将暮
 碎雪纷纷
 你缓缓扭头说
 车上为何无人
 我无语  嘻嘻
 
 听见这声音时你的衣裙早已
 由红转白 在冬天的边缘
 你眼角的鱼尾纹如北地街口的晚日
 其柔媚无比

  1988三角地


 青春三部曲之《碎片·1990 》
          文:劉諾

1
那一天窗下的大街突然竪起如馬

可憐的小巧巫女
你是不是忘掉了世上最精巧的騎術
你要走回來的門隱於何處
一切都不是了 比如我
那一天在城市的邊緣被咒語緊緊追趕
在你的雙頰上就像大雨滑落

你在各種各樣的想法里跑進跑出
年華的音孔一扇一扇關合
最後萬籟俱寂 阿濛

那一天神鼓蕩的衣裙是寬大的火把
那一天神走近你 比愛情更強大
那一天你拒絕了表情 動作及語言
張揚的長髮美麗如七月的樹
在回頭的瞬間
眸光融入大火

那一天你在世界的心頭狠狠踩過
有一個世紀那麼久
那一天無人能將你輓留

你為何不那麼輕輕一指

那一天透過遼遠空闊的日子直達我窗前
用一條馬鞭
那麼輕輕一指就可以帶走我

2
無法觸及那些風景的內心
你無法親吻
我的房間和你遠隔十年以及千山
比神的災難還遠
一些呆板的浪頭
會弄傷你感情的雙鰭
你不再言語

靠著女孩的小巧想法活著
並且游動 夜的四周垂落青青發絲
在一個外人不能走入的世界
你寫信 沈思 唉聲嘆氣
姣好如美人魚
用一個大徹大悟的姿勢
棄水登陸

3
又見夜晚
你的影子先於你越過地板,
在一米之外的牆上
在遠離人世的邊緣
與你對視 用你的眼光
互相打量內心的雕塑和花紋
我們重讀她們 宛如你重讀
過去的戀人的碎片

而愛情的大雨磅礡
透過屋頂就能握住巨大的雷聲
你已經接近窗口 預言般回頭
巫女的魔發展動
開放 如暗夜的森林之火
如神的舞與歌
另一個人的年華為之噼啪剝落

露出完整的骨頭
去掉了多餘的部分
就像我的生命  阿濛
愛你的漫長一生

4
天使來源於時間 不會消失
堅定  面孔冰冷  天使是你一生中最有效的年齡
天使是夢  讓你驚懼 又要睡去
天使在一片大水之上
雨季那樣隆隆作響  將你弄濕
通體紅光  天使是雨過天晴  潔淨如昨
天使是你體內漫延的大火

無法回避  不要回避
你散髮新鮮的土地的氣息
熱烈  清新  任性而不可置疑
你的眼淚  天使借助你的憂傷長出翅膀
青春的憂傷
在你的感情中高高飛揚
引導你的道路
懷揣日漸成熟的雙乳
使你吻我  跑開  回來
反復無常

天使是你身體的內含  日漸明朗
豐滿  天使使你四肢舒展  開放
聖潔而渴望流血
天使是你與自己的戰爭   與我的破裂
恢復  宛如大湖

天使是春天給你的打擊
寂寞  無可奈何
恨我又接近我
天使是你注定的命運
開花的命運

5
我一直不明白你夢囈的內含  一把
果皮刀  在陽光下閃耀
在動脈邊憂愁
生鏽  像你今年的手

握緊水果宛如心臟
秋天的事物客觀而綿長
直至你層層剝落
在十月之後
我驚異你的胴體有越來越強的光芒

更深的沈默
源於手中最終的蘋果

6
你長大的時候我已經上了路
一心想過獨居日子的青年
背朝房間和你的鼻息
就像你手中逐漸消失的字句

命定的銅號聲低沈而悠遠
精子在生命的壺里
蠕動  深入  繁殖  秋天的河水幽藍洋溢
而所謂感情的語言
就是我們每天洗淨的空盤

想過獨居日子的青年上了路
荒草招展  大水在他身後
神在他面前
像一粒馬蹄下的黃土
一位先知
細小的聲音比現實更強烈
比你更性感

在你做愛的時候我已上了路
想過獨居日子的念頭比乳房還要溫暖

7
阿濛  我們的夢是一些藍得近似傷心的羽翎
遺下她們的鳥已經回到空闊的海上
在深秋更深的時候我重探這些舊巢
回憶你的駐足姿勢比七月枝頭的鳥
更富有誘惑力  許多年代過去
感覺你的腰身更加溫暖   阿濛

我們擁吻的季節一直在眾物的凋零之上
不被暗夜遮蔽
比白眉還要輝煌

在此   淒清的夜晚   我刻骨的思念
橫過月華的黃金之水
沈默  執拗  掠過陰險的手
深入教堂或宮幃
就像你小小花塚上的一滴眼淚

沒有誰活的比你更深情
更富哲理   阿濛  你還沒有出生
沒有落下
在秋天的園中不被目見的蘋果
在世界的懷裡不被走近的生命
沒有親吻能走近你  即使我
也不能點亮你的第十九顆燭火

遺棄我   那個早已古老的夏日
你最後的背叛使我無話可說
你的種子一直往年代里深入
細碎的小花鋪成愛你的道路
但我無法過去
無法抵達月亮背面你那溫暗的家居
在詩中駐足  緊緊握住
如握住一棵樹   一片森林  從枝繁葉茂
直到讓樹生長的四季不復存在
直到讓我重復大水時期的悲哀
直到你回來
而讓你進來的門卻砰的一聲合上
我們被自己的門關在門外
在結局之外
感覺夜  生命的漫長
我站在生命
痛苦的芒上  面對你
我一生的愛情

城市的桉樹依然生長瘋狂
你的聲音依然是那夏季最清涼的鈴鐺
從那麼遠的年代俯向我
打擊 吟誦詩歌

有一天我的白髮會和那死的道路一樣長
活在世上 你也會一樣
一些思想曾經
無法用語言敲響
一些少年的念頭比海豚游的更漂亮
在人海之濱
扭動小小的腰臀
你亮麗的命運是上帝不朽的作品
比死本身更具有力量
聖潔的白光那麼快捷的一閃
穿透多少年
風中的誓言招展
你粗黑的辮子依然垂放我年老的桌前
8
小濛 當你在街角花店偶一回頭
看到千裡外的鴿子藍花片片零落了
十九歲剛好過去
漸漸遠去的鴿子藍花已經永遠隱入這個多雨的秋天
不再回來了 
你轉過身來時
恰好遇見了我
繡著你名字的背囊中裝滿了各地的煙塵


遠處有匹白馬一聲長嘶 
我握住了你的手
而夜在四周降臨了 
一個默許替代了言詞
於是嫩綠的小樹枝長出了我們的腳跟

多少的年月過去了
我們童話的森林淹沒了現實的城市
到處都是重開的鴿子藍花
她們在陽光的林中雙飛雙去
在黃昏的寧靜中落下
在淡紫色的光中落滿你的兩手
這上面有我熱吻鋪就的暖巢
小濛 我是多麼渴望成為這些的父親
脫下浪跡的黑鞋
在這兒一坐千年

奇怪的是和你初識的日子
總在前面等著我
手中握有一枚寶石 
只要我走的夠遠 
就能重新經歷她們

冬天的北風加雪
在我們的祈告中化為六月的雨
我把心挨近途程中鴿子藍花水淋淋的翅膀
而今她們已經永遠留在那兒了

我們曾在一小片平原上往前走
跟著那最初的喊聲 
徬彿只要伸過手去
就能重獲那枚寶石

我總會擁抱那些我們曾熱愛的全部的日子 
象一捧花
小濛
我唯一能獻給你的
依然是我自己

對於那些城市 村莊 田土 樹與河流 
我總是失去
我知道黑髮一年一年的離開我
我背囊上的你的名字 
卻被旅途的堅辛磨難成黃金
顯現她們最初的光芒

然而背囊已經和我的肩頭一樣破舊了
想起家園 
你那向日葵一樣的頭顱
在細雨綿綿的黃昏 
我又一次無語獨行

如有可能

請接受這流浪人最後的奉獻
一把純白的骨頭
還有什麼是比這更純粹的花朵呢 

小濛 
你如果要
神就會將這些賜給你

如你窗外的那條小街
依然存在
請你注意聆聽那些喧嘩的樹葉
一曲秋天的歌在流浪人的世界中反復吟唱
象和生命一樣長久的藍水晶的火 

當我舉著這樣的火把
在世界各地採集鴿子藍花
就能遇見你 
但為什麼卻總是夢般的與我擦肩錯過呢

我知道 
你會等在下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
給我你的手
你的家園和親吻
以及更悠遠的道路和永不止息的漂泊

9
寫詩給你
用多少有些傷心的姿勢
坐車回家  小草的近旁
麥田在更遠一點的地方
向我傳遞  有如生命的陽光
照見二十七年是一次熟睡的廢墟

愛情端放其上
一次玫瑰靜靜燃燒 消失
越來越不可企及的身影是你 阿濛
和你對飲雙眼一陣潮濕
在路口我們笑了[1]
想我怎樣在今後漫長的日子
逐漸不再回到城市

在家鄉
我熱愛的小河有民歌的光芒
姐妹們在水中洗滌  一生
溫厚的圓石讓她們無法離去
在黃昏她們面含晚香玉的表情
照亮我黑鐵般的弟兄

她們受孕  收穫  雙手奉獻明麗的果實
在四月的苗期
我聽見大地拔節的聲音
此時給你寫信   阿濛
這黃昏的聲音就像深含其中

回想我們的感情
我的詩歌被嬰兒的啼哭打動

10
等那潔白的箱子沈入歲月深處
你能在什麼樣的門前抖落半生的塵土
不再回憶  離開舊日   安魂的歌唱  手指
黃昏和家鄉  他們千年不變
徬彿孤獨的街道在你背後折疊起少年
那些美好的時光

你面臨的男人滿含你命運的光彩
他舉手投足  大丈夫風度  飲酒
碰杯  讓你的憂傷經受玻璃的粉碎
你已經無法回來   觸摸過去的透鏡
我就在那箱子里
一年一年地萎落

細聲的哭  有如音樂
將你遺棄的箱子築成一個小家
種植小草和花
在你過去的房間
你離開的窄床是一條傷心的木船
海草飄揚
仍停駛於白骨  黑石  熱帶魚之間
寫詩  讀著長信
收拾那些地震後的碎片
讓它門恢復  彌合
然後重新經歷地震

如果有一日你想起
你便會抬頭   碰見
我   滿身披掛
又一段一段融化   崩潰
最後流為兩點淚水

11
就在你轉身離開的地方
那愛人的沈默也是灰燼的沈默
遠在琴鍵之上
聽不見的音樂永遠光潔
不染一物
而落下的我們早已淪入塵土

這時我想象詩人的一生
如何能琴聲一樣悠揚
當你的十指不再纖細   終於
無力  松開的日子一頁一頁
散落如平原上次弟熄滅的篝火
深入暮秋時分  隱進
我心靈的第一場大雪  阿濛

我們相愛的方式是異鄉浪跡的散曲
被歌者傳唱  在兩地
情到深處無聲無息

12
如水的時刻是想你的時刻
那時你的黃花尚生長在隱蔽的林中
果實半青半紅  水聲溫柔
徬彿一生的感情都在此刻流動
入夢  寫成長信  將詩歌陶冶成生命的黃金

阿濛  你是一塊黑石柔軟
深含愛人的眼神
逐漸退出死亡的核心

還要多少年   日子越積越深
在遠離我的地方你的長髮是年年新春的樹
面孔依然蒼白   小巧玲瓏
處女的手能否將今夜的神感動
點石成金
從七層樓的高度   一日一日跌下
在最後一個節日   阿濛
你窗外的人已經雪般消融
流為河水

13
多年之後  我們的中間安放了龐大的夜晚 
神將那些我們路過的小燈一盞一盞撩到了天上
多麼遙遠的舊日子  水淋淋的 
剛被磨過的鐵鐮一下就舉到了喉邊
隨即你的一聲驚叫在荒原的那端被郵差送到 
沿著我內心的陡壁跌向谷底
回聲彌天雨霧地瀰漫在我的雙眼
無聲無息的骨骼散落了   承受她們的流水是多麼的清沏無情
在你居住的城市   黑茫茫的人流向西湧去
在十七  十八  十九這些年齡  你喜歡佇足或者逆行
遠遠一看   一把葉片般的淺色小傘逆流而上
我曾等候
但是時間的鞭子又高高揚起了
你花瓣般的想法抓住最後的黑石 
小濛 多少個世紀之後
還會有人撫摸這些石頭嗎

感傷的四肢在黃昏的風中揚如晚秋的細草
四周飄著音樂的雨
伴隨你在水中流逝的愛  是否就是我的詩
那一天我隨手寫下她們  並在晚年和她們重遇
在人生的途中我曾無數遍尋找
群山起伏的走動驚醒了夜   一顆星星應聲而落
回到我的掌心
一滴眼淚在你遠嫁時被收藏至今

在浪跡的夜晚
遊子企圖在內心的火前烤乾衣衫

14
一切都不能輓回了
洪水之後的大陸無法再回到從前
我可以展開雙手讓上天目睹
這些讓神皺眉的繁雜的紋路

天空下的馬群失散了  甚至我們都來不及告別一下
那些走散的馬又在草原深處集結了新的部落
只有舊居空著
早年的氣味在燭照中到處都是
多麼熟悉的疼痛啊
伸手便可觸及
鏡子的念頭是固執的留住舊日主人的容顏
如今"啪"的一聲
四分五裂的碎片一如我們過去操勞愛情的分鏡頭
甚至比接吻時還要清晰的感傷瀰漫開來
但一次緩慢的消散還要遲續多年 
我們積蓄的舊日子向四方走開
沈重的步子  至今沒有踏響門欄
我無盡地撫摸那些隱蔽的角落
飛濺的淚水就是你們今晚驚嘆的星群
導引大地上失散的馬匹   在水邊安頓下來
龐大的馬頭髮出撕裂般的長鳴

然而一切都不可輓回了
更遙遠的道路在暮色中漸漸模糊
          1990 望奎

                      ,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相关推荐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