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见反馈

(组诗)十四行

第五届国际诗歌奖

淳本 2021-06-08 10:39:35


 

印证

 

日落让山河陷入困境

箫声从半道传来,像一阵不大不小的涟漪

如今二月未过,桃花比人高出一米

那里有紧贴天空的城池

白天它在春风里,夜晚它在我的骨子里

我忸怩、退缩,在群山间骑牛而过

遇见独自饮酒的孟德,他精通音律,讨厌有人叫他的小名

写诗时撞倒了白骨,就认为那是天命 

自遇我后,却愿拿江山来换

还满嘴诳语:来,来来,松木岭是你的华盖!

我:蒲公英是我的霓裳。

他:这世界,剥掉外衣后,是一览无余的水面

我:是无数碎片而已。

是的,我们只是在相互印证,一些是似而非的事情。

 

 

一滴露珠

 

一滴水,后来成了露珠

后来又成了荷花的饰物

再后来成了大地的精液,从西至东

会依次成为大水,汪洋和酒

再重新回到尘世之中

你终日惶惶,拨弄琴弦

和昨天,前天,大前天一模一样

少年,当你醒来,天已经黑了

当你看到无,有即充满了你的觉知

当你看到一,二,三及万物

其实什么也没有看到

我唯一可给你的,

已放在书架顶层第一格的第一部经书里面

它空白的那页,藏着你所需要的权杖。

 

 

走着,走着

 

走着,走着,遇到了风

我踉跄半步,摇晃着脑袋说:

“你还我骨头、空杯、眼神

和皮肉。”风没有回答,风是个无心之物

此时山河破碎,分成了若干细小的菌类。

走着走着,遇到了花,它是我唯一值得回首的一生。

后来,我又遇到寒冬,山川,孤悬的月

每走几步,就会跌倒一次

你说我不谙世事,像人海里沉浮的小舟

我指着天空,天空如此沉默。灯光好似天梯

却也在半途遇上了夜幕的阴影。

亲爱的,

我被封锁的城市,今后一周有雨

然后是雪,大,且猛烈。

 

 

一击毙之

 

离开后的日子,有许多沟渠

总有人想填满它,又挖开它。

有人负荆从秦汉赶来,带来了灌木和枝条

有人带来月亮的脸,明晃晃的

让我睁不开眼。我低头,不愿进入事物的中心

不愿让人看清,我身体里乍阴乍阳的湖泊

我有玉壸,可以盛酒

你有葡萄,据说已赠千万人

以我魏晋的口味,喜欢天下、六合这样的字眼。

若我已醉,请原谅总是不看向你

而是看了一下远方,又看一下近处的树影

任你说我冷漠、无情,像你背上矮小的草本植物

其实,你心里清楚,只要为我仗剑而来的君子

均可将我一击毙之。

 

 

善哉,善哉

 

雷声一直在头顶,水开始发酵,变蓝

水里的生物,有时是礁石,有时是泡沫 

这世界太美,美到我看山是山,看山已不是山

大地通过指引,回到了空中

有人想拿酒,换四海与人心

怎么办?怎么办?

我站在无数森林下方,它根系发达

仿佛掌控了已知和未知的权利

它还可以到达我,甚至众多矿藏

“善哉,善哉。”我哭了,像一个孩子

我与众人一样,均不是虔诚的信徒

我们只是顺从天意

将自己变成一匹叶子,

或水生植物。

 

 

说不出口

 

我们饮酒吧,唱歌,吧

用黔地方言,谈一谈诸多不便启齿之事

乌雀从南方回来,又去了

那天在高山上,你指着天空(其实那是无穷)

好半天,都说不出口

黑夜来了,它让我们顺着山脉的低处

慢慢回落

此时我身轻如燕,大地像是深渊

我拼命拽住你的手,敲打你的脊背

像是找到了一扇门

这个形销骨立的少年

轻声说:好啦,好啦

可这离我们上一次落到地面

好像已是两千多年前的事了。

 

 

在山间

 

喝酒吧

一生二,二生三,三之外便是一个人的躯壳

躯壳之外是游荡

花朵在世间,裹挟的气味

让身体越来越重

你很羞愧吧,它那么无用

在腐烂,发出臭味

像一个弃妇,一头死去的糜鹿

白茅花开的岸上,它眼神里有一棵林中小树

饱受阴湿之苦

它醉倒在地上,像是多出的物种

根部弥漫,可以到达谷底,山巅,天外

记得,那天,我从山中经过

满身都是红蓼花的气息。


 

在纸上

 

这以后,沛国来的书生蓄起了长髯

他嫌我个子太小,身材不够圆润

多年未和我亲近

我一时动怒,喝下陈年老酒

挥泪斩了那只肥美的白鹅

方写下万千佳句

在纸上,我说什么都是对的

我要风得风 ,要雨得雨

我的贪嗔好恶,都是对的

我的裙摆,梳错的发型,特别适合此刻的矫情

我左顾右盼,撕下梨花白色的蕊

我爬坡上坎,露出雌性的野心

反正世人都在用自己的角度照镜子

我又有什么必要落荒而逃?

 

 

陌上

 

再不可能穿过田地、密林,带上野花

和酒,去看山上的神。

白云已被凡人喝退,变成了迷雾

大山裸露身体,毫无羞耻之心

岩石冷得发抖,它痛的时候不敢流眼泪

说到冷,我想起了九月的弓箭

七月的流火。

我们与冷之间的距离,没有产生传说中的美感

因为这是冷却,和抛弃

我们忘了为土地修建庙宇

忘了启程前合什、叩拜,忘了给种子水分和温度

我们迷上了南墙,纷纷涌向城市

城市将我们吸入肺部,又咳出黑色的血

这样的日子,我们仅仅需要的是一叶方舟。

 

 

一直到

 

一直到街巷曲折,山峦堵住人间尽头

一直到华灯回到湖底,鱼儿突然有了上岸的需求

一直到家家户户,出卖历史,再砌上青色围墙

一直到人心叵测,全是同一个唱白和脸谱

一直到拿青龙偃月刀的知己,穿上新衣,从舞台走入人海

一直到我弄瞎了双眼,再也看不见你的双眼

一直到海水退潮,露出好看的心脏

我们在沙滩上修建的城堡,被潮汐反复冲倒

一直到你唱过的歌,都是在对我说话

一直到你叫我:春天,春天

我用桂皮和兰草做纹饰,表达自己的忠贞

一直到我回应你,就像初见那日,阳光猛烈

我站在天底下,看见芳草漫至天涯

再转身回来,我才放心得下。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相关推荐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