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见反馈

曹谁自选诗十首

今日好诗

2021-11-12 07:50:37



曹谁,诗人、小说家、剧作家、翻译家,北京师范大学文学硕士,中国民主同盟盟员。原名曹宏波,字亚欧,号通天塔主。曾参加鲁迅文学院第14届作家高研班、中国文联第9届编剧高研班、中国作协第8届青创会。1983年生于山西榆社,2008年去职远游,在西藏、新疆周游数月而返青海,开始职业写作生涯,现居北京。2007年发起大诗主义运动,2017年倡导剧小说运动,2018年发起曹伊之争。著有诗集《亚欧大陆地史诗》《通天塔之歌》《帝国之花》等十部,长篇小说《巴别塔尖》《昆仑秘史》(三部曲)《雪豹王子》等十部,文集《可可西里动物王国》《西藏新疆游历记》等三部,翻译《理想国的歌声》《透明的时间》等三部,电影剧本《昆仑决》《子弹上膛》《功夫小鬼》、电视剧本《孔雀王》和舞台剧本《雪豹王子》等百余部集。作品发表于《人民文学》《诗刊》《作家》等文学杂志,入选上百部权威选本。有多部长篇小说改编为影视剧、广播剧、舞台剧等。有作品翻译为英、法、俄、日、韩、印地、意大利、西班牙、土耳其、阿拉伯等20余种文字,在国际诗坛有三十多位著名诗人写作评论,被印度杰出诗人拉蒂•萨克塞纳称为是“领导新世界的年轻一代”的代表诗人。曾获首届中国青年诗人奖、第五届青海青年文学奖之“文学之星”、第四届曹禺杯剧本奖、第八届意大利罗马当代国际诗歌艺术学院奖之阿波罗•狄奥尼索斯诗歌奖诗歌奖、俄罗斯金骑士奖、第五届中国诗歌春晚十大新闻人物等50多项省级以上文艺奖。曾参加第30届麦德林国际诗歌节、第26届哈瓦那国际诗歌节、第14届印度Kritya国际诗歌节、第4届青海湖国际诗歌节等多个国际诗歌节。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电影文学学会会员,世界诗歌运动成员,《大诗刊》主编,《汉诗三百首》执行主编,《世界诗歌》副主编,《诗歌周刊》副主编,世界诗歌网副总编,博鳌国际诗歌节常务副秘书长,丝绸之路国际联合会副主席,华语诗歌春晚副总导演。





曹谁自选诗十首


大悲舞


你站在舞台的中央

他们都在推你走向悲伤

有的人在舞台背后为你伴乐

有的人在你身后随哀乐起舞

站在舞台中央痛哭的只有你一个人


大舞台在亚欧大陆地中部

你站在帕米尔之巅痛哭

人们从四面八方赶来

亚细亚人在为你奏哀乐

欧罗巴人在随音乐摇摆

唯有你一个人站在那里痛不欲生


你是世界中一个最普通的人

所有的人仍不会放过你

他们为你歌舞

一齐助你悲伤

直到你绝望

直到你离开这个世界

他们就会一哄而散

去为下一个人哀歌


2009-6-14于西宁



我要在世界的旷野上为人类弹奏一支安魂曲


在一望无际的旷野上有一座钢琴

我背着枪踏着青草来到钢琴前

我要为你们弹奏一支安魂曲

琴声在旷野中流转

人们开始疯狂起舞

他们勾心斗角

他们争名夺利

我要为他们弹奏一支安魂曲

野兽也起舞了

植物也摇晃了

山川开始震动

云雨开始飞扬

这世界上最广大的空旷的原野上

我要为我们弹奏一支安魂曲

我手指在琴键间飞动

我背上的枪也在晃动

我一直弹奏到天昏地暗

我要弹到人们全都倒下

我的手指上都是血

最后在泪如雨下中站起来背着枪离去


2014/7/3于西宁



人间世


我走在熙熙攘攘的街头

忽闻滚滚红尘的歌声

想起你远去的背影

我们是第一次见面

也是最后一次见面

不禁悲从中来

几乎落下眼泪

转头看到乞丐端着钵子

里面是各种钞票

乞者的四肢残缺

坐在自制的小车

旁边有两个小孩

他正对着麦克风假唱

我收起自己的泪水

丢下一块钱离去

我消失在人山人海中

可是泪还是止不住落下


2015.4.26于燕郊



帝国之花


巨大的轮子在天空旋转

严丝合缝札扎压过

我们都随着他旋转

轮子竖立在天安门顶

从一环旋转到二环到三环到四环到五环到六环到七环

轮子竖立在紫禁城里

从燕国旋转到金朝到辽朝到元朝到明朝到清朝到民国

轮子竖立在中华门上

从正阳门旋转到健德门安定门西直门东直门阜成门朝阳门宣武门到崇文门

轮子竖立在长安街上

从京哈高速到京沪高速京台高速京港澳高速京昆高速京藏高速到京新高速

轮子在旋转

插在中轴线上

竖在长安街上

如同鲜花盛开的花瓣

如同贵妃展开的裙裾

十亿人都要围绕着帝国之花旋转

礼法是把内心包裹变形

法律是冰冷的钢条森立

我们在轮子的影子中旋转

我们在里面,转头却在外面

还没有开始,就早已经结束

我们一直转到晕头转向

一直转到头发花白

转到灰飞烟灭


2017.11.22作于北京,2018.8.26改于北京



我总看到妈妈十二岁小姑娘时的样子


妈妈来北京看孙子曹亚欧非

我带她看前门天安门

我带她游后海什刹海

她都没有说什么

每次遇到服装店

她就要仔细地看

妈妈像所有女人一样

喜欢漂亮的衣服

可是我从来不知道

这时我就仿佛看到妈妈

十二岁小姑娘时的样子

她在山花烂漫中奔跑

她为一件新衣服欢喜

妈妈的妈妈就在那年去世

从此她不再敢喜欢衣服

她带大了舅舅

她带大了曹谁

她带大了曹希

把买衣服的钱让我们读书

曹希成为中科院的博士

曹谁成为北师大的硕士

妈妈终于放心了

她在那里挑衣服

我却总是忍不住落泪

看到妈妈十二岁小姑娘时的样子


2019.8.1作,2019.8.9改于北京



权力的游戏大结局:曹伊之争


曹谁和伊沙大战三年

他们终于要决战

曹谁的大旗上书:大诗主义

众呼:合一天人、融合古今、合璧东西

伊沙的大旗上书:后口语诗

众呼:事实诗意、身体意识、口语写作

第一年曹谁炮轰伊沙

第二年伊沙讽刺曹谁

第三年他们要大决战

他们各自举起剑厮杀

他们谁都无法消灭谁

这时突然吹来一阵飓风

飓风中有最强烈的病毒

飓风过后

曹谁军容整齐

伊沙军队消失

曹伊之争居然以这样的方式决出胜负

人世间最寂寞的事莫过于

你正要消灭敌人的时候

敌人却被其他的人消灭


2020.3.28作,2020.5.13改于北京



通天塔的诱惑


光明照亮一切

从十三个方向

所有的人都被圈禁在高墙内

你借助语言的力量

曾经瞥见通天塔顶

那一秒钟的光

比所有的爱都愉悦

比所有的梦都美好

他们都说那是骗局

可眼睛怎么会欺骗

你曾经见过最美好的世界

你无法阻挡对光明的追寻

他们开始念念有词

借助声音的力量

我们一定要抵达通天塔顶


2020.6.5作于北京



人生的四个四重奏或四重境界:挥舞镰刀,收割天下;凡我碰触,必将枯萎;无中生有,翻覆世界;飞卷舌头,通天塔顶


我们的人生如此迷茫

向着明亮的灯塔前行

我们在天下广大的田地播种梦想

世界的农田会突然变得麦浪翻滚

挥舞镰刀,收割天下

我们尝到了世界的甜蜜

这粮食中混合着盐

盐让我们坚信前路

前路弯弯曲曲

看似坦途却荆棘重重

看似凶险却柳暗花明

我们跟亲密伙伴前行

阴在阳之内,不在阳之对

伙伴想要害你却在帮你

你想要避害却走向中心

凡我碰触,必将枯萎

你在阴阳的巨轮上滚动前行

我们开始怀疑眼睛

眼见的不是实的

耳听的不是虚的

抽丝剥茧万物中心为空

空中幻想的世界变成真

无中生有,翻覆世界

我们跟通天塔只差一步

这一步却比前路都长

你围绕着云雾中的通天塔

却找不到通天的道路

你索性飞卷舌头念动语言

四方的人都飞卷舌头跟读

我闭着眼睛向前进

你突然进入通天塔

飞卷舌头,通天塔顶

我们和世界融为一体


2021.4.20作于北京



阿拉斯加:龙与鹰的对决


龙的鼾声拍打西太平洋

龙在慢慢醒来

经过宫古海峡

鹰的啸叫掠过东太平洋

鹰在傲慢飞翔

站在夏威夷岛

他们在国际日期变更线上相遇

他们在基里巴斯对决

麒麟岂是池中物

一遇风云变飞龙

带着汉唐盛世五千年的梦想

成吉思汗的马队生出翅膀踏马向前

东方巨龙冲上天空

鹰的命运是天空

鹰的使命是搏击

携着罗马帝国两万里的野心

伊丽莎白的船队伸展风帆全速前进

白头秃鹰飞入云中

这里不是南方不是北方

这里不是东方不是西方

他们要一决高下

他们从基里巴斯一路对视到阿拉斯加

鹰从实力的地位出发攻击

门罗说:美洲是美洲人的美洲

龙在空中划出力量的弧线

巨龙说:亚洲是亚洲人的亚洲

鹰和龙在空中对决

他们展示各自的力量

最终各自返回自己的巢穴

他们要在太平洋上划国际日期变更线而治


2021.4.20作于北京



我们的一个梦胜过十万种人生


人们从四面八方赶来

如同河水倒流到高地

如同灵魂回升到星空

从华夏从印度从波斯

从希腊从埃及从犹太

从耶路撒冷从瓦拉纳西

我们也从容抵达

从敦煌从巴比伦从撒马尔罕

我们抵达穹顶弯弯的殿堂

高高的石柱托举到天空

他们从六个门进入

我们从穹顶降入

华夏人用华夏语说黄帝

希腊人用希腊语说宙斯

印度人用印度语说因陀罗

犹太人用犹太语说耶和华

埃及人用埃及语说太阳神拉

波斯人用波斯语说马尔杜克

他们争论不休

我们听不懂他们的语言

却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我们诵读一首通天塔之歌

舌战全世界的人

他们全都被震撼

在日和月的照耀下

苏美尔人跟阿卡德人相拥

黄帝部落跟炎帝部落起舞

克里特人跟迈锡尼人嬉戏

达罗荼毗跟雅利安人歌唱

伊特鲁亚跟拉丁姆人干杯

他们上前跟我们握手

长天使梅塔特隆上前歌唱:

你们的一句话胜过十万卷图书

你们的一首诗胜过十万种语言

你们的一个梦胜过十万种人生

我是密特拉我是弥勒佛

我是长天使梅塔特隆如是说

我们从穹顶飞起看到

周围林立的石柱是阳具

我们柔美的穹顶是阴具

长天使画下了梅塔特隆立方体

万事万物的秘密都在他们中间

人们都骑着双头的马在奔走相告

从巴比伦出发

到长安到洛阳城到北京城到南京城到京都城

到罗马到拜占庭到莫斯科到维也纳到柏林城

到纽约到洛杉矶到马丘比丘到特诺奇提特兰

我们的这次集会胜过十万次大会

一切从这里开始,一切从这里结束

我们终将看到我们的子孙遍布世界


2017.12.5于北京



        (编辑:张坚)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相关推荐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