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见反馈

炸麻花

第五届国际诗歌奖

18093663265 2021-11-22 09:41:05

炸麻花

前天,夫妻间的语言

句子里,血腥味隐隐可见

恨不得把心戳穿

邻里的敲门声才中断那激战


昨天,蜂蜜、鸡蛋和白面

香,在反复的揉团中凝练

花寨的胡麻油炸出的,脆

把本来不结实的扎着食欲的绳子熏断


爱人,捏、拉、搓、捻

我,炸、凉、提、翻

没有夫妻间语言的甜蜜

只是劳作的惯性,一个接一个地续延


今天,曾经变形的两根面

扭曲的身子,相互拥抱、紧缠

即使掰折也不撒手

吃着香脆香脆的麻花,俩人羞愧得红了脸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相关推荐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