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见反馈

老井自选诗十首

第五届国际诗歌奖

laojing 2022-05-09 19:16:32

1、理想主义的光芒

 

在工作面上巡视,听低压开关内发出了

几声低低的呻吟。像是民间的疾苦

粘住了我的脚步。忙停电、打开腔体

一股焦糊的牢骚扑面而来

钢铁内缆线密布

我惺忪的双眼看起来

却是芳草萋萋

在控制线、螺丝、瓷葫芦

二极管和继电器之间检查

终于找出一根接触不良的线头

它在唠叨着,如一个底层人物发出的

断断续续之倾诉

清理干净肌肤上的苍苔

疏通其腹中的郁闷

再在它的脸上涂满一层营养丰富的黄油

总算闭上了口

 

明明是巡查检修,偏要说悬壶济世

当电力和钢铁撞击,就会产生

理想主义的炫目光芒

在负八百米地心深处

我时而仰望顶板,时而俯视巷底

时而启动设备,准备在灰岩黑煤中

开采出蓝天白云

 

 

2清理水仓

 

煤粉、淤泥、粪便

八百米地平线以上的嬉笑怒骂

连同偷情者的苟喘和体液

多少威赫和卑微

都在地心的水仓里沉淀

老张穿着连体皮衩下去清理

差点被淤泥吸走躯体

我打开高压水龙头,将底层的牢骚一点点稀释

用潜水泵一点点地抽走 

空气中有害气体的含量不断增大

腐臭的味道真的是一剂猛药

立马治愈了我的重感冒

 

湖泊下的秦汉,泥沙下的唐宋

旧事物中散发出的美妙气味使我们窒息

恨不得用钢钎在自己的脑壳上

凿开一个通风的井口

有一瞬间潜水泵也被熏得心脏停跳

我忙着搬运想象中

的百亩栀子花祛除气味

工友们都已经习惯了这无微不至的熏陶

稀泥灌溉到脸上温暖如春

约等于建筑了几栋挡风避雨的别墅

脏水溅到口腔里五味俱全

可以免费品尝到几个朝代的兴衰

 

“其臭如兰,沁人心肺!”

刘技术员的总结让大家一阵起哄

人们的嘴都咧得像棉裤腰

我头顶的矿灯划破水雾

从恶臭的事物中

升起了一道分外艳丽的彩虹

 

 

3扶住地心的摇晃

 

万物把影子埋藏在地心深处

再也抠不出来

我把自己的躯体伏在恒久的黑暗里

一瞬长似亿年

凝固的森林与池沼

一股腐败的味道

万物的影子陷于地心深处

实在是难以抠出来

我拧开矿灯,掂着光的镐尖

一点点去拯救。这么多尖叫的物体

很难在一瞬间把它

从岩石坚固的拥抱中剥下来

只有其轻盈的灵魂却趁机吹出来

 

热风阵阵

活跃的瓦斯在狭小的空间里

欢快地游荡。像是亘古的事物

有了思想

并划出了自己带毒的疆域

拒绝其他意识的进入

巷道里弥漫着令人窒息的焦灼

通风机慌忙吹出疯狂的工业风暴

工作面上一片苍茫 

我赶忙在棚腿下塞入木楔

拿起斧子夯实撑上低矮的天空

扶住地心的摇晃

 

 

4、代 

 

观看挂在墙上的煤矿地质构造图时

发现地心深处绵亘

危险的煤层,其实就是

卧在岩层中的若干条

扭动着身躯的细线

假如我能像小时候抓蛇那样

倒提着尾巴

将其从盘踞的深洞中拎到地面来

那该有多美妙!无须热汗如雨

省却支架如林,不用铁流滚滚

如此,一部汗浸血染的煤炭工业史

就可以被日记上几个潦草随意的字代替

 

 

5、工 

 

地心的工作面的低矮,狭窄

人走在中间脑袋把苍穹碰得砰砰地作响

天地分别是头顶和脚下的一道横

人竖在中间,一个工字由造化和宿命

的大笔写成

顶天立地的工人有时够不到高邈的苍穹

有时会被低矮的天空压弯腰

一次次的躲避,跳跃,低头

天和地,像是构成档案袋的两层纸

假如有人把敢用脑袋把

天空捅破那他肯定会

被一杯冰冷的黄土埋上头顶

很快地获得了来世的新房

假如有人把敢用脚把

大地踩透

那他那他将陷在免费的墓穴中

进行永恒的劳碌

 

 

6、回头一望

 

地心的煤壁吐出了虚拟的死亡

这不能提供呼吸的沼气

只有当它们达到一定的浓度时

虚构便会转为现实。因此

连负八百米深处搬运孤独的井鼠

也比较小心翼翼。拧死灵魂的瓶塞

上紧语言的螺丝钉

监护着内心那团哆哆嗦嗦的火苗

 

当一个人在瓦斯活跃的巷道里行走时

老发现自己

被一团包裹炸药的敌意跟踪

我回头用矿灯一照却只看见刀尖般锋利的

恬静和虚无

 

 

7、煤 瘢

 

坚硬的煤或矸石

对知冷知热的肉体总会有些奖赏

有时是一道小小的划痕

有时是一枚金币般的挖伤

有时是一只拳头大的奖章

 

它们想在矿工饥寒交迫的躯体里

种植一座富饶的煤矿。在负八百米地心深处

对于从天而降的眷顾

他躲避得总有些笨拙和缓慢

每当肉体和煤块擦出绚丽的火花之后

都会被罚掉一些口粮钱

 

一个矿工苍老的躯体上到底能

携带多少奖杯

这伤痛带来的荣耀与屈辱。当他

躺在阳光堆砌的土墙边,漫不经心地抚摸

着它们,清晰的疼痛感浮出时间的水面后

苍穹中就会电闪雷鸣

钢铁和电力的体内热血奔涌

煤块般的乌云旋地坍塌

还原一场场触目惊心的矿难

任凭风云激荡,山河自是无恙

当他起身离去,一切复归寂静

 

 

8吾貌虽瘦,天下必肥

 

在地心深处看到一片采空区

拆成几部分准备打上地面的综采机

回柱绞车用长长的钢丝绳拽住沉重的

液压支架,缓慢地往外拉

各种管路和电缆大都已经拆除

电力闭口不言

操作台失光的荧屏上

反复播放着地心的黑暗

一条完整的流水线即将哗哗地流走

缺少支撑工作面空空荡荡

大地惊骇地望着体内的伤口

想竭力地去填补上

岩石一层层地掉落,直至在肌肤上出现

一个个波光粼粼的深坑

 

在地表,我站在高处

用目光咨询着脚下辽阔的沉陷塘和

周围形销骨立的河山

“大地伤口内的浩荡积水啊,是否在内心

打造利刃或培养火焰?”

“吾貌虽瘦,天下必肥”

它用一碧万顷的波光指着远处的高铁、发电厂

摩天大厦给我看

 

9、天空是井 大地如盖

 

天空很深,一口不见底的枯井

倒扣下来。大地就是厚厚的井盖

拥有吸住万物的不朽引力

保证它们不失足堕落至井底

做为一个矿工,我们经常乘坐罐笼

下到脚下的井盖里面掏洞子

采煤掘进

工作了多年,依旧没把没能贯通

它的厚度

头顶的那口老井里光顾的人更多

万物都在试探它的深度

开始用石子,用翅膀

浅浅地飞行一会就会掉落在盖上

后来用飞机,用火箭,用宇宙飞船

终于摆脱了大地的牵挂

飞翔的高度一直

被刷新。但也一直没得到想要的答案

 

 

10电压一万伏

 

人们在钢铁的腹中囚禁了一群老虎

放风时只让它们橡胶管内奔跑

在采煤或掘进工作面上

老虎们狠狠地扑咬煤壁或岩层

在井下变电所,我就看护着一群老虎

每天听它们在钢铁内

黄铜里怒吼。一万伏的电压

呈现在高压开关的表面

只是轻微的热感。把耳朵贴近

就可以听见储能电机里踟蹰的万里河山

 

我小心翼翼地观察着一万伏的

巨能老虎,电磁铁、轴承、线路板等

通过荧屏上数字的变幻,窥探电力巨兽的活动轨迹

胳膊粗的电缆内风云激荡

老虎有力的尾巴甩各个用电单位

甩到煤层上就会坍塌一片

甩到设备上钢铁就能起飞

轰鸣的内心是轰鸣

奔跑的周围是奔跑

一个大型矿井的生产力

被无数根导线承载,回到喻体本身的老虎

就是高压电。被科技的藩篱栓住

只在领地里逞雄

遍体皆是利爪和尖齿

谁触碰一下能在瞬间完成亿年的进化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相关推荐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