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见反馈

云垂天@开放下半身的天帝(十六首 )

今日好诗

云垂天 2023-12-04 14:54:53


@树人
——致WZY

冬天来了,那些落叶
被鸟儿们拐着,飞跑了
它们去了南方,还是入了土里
我在一个寂静的夜晚,曾看见它们

展着翅膀,朝着月亮飞去
这么好玩的一棵树
现在就只能孤零零站在陡峻山坡上
黑色鸟巢空了,机灵脑袋废了

绿色,红色的衣装没了
装扮典雅的繁花,硕果,松鼠没了
雪花纷纷落下,装填世界缝隙
和它白色的神经

我的爱人啊,你是否来得太迟
在我黑漆漆的枝条上
有你晶莹的泪滴和喷吐热气
时空静止,岁月站成你我

北风带走温度,那是地球在奔跑
我们在奔跑,我们拉着手
便迎头撞进了春天的玻璃大厦
和又一轮生命,诗歌,语言的荣耀

爱人,你不是来得太早,太迟
而是刚刚好,刚刚好

2024.02.20张坚



@开放下半身的天帝

为了天庭日渐萎缩生机
天帝,可谓费尽心思,绞尽脑汁
他开始巡视人间
一日,他看到理想国
有很多穿开裆裤的三岁小儿
在广场旁,玩撒尿合泥巴
城市,人物,猪狗,已烧制好
陶俑,栩栩如生
“太妙了”天帝不由由衷赞叹
他连夜赶回天庭,颁布朝令
——自今日起
所有仙佛神妖道,不论官职大下
不分男女老幼中
(包括文化市场所有人物形象)
一律改穿开裆裤,颜色可不定
但务必完全表露下身
为了体现天庭情怀与修仙文化传承
所有体具都必须开放,都必须统一
——男是男,女是女
来,众爱卿,拍个照,“旗——子”

2024.02.19云垂天



@饼金刚
——致WZY

妈妈,我想吃你做的凉拌饼金刚了,今天
它长在我们矮矮的土堀围墙上

白色,紫色的花蕾
从一只垒一只的手掌上冒出来

那些肉肉的小刺,跑到肉里就找不见了
你摸着我的小手,我摸着你的白发

那一只接一只的春天的手掌边缘
长出来的绿色手掌

永远,摸不到我们头顶
天空的高处和尽头

因为,我们会用大剪子把它剪下来
那一只只手心里睁着的大眼睛,正慢慢闭合

2024.02.19张坚



云垂天摄



@手心的仙人掌
——致WZY

许多年过去,我不曾抓住什么
那些流水,阳光,空气和金钱
岁月里,始终流动着的事物
有着黑夜,情人
一样的光泽
就如我面前刚走过的你
和我那时心头
涌起的踯躅的词
是的,或许我会学会舍与得
学会痛与爱
才能看见那只夕阳中的蚱蜢
和把它挂在
仙人掌针刺上的
不知名的鸟
我看到它一整天飞来,飞去
是的,如果你愿意
我会把你收进我的手心
你这带点小刺,会开紫色花蕾
充满绿色浆汁的妖精之王

2024.02.17张坚


麻雀和枝头   云垂天摄



@2023与父书

父亲递过合同
我从头看到尾
不明所理
我看到他按手印的地方
猜测父亲所图甚微

这一辈子的老实人
六十年代的大学生
生在旧社会长在新中国
他干绉的薄脸皮下
知识的忐忑,慢慢红起来

我逐字逐句反反复读了多遍
这东西和现在诗坛
大多数人的诗评一样
什么都没
绕来绕去,通共就只一个字——马扁的

可他还是要我
和他一块去堵那可怜回家过年的人
他想要回他不多的钱
又或只是一个卑微说法

我不知道现在手握权杖的那些兽手
是不是能给他一个说法的机缘
反正现在人间
手拿话简和笔头的神
和AI没啥区别

但我还是只能开着我
距离报废不远的飞行器
跨过遥远星域
前往那个陌生星球的坐标
父亲啊,你确认
我们是不是还能回来过年?

2024.02.15云垂天



云垂天摄



@七羊图

他长有一对黑山羊眼
当你看向他时
无论他在做什么
中间月牙的黑
都仿佛在看向你,回应你
天真无瑕无欲无求
低头,扭脖
顶角,跳跃
奔跑,眺望,嬉戏
黑色精灵
草地,悬崖,山溪
这世间还有如此纯净之人?
我不由咽下
嘴中含着眼球
想像我是它们中的一员
在那喷薄的八零年代

2024.02.03云垂天





图片来自网络


@浆果薹草
——致布罗茨基

我们一直蹒跚而行
在帝国密林深处
抬头所望,枝丫后的天空
被无人机导弹和白云占据
汗流浃背,我们避开
脚下倾倒的树
和失意藤蔓
爱人,如果我今世注定走不出
这文字符号的黑暗森林
你还会在那边林边小屋
和你的狗
等我归来

2023.01.13云垂天



云垂天摄



@情色与战争

那些美帝军舰,在酒店浴缸中
调转炮口
所有导弹发射器都已竖起
我的世界美人
你胸甲骨上的光有种
陌生人的香
我们用钟表的指针杀人,用秒针造人
可别再忘记在这个冬天
找个空隙谈场恋爱
洗个澡抽支烟
最后再说点调情的话,什么的

2024.01.09云垂天


云垂天摄


@2024太空葬

“他们,会成为首批太空葬士吗?”
在地球语言,克莱因瓶瓶口
散落的虫子尸体
是否意味着我们
真的可以有过界可能
和平与战争的练习
科技与原始本能的互补
是否同样行之有效
对于突围,远行
我们准备了多久?多少?
我们外面,究竟有着
怎样一种生命桎梏和永恒诱惑
我们一直处在蜜糖中
口里吹出气体
成为真空虚无蜜糖中的华彩空泡
为这事,我问过寨子里的毕摩
我问过元阳街上的憨包
疯子,梯田边的水牛
他们一致说,这是件好事
因为,寨子周边可供埋人的地方
确实不多了

2024.01.09云垂天


云垂天摄



@威虎山与空城计
——致许大棒子

走在落叶深处
墓雾迷离
太乙腐败之光
在刚竖大理石石碑上
金色刻痕
已被众多刁民
怨念掩饰
黑暗土壤里的蚯蚓
还请稍待
我不停在你
山头浇水
只为催肥今冬前的
百虫宴
看淡的生死
在扑翼腾飞的火焰
灵魂,灰烬
面前,不值一提
我在你坟头种花,哭泣
一天一换房
却无法住完
你为这现世多少穷人
所建别墅,和高楼
如果真有那多人
想饮你血,食你肉
你便许了他们
我会替你烧纸,泼饭
在每个月夜
替你填满他们永远
虚空的布袋

2023.0.10.06云垂天


靛青池   云垂天摄



@麒麟台
——致这时代,和三娃之父


我纵目回望,元阳
西观音山顶,麒麟台云雾缭绕

那边公路坐花车小伙,女孩
新郎新娘,仿佛刚打古代村边

小寨里来。三个,我的麒麟子
他们说:“你不是我的儿”

省城,京都,那些穿白大褂的
神或人。头条,快手,抖音

我只想平静地生活,一辈子
在世事不多的和平年代

如果这世界,在过去
现在,未来,还能存在

那是因为这里,每个人
都是我的麒麟子,和凤凰儿

我抱着他们,就像抱着
我八十岁,孤独的老父亲

慈爱的老母亲,抱着我自己
尽管有时,我在他们中,活得

像个外星人。多么灿烂,夜晚
麒麟台上面的漩涡,星空辰图


2024.01,07云垂天


云垂天摄


@化龙寨
——致塞万提斯

有多少好龙,还在行云布雨
有多少恶龙被囚禁在古老星际

当你应约,把唐吉坷德送来中国时
塞万提斯老兄,中国皇帝已死

“没有人在宇宙尽头
明白他们在宇宙中的生活”(仿陀思妥耶夫斯基)

就像今天,我没来到化龙寨时
我从不相信现在,修仙文学的小说

殊路同归,当我从帝国的世界工厂的
灵魂生产线上,归来时

我打开手机,在睡前
读一下心爱的封神记,三体

我又想起了那个手拿长矛
身披甲胄,身骑机器马的时空少年

勇敢,无畏,天真,锲而不舍
失去这些,我不知道人类还能走多远

2023.12.19云垂天

云垂天摄


@西观音山

“大地在我脚下”。我在东观音山西观音山
中间的这面山上,看了它很多年

有一年我差点就去了。那是一个兰花盛行的时代
我还年轻。“这些是煮着吃的吗?”

调戏着元阳街上,背兰花来卖的哈尼嫫
我数不出,对面山黑夜里星星点点的寨子

就像梦里距离我,同样远近的银河
它们的名字一个个是那么典雅,蛮荒,而出乎意料

2023.12.19云垂天

云垂天摄



@热水潭
——致哥布

“修仙的人讲求灵根
写诗的人讲求灵性”

我坚信,他是天上的百灵鸟,变的
在读过他写的诗后

那些轻灵得只有天上,才会有的文字
“乌鸦飞过田野,那些山岗恼人地绿了”(哥布)

我在脱光了衣物的妇人中,找到了自个
浸泡的位置。就像他很多年前一样

这些热气腾腾,来自地心深处
稍带硫磺味的宇宙原力,是怎样进入

打通一个少年懵懂,心智?迟到了五十年
我还能做什么?我手里拿着一个鸡蛋

我想把它煮熟
把它吃掉


2023.12.19云垂天



图片来自网络


@北极光

传说中,我们看见它的时候
任何战争都将变得,毫无意义

我们身体共鸣,发光的灵魂
开始在天空之上,与宇宙同步

但那些远在哭墙下的人
能否看见,体会

这种诗歌,情感的永恒转变
以及数学极致完美的美和残酷

几时,我们人类
被驱赶和埋葬的童年

在彼此仇恨和废墟中,成为又一代
战斗机器人,程序外的花朵

那绿色,红色的精灵,幽灵
在地球挥舞残破的旗帜下

我曾给他们画像,他们特征
细微的表情在画布和天空呈现

我们需要又一次集团冲锋
当极光慢慢减弱,语言失去魅力

2023.12.04云垂天


云垂天摄


@路边的野葵花

那些在迷雾里,突然开放的野葵花
多像社会上,突然就知事了的少女

我心爱姑娘,她开着自个造的花车
在这条村口小路,阳光里,跑来跑去

她不是来接我,她是来接比我更尊贵的客人

2023.12.3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相关推荐

评论列表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