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见反馈

情书(组诗)

第五届国际诗歌奖

高世现 2021-03-30 16:08:23


◉给电影人的情书

“人间不过是你寄生之处
银河里才是你灵魂的徜徉地”

所以你飞檐走壁,在屋顶叫春
一个人不过是一只流浪猫
哪有什么主人?哪一个不三心
二意,哪一个不贪新厌旧
踏瓦片如歌,自由才是最动人的
插曲。夜空才是最迷人的银幕
独角戏才最好呢,喵,喵喵
听不懂的温柔留给晚风就好
喵,喵喵喵,我说我是诗
人,谁信呢?

所以你飞沙走石,在额头听海
给我颠簸,人生不过是你无形的
江河,流经多少山村与城市
不如一只逆风的流浪猫,哪有
什么主人?虚假才是永恒,虚伪
才是常态,上帝也不是好导演
踮起脚尖,天真才是最感人的
近镜,来,对准心底的害怕
喵喵,喵,对白不如独白好
喵喵,喵,你已没有对手,与
不停重拍对手戏,对,流星
是一次性的,对,坠落才是

永恒!


◉给雪人的情书

那是水站起来了,水做的人
冷到一定程度你凝固了飞翔的白
多好,没心没肺。只垒一个身体
没耳朵鼻子眼晴,只塑一张
没有器官的脸,曾失踪的人啊
但此刻很准,苍茫带你过苍海
雪浪滔天,天下大白之时凭什么
你一个人就是天下。

雪人刚成立,雪越下越大
雪山就要包裹住我的雪人啊
雪山不是山,就像雪人不是人
你甚至不必惦记,刚诞生就长大的
雪人,瞬刹历史中的一天就一生
那是虚无出世,水的灰烬白如雪
越冷越燃烧的空中,我要如何
回到一个雪人的前世,塑造它
就要泯灭它,迎接它就要送别它
这仿佛是天地的大灵魂,公共的
一刻,变成神的私事。

有完,没完,有完没完
你甚至不必画完这幅画吧
就像我不必等雪人
变成人,融化是最好的完成啊
不见了,比再见更完美
什画家,什诗人,都不比
雪的笔法来得直接。


◉给稗子的情书

你抢喝稻田的水,像个悍妇
仇衅渐起,你成了眼中钉
和肉中刺。可是,稗子我依然
关注你野蛮生长的片面
你越固执我就越执着,一斗稗子
三斗酒,没有谁生来为奴为婢
稗子不卑,白马非马,我爱你
一反常态的孤立自己,你深入田野
就像走上荒山,与自己结梁
头颅是阁楼啊。

爱便不问出处,稗子
再苦再难也与你相处,稗子
太初有田,心便杂交
若有所思,你即我的启示录
我们终将败笔于时间,就像粮食
败笔于大旱。只有你坚持于自己的
骄横,重振稗子的地盘,重振

稗子的秩序。


◉给小娟的情书

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
我妄想今天的地铁只满载
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
好,小娟,我捐出女性列车
为你捐出眼晴眼睫眼眉
眼泪,我不想你尖锐地
与世界为敌。我愿为你裸捐
我这一生从不用笔名,骂人
或给人写情书,从不化名
小娟,什么是贪婪,什么是嫉妒
好想,好想将自己的头按进脖子
但锁骨不允许。好想将自己的
舌头缩进肚子,但喉结不允许
但是小娟啊,别嫌弃我奸与诈
我愿为这失血过多的镜子
捐血。我没有,不捐钱不捐铜臭
那我就为你捐我不可多得的
腋毛。鼻毛。眉毛。好,好好好
最后为你捐出骨头。像
一条巨大的蛆


◉给诗人的情书

每掏出一个字都血淋淋的
像凶杀片,自己与这个时代
格格不入。像一个
神经病,却偏温柔地捂着伤口
直到身体长出玫瑰,骨头
是一种伟大的刺。

所以你,每掏一个字
都用人类的眼泪淘洗一遍
这人间哪有这么多颂歌
每一个字不必有糖衣,但有炮弹
要炸先炸自己的伪装与虚假
谁的身体最终不是废墟
所有的爱都要化为
灰尘。

所以你,请每一颗尘埃珍重
请每一场风声尊重
尘埃落定的现场。再没有
一个诗人能还复噩梦的现场
那,那就当好梦一场
没什么了不起,像一个傻子
也好,像一个疯子也罢

直到思想飞起乌鸦,眉头
是一对伟大的翼。


◉给猫的情书

对,我只爱白猫
白猫呀,一出世就白头
年少就生白须,白得岁月短
白得时间霎,惟独没给我
白眼。

我终将望断黑夜,白月光坠下
一点一点堆满远处苍山
月亮也像猫头,猫身无限敞开
猫尾细如地平线。

白月光就是猫毛,掉毛的启示
是月亮在宇宙淘气打滚
而人间,黑得依旧是只剩下
万家灯火的孤独

只有白猫归来拯救黑店
就像寒流回来拯救重逢的人

2020.12.18


◉给烟花的情书

我也将是千均一发的烟花
虽然,蜂巢只有一孔
哪怕,蜂巢只有一孔
我依然高昂头脑,点燃思想
那神经病、忧郁症、狂想症
次第冒上来,瞬刹迸发
百年寒夜路,烟花一半醒
我只有一炮,你来不来看
我只有一炮,你能不能看到
至于是否璀璨夺目与我无关
最终化为一缕烟增加戏码
这一生云雾缭绕,能像焰火一般
干脆,多好。

多不好,身体空洞而黑暗
容颜随时光流转变化
心胸坦荡,又何惧世间繁华
我的耳朵眼晴鼻子与嘴巴
七个点火器,无论点燃哪一个
命运是触发命留下的唯一伤疤
我不再牵挂,骄傲的绽放
旷世烟花。这一生云遮雾障
能像焰火一样狂飚,多好

尽管,只有诗歌能作引
引爆我不可一世的狂想,谢谢
这么点能耐。


◉给诺贝尔镇的情书

小镇的月亮终身未嫁
山顶的老姑婆,湖边的自梳女

遍插渔火的江湖
是一万个浴盆

没有婚姻能买断热带的月光
华语的汗毛打消了翻译的念头

一丝不挂的乌啼
涂上霜牌沐浴露,天就破了

塘里翻滚泥泞的老牛
没有刷票,它甚至投了自己的命


◉给民间厨房的情书

秋风是一把翻滚的锅铲
在炒满天的落叶,黄昏才是
锈迹斑斑的锅底。

通过乡村这个厨房,夕阳如炭
天地饿极了,想一囗吞了
这个小村庄。

依然是没心没肺的炊烟
对着黑下去的苍穹潦草
签了个谁也看不懂的笔名

贫穷已被炒焦,通过悲悯
这个厨师。我已看到微弱的
星光,一盏,一盏又一盏

被无知的上帝点亮。


◉给从未出现的少女的情书

画一个从未出现的少女
与写一个从未遇见的少女
画家与诗人,仿佛可以造物
恍惚可以创世。从未发生
不等于,不可以没有苏小妹
恨不颠狂如大阮,欠将一曲恸江山
美人不如佳人,神话不如佳话
我们活该被淘汰,这时代
我们活着,不容易,来,来啊
抱一抱,你要从画中走出来
搬动你好看的脸孔,晃动
你小小的乳房。不存在的肉体
却仿佛这世界不能缺少你
给你画浅蓝的上衣微露
给你写浅笑的酒窝微醉,此时
让我们抱一抱,虚无从未如此
接近。无我从未如此亲近
我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就叫
就叫小妹吧,姑且也姓苏吧
如此错觉,古代即是现代
青冢又见白月,你如此美丽
此时,让我们抱一抱,像诗
与画,不是着落,而是下落
像你与我,不是挽歌,而是

预言。



◉给出窑后的灵魂的情书


我一直在画灵魂的模样
用诗所带来的光。可是我
纵已画了出来,也没人认得
创世纪本身就是一个悲剧
算了,身体是这世上最神秘的窑
就算我已烧出了灵魂的陶塑
你也不辩它是何物,热血
是更隐秘的窑火,烧我心,烧
我那世纪初一望无边的孤独
焚身似火,热爱是最后一缕烟
遗给这世界的遗物像一团泥巴
拿捏了多少个形状,也无法捏出
挽歌的背影。亲爱的,出窑的
灵魂,如同出土的文物啊
那个古老的我,唐不是胎记
宋也不是,一切诗词都是枉然
你无法追认入世的倾俄,七窍
未上釉前的出尘刹那,五官
也不必深刻,你不必记得我
如果爱,不能让这浊世换胎换骨

你不必想起我。


◉给一本诗集的情书

重读《酒魂》,骇然
魂为鬼,不是人,只能叫醒古人
酒有酉,酉时在黄昏
天黑之前,地平线之上
那个人自带苍茫。鸭舌帽
终究抵挡不住下坠的光芒
来吧,只能拿酒来送
夕阳这药丸。病了的世纪初
为什么是他,目录了神的目录
自序了上帝的自序。魂读云
只有他的粤式普通话可以作主
误读多美!历史遴选了他
没有天书,也没有天才,只有
孤独的人穿越茫茫时空去找一个人
历史是个黑洞,那么多人
那么多人生,天亮之前
星空之下,只有空酒杯渡他
他不懂酒,但他懂喝酒人的寂寞
他再次翻开《酒魂》,这是谁
这么狂妄,一杯一宇宙
一人一星座。彻夜的公元前
为什么是他,一个人摆下鸿蒙宴
一个人的混沌大餐,倒江斟海
倾天满斗,来吧,邀请一场大雪
独饮天下白,没有太白之前
没有太白之后,他就是独行的

太白。


◉给报社的情书

我的热泪是创刊号
对于你,我排版一生的忧郁症
那颗因你而疼痛的心
是责编。

为了对得起自己的偏执
我在胸部私营印刷厂
铿锵的心跳声一直在打印
我对你渺小的爱

我的思想是停刊号
对于这个时代,我告白不如告别
就这样吧,江河湖海
沸腾的终要云蒸霞蔚一次

为了对得起自己的天空
我在脑海出版最后一期黄昏
管你星辉灿烂,我自晦涩
从此你,再不能订阅我的

事故。



◉给少女的情书



她一定在荒原,等我
铺上一小角黄昏,对着天边
那时随意翻开一页
风过来伴读,一个字
一个字,起身拼凑某个情绪的
我,虽然无身,但却有魂
那时她一定认得我,通过一首诗
却像女性,有轻飏的长发
嗯,我与她没什么不同
仿佛一个人。那时天在垂下来
她念出声来,风声似回声
群山撞了一部分过来
撞得眼角溢泪。她一定是
专程过来的,在这对着地平线
一个人,一本书,每翻一页
好像都遇上一个我,回来啊
一个个满站在这夕照的钝角
她一定也逐个辩认,生怕错过
只有在这无人打扰的荒原
她才能读出上世纪的温度,夕阳
见证一本诗集,一群孤独的我
必定是逐渐昏暗的,那时她
一定脸红耳热,一定羞涩如少女
十三四岁样子。那时她刚好

懂我。



◉给地铁的情书

上篇:遇在铁流,见如铁锈

我爱坐地铁,那里的人流
才叫人流。我即使被淹没在
身体中,我的心仍是孤岛
我即使仍被关在口罩之中啊
我还是放任头颅游走在广佛线上
鸭舌帽一直罩着我的尘世
眉毛上的甲板,思想的吃水线
还能去哪呢,日常像惯性的车厢
我爱到地铁,见证你就是见证人类
即使陌生,黑暗与光同在
我也愿成为人质一般站在这
时光疾跑,过去的一年你与我
同为地铁口罩侠,也是一大奇观
而口罩仍将勒住我们很长一段时间
什么自由,苟活就是最大自由
地铁不朽,以钢铁心肠换你我
纵相逢应不识,只有口罩啊

是我们相同的胎记。


下篇:遇见皆是铁证

地铁的里程碑就是
当我入站。逼仄的人群
必须有一条缝,让我插针
病了的人群必须有一节车厢
容纳他们就像容纳
一个患了忧郁症的诗人
此时,谁在场都将见证
那个把时代带到深邃的人
正在吞噬,光明和黑暗合力
也无法挽救的一天,你来过
然后离去,出囗如伤口
城市如一个伤疤,谢谢你
与我同在一个车厢,那时
你我仿佛两滴新鲜的

血。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相关推荐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