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见反馈

海子 | 你所说的曙光究竟是什么意思

诗讯

2021-04-01 13:03:13

  海子是中国新诗的幸运,他热烈、浪漫而决绝的诗歌至今仍流动在无数人的血液里。他对语言极限的冲击,也是对个体生命体验近乎搏击般的自我探索。生命或许短暂易朽,但是只要诗歌尚未熄灭,诗人就会获得如太阳般的永恒。



  01

  我请求:雨

  我请求熄灭
  生铁的光、爱人的光和阳光
  我请求下雨
  我请求
  在夜里死去

  我请求在早上
  你碰见
  埋我的人

  岁月的尘埃无边
  秋天
  我请求:
  下一场雨
  洗清我的骨头

  我的眼睛合上
  我请求:
  雨
  雨是一生过错
  雨是悲欢离合

  02
  黑夜的献诗
  ——献给黑夜的女儿

  黑夜从大地上升起
  遮住了光明的天空
  丰收后荒凉的大地
  黑夜从你内部上升

  你从远方来,我到远方去
  遥远的路程经过这里
  天空一无所有
  为何给我安慰

  丰收之后荒凉的大地
  人们取走了一年的收成
  取走了粮食骑走了马
  留在地里的人,埋得很深

  草杈闪闪发亮,稻草堆在火上
  稻谷堆在黑暗的谷仓
  谷仓中太黑暗,太寂静,太丰收

  也太荒凉,我在丰收中看到了阎王的眼睛


  黑雨滴一样的鸟群
  从黄昏飞入黑夜
  黑夜一无所有

  为何给我安慰


  走在路上
  放声歌唱
  大风刮过山冈
  上面是无边的天空

  03
  活在珍贵的人间

  活在这珍贵的人间
  太阳强烈
  水波温柔
  一层层白云覆盖着
  我
  踩在青草上
  感到自己是彻底干净的黑土块

  活在这珍贵的人间
  泥土高溅
  扑打面颊
  活在这珍贵的人间
  人类和植物一样幸福
  爱情和雨水一样幸福

  04
  灯诗

  灯,从门窗向外生活
  灯啊,是我内心的春天向外生活
  黑暗的蜜之女王
  向外生活,"有这样一只美丽的手向外生活"

  火种蔓延的灯啊
  是我内心的春天一人放火
  没有火光,没有火光烧坏家乡的门窗
  春天也向外生长
  度过炎炎大火的一颗火
  却被秋天遍地丢弃
  让白雪走在酒上享受生活

  你是灯
  是我胸脯上的黑夜之蜜
  灯,怀抱着黑夜之心
  烧坏我从前的生活和诗歌

  灯,一手放火,一手享受生活
  茫茫长夜从四方围拢
  如一场黑色的大火
  春天也向外生长
  还给我自由,还给我黑暗的蜜、空虚的蜜
  孤独一人的蜜
  我宁愿在明媚的春光中默默死去
  "有这样一只美丽的手在酒上生活"
  要让白雪走在酒上享受生活

  05
  七月不远
  ——给青海湖,请熄灭我的爱情

  七月不远
  性别的诞生不远
  爱情不远——马鼻子下
  湖泊含盐

  因此青海不远
  湖畔一捆捆蜂箱
  使我显得凄凄迷人:
  青草开满鲜花

  青海湖上
  我的孤独如天堂的马匹
  (因此,天堂的马匹不远)

  我就是那个情种:诗中吟唱的野花
  天堂的马肚子里唯一含毒的野花

  (青海湖,请熄灭我的爱情!)


  野花青梗不远,医箱内古老姓氏不远
  (其他的浪子,治好了疾病
  已回原籍,我这就想去见你们)

  因此跋山涉水死亡不远
  骨骼挂遍我身体

  如同蓝色水上的树枝


  啊,青海湖,暮色苍茫的水面
  一切如在眼前!
  只有五月生命的鸟群早已飞去
  只有饮我宝石的头一只鸟早已飞去
  只剩下青海湖,这宝石的尸体
  暮色苍茫的水面

  06
  祖国
  (或以梦为马)

  我要做远方的忠诚的儿子
  和物质的短暂情人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不得不和烈士和小丑走在同一道路上


  万人都要将火熄灭 我一人独将此火高高举起
  此火为大 开花落英于神圣的祖国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借此火得度一生的茫茫黑夜

  此火为大 祖国的语言和乱石投筑的梁山城寨
  以梦为上的敦煌——那七月也会寒冷的骨骼
  如雪白的柴和坚硬的条条白雪 横放在众神之山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投入此火 这三者是囚禁我的灯盏 吐出光辉

  万人都要从我刀口走过 去建筑祖国的语言
  我甘愿一切从头开始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也愿将牢底坐穿

  众神创造物中只有我最易朽 带着不可抗拒的
  死亡的速度
  只有粮食是我珍爱 我将她紧紧抱住   抱住她
  在故乡生儿育女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也愿将自己埋葬在四周高高的山上   守望平
  静的家园

  面对大河我无限惭愧
  我年华虚度 空有一身疲倦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岁月易逝 一滴不剩 水滴中有一匹马儿一命

  归天

  千年后如若我再生于祖国的河岸
  千年后我再次拥有中国的稻田 和周天子的雪
  山    天马赐踏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选择永恒的事业

  我的事业 就是要成为太阳的一生
  他从古到今——“日”——他无比辉煌无比光明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最后我被黄昏的众神抬入不朽的太阳

  太阳是我的名字
  太阳是我的一生
  太阳的山顶埋葬 诗歌的尸体——千年王国和我
  骑着五千年凤凰和名字叫“马”的龙——我必将
  失败
  但诗歌本身以太阳必将胜利

  07
  日记

  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夜色笼罩

  姐姐,我今夜只有戈壁


  草原尽头我两手空空
  悲痛时握不住一颗泪滴

  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
  这是雨水中一座荒凉的城

  除了那些路过的和居住的
  德令哈……今夜
  这是唯一的,最后的,抒情。
  这是唯一的,最后的,草原。

  我把石头还给石头
  让胜利的胜利
  今夜青稞只属于她自己
  一切都在生长
  今夜我只有美丽的戈壁 空空
  姐姐,今夜我不关心人类,我只想你

  1988.7.25 火车经德令哈

  08
  黎明
  (二月的雪,二月的雨)

  我把天空和大地打扫干干净净
  归还给一个陌不相识的人
  我寂寞的等,我阴沉的等
  二月的雪,二月的雨

  泉水白白流淌
  花朵为谁开放
  永远是这样美丽负伤的麦子
  吐着芳香,站在山岗上

  荒凉大地承受着荒凉天空的雷霆
  圣书上卷是我的翅膀,无比明亮
  有时像一个阴沉沉的今天
  圣书下卷肮脏而欢乐
  当然也是我受伤的翅膀
  荒凉大地承受着更加荒凉的天空

  我空空荡荡的大地和天空
  是上卷和下卷合成一本
  的圣书,是我重又劈开的肢体
  流着雨雪、泪水在二月

  09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从明天起,和每一个亲人通信
  告诉他们我的幸福
  那幸福的闪电告诉我的
  我将告诉每一个人

  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
  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
  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
  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
  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
  我只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1989.1.13

  10
  春天,十个海子

  春天,十个海子全部复活
  在光明的景色中
  嘲笑这一个野蛮而悲伤的海子
  你这么长久地沉睡究竟为了什么?

  春天,十个海子低低的怒吼
  围着你和我跳舞,唱歌
  扯乱你的黑头发,骑上你飞奔而去,尘土飞扬
  你被劈开的疼痛在大地弥漫

  在春天,野蛮而悲伤的海子
  就剩下这一个,最后一个
  这是一个黑夜的孩子,沉浸于冬天,倾心死亡
  不能自拔,热爱着空虚而寒冷的乡村

  那里的谷物高高堆起,遮住了窗户
  他们把一半用于一家六口人的嘴,吃和胃
  一半用于农业,他们自己的繁殖
  大风从东刮到西,从北刮到南,无视黑夜和黎明
  你所说的曙光究竟是什么意思

  1989.3.14 凌晨3点—4点

  西川谈海子
  怀念

  尸体是泥土的再次开始
  尸体不是愤怒也不是疾病
  其中包含着疲倦、忧伤和天才
  ——海子(1987)

  海子只生活了25年,他的文学创作大概只持续了7年,在他生命的最后两年里,他像一颗年轻的星宿,争分夺秒地燃烧,然后突然爆炸。

  在海子自杀的次日晚,我得到了这一令人难以置信的消息。怎么可能这样暴力?他应该活着!因为就在两个星期前,海子、骆一禾、老木和我,还曾在我的家中谈到歌德不应该让浮士德把"泰初有道"译为"泰初有为",而应该译为"泰初有生",还曾谈到大地丰收后的荒凉和亚历山大英雄双行体。海子卧轨自杀的地点在山海关至龙家营之间的一段火车慢行道上。自杀时他身边带有四本书:《新旧约全书》,梭罗的《瓦尔登湖》,海涯达尔的《孤筏重洋》和《康拉德小说选》。他在遗书中写到:"我的死与任何人无关"。一禾告诉我,两个星期前他们到我家来看我是出于海子的提议。

  关于海子的死因,已经有各种各样的传言,但其中大部分将证明是荒唐的。海子身后留有近200万字的文学作品,其中包括他一生仅记的3篇日记。早在1986年11月18日他就在日记中写道:"我差一点自杀了,……但那是另一个我——另一具尸体……我曾以多种方式结束了他的生命,但我活了下来……我又生活在圣洁之中"。这个曾以荷尔德林的热情书写歌德的诗篇的青年诗人,他圣洁得愚蠢,愚蠢得辉煌!诚如梵高所说:"一切我所向着自然创作的,是栗子,从火中取出来的。啊,那些不信任太阳的人是背弃了神的人。"

  海子死后,一禾称他为"赤子"——一禾说得对,因为在海子那些带有自传性质的诗篇中,我们的确能够发现这样一个海子:单纯、敏锐,富有创造性;同时急躁,易于受到伤害,迷恋于荒凉的泥土,他所关心和坚信的是那些正在消亡而又必将在永恒的高度放射金辉的事物。这种关心和坚信,促成了海子一生的事业,尽管这事业他未及最终完成。他选择我们去接替他。

  当我最后一次进入他在昌平的住所为他整理遗物时,我听到了自己的心跳。我所熟悉的主人不在了,但那两间房子里到处保留着主人的性格。门厅里迎面贴着一幅梵高油画《阿尔疗养院的庭院》的印制品。左边房间里一张地铺摆在窗下,靠南墙的桌子上放着他从西藏背回来的两块喇嘛教石头浮雕和一本十六、十七世纪之交的西班牙画家格列柯的画册,右边房间里沿西墙一排三个大书架——另一个书架靠在东墙——书架上放满了书。屋内有两张桌子,门边的那张桌子上摆着主人生前珍爱的七册印度史诗《罗摩衍那》。很显然,在主人离去前这两间屋子被打扫过:干干净净,像一座坟墓。

  这就是海子从1983年秋天到1989年春天的住所,在距北京城60多里地的小城昌平(海子起初住在西环里,后迁至城东头政法大学新校址)。昌平小城西傍太行山余脉,北倚燕山山脉的军都山。这些山岭不会知道,一个诗人每天面对着它们,写下了《土地》《大扎撒》《太阳》《弑》《天堂弥赛亚》等一系列作品。在这里,海子梦想着麦地、草原、少女、天堂以及所有遥远的事物。海子生活在遥远的事物之中,现在尤其如此。

  你可以嘲笑一个皇帝的富有,但你不能嘲笑一个诗人的贫穷。与梦想着天国,而却在大地上找到一席之地的西班牙诗人希梅内斯不同,海子没有幸福地找到他在生活中的一席之地。这或许是由于他的偏颇。在他的房间里,你找不到电视机、录音机、甚至收音机。海子在贫穷、单调与孤独之中写作,他既不会跳舞、游泳,也不会骑自行车。在离开北京大学以后的这些年里,他只看过一次电影——那是1986年夏天,我去昌平看他,我拉他去看了根据陀斯妥耶夫斯基小说改编的苏联电影《白痴》,除了两次西藏之行和给学生们上课,海子的日常生活基本是这样的:每天晚上写作直至第二天早上7点,整个上午睡觉,整个下午读书,间或吃点东西,晚上7点以后继续开始工作。然而海子却不是一个生性内向的人,他会兴高采烈地讲他小时候如何在雨天里光着屁股偷吃地里的茭白,他会发明一些稀奇古怪的口号,比如"从好到好",他会告诉你老子是个瞎子,雷峰是个大好人。

  这个渴望飞翔的人注定要死于大地,但是谁能肯定海子的死不是另一种飞翔,从而摆脱漫长的黑夜、根深蒂固的灵魂之苦,呼应黎明中弥赛亚洪亮的召唤?海子曾自称浪漫主义诗人,在他的脑海里挤满了幻象。不过又和十九世纪欧洲的浪漫主义不同。我们可以以《圣经》的两卷书作比喻:海子的创作道路是从《新约》到《旧约》。《新约》是思想而《旧约》是行动,《新约》是脑袋而《旧约》是无头英雄,《新约》是爱,是水,属母性,而《旧约》是暴力,是火,属父性;"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不同于"一个人打你的右脸,你要把左脸也给他",于是海子早期诗作中的人间少女后来变成了天堂中歌唱的荷马。我不清楚是什么使他在1987年写作长诗《土地》时产生这种转变,但他的这种转变一下子带给了我们崭新的天空和大地。海子期望从抒情出发,经过叙事,到达史诗,他殷切渴望建立起一个庞大的诗歌帝国:东起尼罗河,西达太平洋,北至蒙古高原,南抵印度次大陆。

  至少对于我个人来讲,要深入谈论海子其人其诗,以及他作为一个象征对于我们这个时代的诗歌与社会所产生的意义与影响,还需要很长的时间。海子一定看到和听到了许多我不曾看到和听到的东西;而正是这些我不曾看到和听到的东西是他成为我们这个时代的先驱之一。在一首有关兰波的诗中海子称这位法兰西通灵者为"诗歌烈士",现在,孤独、痛苦、革命和流血的他也加入了这诗歌烈士的行列。出自他生命的预言成了他对自我的召唤,我们将受益于他生命和艺术的明朗和坚决,面对新世纪的曙光。

  我和海子相识于1983年的春天,还记得那是在北大校团委的一间兼作宿舍的办公室里。海子来了,小个子,圆脸,大眼睛,完全是个孩子(留胡子是后来的事了)。当时他只有19岁即将毕业。那次谈话的内容我已经记不清了,但还记得他提到过黑格尔,使我产生了一种盲目的敬佩之情,海子大概是在大学三年级开始诗歌创作的。

  说起海子的天赋,不能不令人由衷地赞叹。海子15岁从安徽安庆农村考入北京大学法律系,毕业后分配至中国政法大学工作,初在校刊,后转至哲学教研室,先后给学生们开过控制论、系统论和美学的课程。海子的美学课很受欢迎,在谈及"想像"这个问题时,他举例说明想像的随意性:"你们可以想象海鸥就是上帝的游泳裤!"学生们知道他是一位诗人,要求他每次下课前用10分钟的时间朗诵自己的诗作。哦,那些聆听过他朗诵的人有福了!

  海子一生爱过4个女孩子,但每一次的结果都是一场灾难,特别是他初恋的女孩子,更与他的全部生命有关。然而海子却为她们写下了许许多多动人的诗篇。"荒凉的山冈上站着四姐妹/所有的风只向她们吹/所有的日子都为她们破碎。"(《四姐妹》)这与莎士比亚《麦克白》中三女巫的开场白异趣同工:"雷电轰轰雨蒙蒙,何日姐妹再相逢?"海子曾怀着巨大的悲伤爱恋着她们,而"这糊涂的四姐妹啊/比命运女神还多出一个。"哦,这四位女性有福了!

  海子在乡村一共生活了15年,于是他曾自认为,关于乡村,他至少可以写作15年。但是他未及写满15年便过早地离去了。每一个接近他的人,每一个诵读过他的诗篇的人,都能从他身上嗅到四季的轮转、风吹的方向和麦子的成长。泥土的光明与黑暗,温情与严酷化作他生命的本质,化作他出类拔萃、简约、流畅又铿锵的诗歌语言,仿佛沉默的大地为了说话而一把抓住了他,把他变成了大地的嗓子。哦,中国广大贫瘠的乡村有福了!

  海子最后极富命运感的诗篇是他全部成就中重要的一部分。他独特地体验到了"黑夜从大地上升起/遮住了光明的天空/丰收后荒凉的大地/黑夜从你的内部上升。"现在,当我接触到这些诗句时,我深为这些诗句所震撼,深知这就是真正的诗歌,那么现在,他已经不必再讲他的诗歌"不变铅字变羊皮了"的话,因为他的诗歌将流动在我们的血液里。哦,中国的诗歌有福了!

  1990年2月17日

  (编辑:夏木)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相关推荐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