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见反馈

求雨鸟

第五届国际诗歌奖

梯田阿果 2021-04-04 14:53:44

龟裂大地,泉眼哭干了眼泪
母亲戴着斗笠坐在菜园里

看着病秧秧的瓜藤

无力的呻吟,她心疼


“下雨了呀,快下雨了呀”
求雨鸟操着浓浓的
彝族尼苏口音
虔诚的,无休止的
祈求,打动了仁慈的雨神

起风了,父亲指挥我们
兄妹四人
把家里能盛水的
锅碗瓢盆,排列在屋檐下

在一次祭祀山神仪式之后
毕摩告诉我,求雨鸟
是春天通灵的歌手
是我们的祖先
突然在清明前后放开的灵魂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相关推荐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