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见反馈

韩庆成自选诗十首

今日好诗

2021-06-08 08:08:05




韩庆成,1965年生于安徽宣城,“干预诗歌”理论提出者。著有诗集《城市和乡村的边缘》《除了干预我无所事事》,编有诗集《百年新诗流派大系》《中国网络诗歌20年大系》。创办中国诗歌流派网、世界诗歌网,主编《诗歌周刊》网刊、《世界诗歌》杂志。曾获多种民间奖项。





韩庆成自选诗十首


挣扎

你习惯了在悬空的屋子中挣扎
五门洞开
黑鸟在窗外的白光中穿梭
如一张获奖的黑白照片①
照片中姐妹俩无助
又无畏的眼神

被火舌啮咬的疼痛
已经结痂
班机已经飞走,围困已经散去
当所有的已经,都已经发生
唯一缺席的,是发生这一切的理由

他们已懒得制造理由
于是,抢劫,就是抢劫者的理由
绑架,就是绑架者的借口
照片上的黑暗和苍白
在洞开的五门中四处游走

你仍在悬空的屋子中挣扎
你已经和五门一起
被巨大的铲车捏在手上

①第19届中国新闻摄影“金镜头”年度最佳照片《宜黄钟家姐妹》。

2011


致艾

假如我是一只鸟,
我也应该用嘶哑的喉咙歌唱:
这被暴风雨所打击着的土地,
这永远汹涌着我们的悲愤的河流,
这无止息地吹刮着的激怒的风......
你在写这首诗之前,把与独裁者相同的蒋姓改了
改成在草头下面,打一个大大的叉
我因为你的诗熟悉了这个字:艾,虽然与爱同音
但你的诗中,更多的是悲哀,是愤怒。这也是我的心情
在1938年初冬的一天,不幸被你提前设伏

你用以歌唱的鸟已经死了,死了很久
连羽毛也腐烂在土地里面。无数腐烂的血肉之躯
并没有使这块土地变得肥沃,而仅仅增添了血腥
土地上林立的红色栅栏,圈定了鸟的飞翔空间
这是另一个你用来写诗的房子,慈爱的奶汁和米粥
你的眼睛是自由飞翔的,窗户外的初雪
拾起你递交的纸片,在晶莹的表层滑行。房间的背面
无形的栅栏,还同时圈定了思想的迁徙距离,逾越者的触碰
被裸露的高压线拘禁,把周身烤出糊味

我知道他继承的是你的思想,三十年代曾闪耀过的血液
正在新的躯体里奔腾,成为异端
在赫尔佐格和德梅隆的巢中孵化,生成交点,并以不合作的方式
重归碎片。他叠加永久,他知道,在钢铁的骨架生锈以后
永久只是词汇,从口中出来,在文本中排列,然后消失
他已不再说话,以行为的方式进入你的房子,这是一次彻底的前卫
用他艺术的胡须在你的血液中搅拌,由缓而疾,我听见飞机起飞前的轰鸣
这是他发出的诗歌,一首无字的诗歌,在你遗留的房子里
开始一个人的展出

2011


剥离

我每天做着同一件事情,就是把身体上的某个部分
剥离出来,然后扔掉
我没感觉到这很残忍,尽管有时候会显得枯燥
习惯以后,这点枯燥与得到的解脱相比
微不足道。像
剥离胡须,剥离眼泪,每天
起床后去洗手间,做那个固定的剥离动作
快乐的剥离并不是天天出现
我喜欢的女人,她住在远方
一年一次的约会,在剧烈的剥离中,给我满足
也让我苍老

也有疼痛的剥离,发生在年轻的时候
我把刀扎在
自己的手上。那个背叛我的女人
脸色苍白,她给我留下伤口,在很长时间的夜里
它发炎,滴血,高烧不止
让我此后对痴迷的病毒,产生抗体
剥离友情,剥离亲情,剥离信仰信念信誓旦旦
已同剥离两条狗的交媾
在时间上如此接近

2011


程序

强奸或者通奸,对两头猪而言
并不涉及犯罪的话题。甚至
也不构成道德问题
那头母猪是我养的
在它发情的时候,我把它拴在
山上的栅栏里,为了让一头野猪
与它恋爱,或者征服
这是猪的改良程序,一百年
还迟迟未能完成

这个程序并不复杂,像唐博士说的
糠炊加细和糠炊加喂那样简单①
我有些同情唐博士成功后的经历,他不过像
挎着LV的妓女一样想活得体面一点
至于这个包是加州原产还是温州仿造
又关你们什么鸟事

仿造的挎包,在那些庄重的大楼里
比比皆是。他们与唐博士应有所区别
他们是要掌握更大的地盘。而地盘的扩大
会威胁到
所有养猪人的幸福

艰难的交配终于完成。太阳出来的时候
我希望糠炊后的崽子
会比它的母亲健康和诚实

①糠炊加细、糠炊加喂,英文读音,即复制、粘贴。

2011






它们从窗户的排气孔钻进来
在卫生间的顶棚上筑巢

每天它们都准时醒来
晨光的触须是它们的闹钟

它们没有工作,不种庄稼
飞翔是唯一可见的劳动

天黑它们就回来睡觉
从不上网,也不会失眠



午后,它们在窗台上聊天
每次拉开窗
它们就倏地
飞到对面的树枝上

我打量它们
它们也回头看我

我眼里它们是飞禽
它们眼里我们是走兽

2012


从新闻学和法学的角度分析一桩借款

你告诉我,我们之间,有一桩借款的事情
这事来得太突然,我不得不先从新闻学的角度分析这事
时间是有的:80年代末
地点也有的:宁国县城南门桥
人当然也有:就是你和我
何事:借钱
结果如何是你告诉我的:借了70元
我感叹你的诚实,兄弟
从新闻学的角度,这些要素是齐备的,虽然
搞新闻的实际上并不恪守这五项原则
谎言于是往往以真相的名义,见诸报端
这比诗人差远了,比我的诗友高月明方文竹差远了
他们不说假话,当真话不能出口的时候
他们宁肯深入电脑的屏幕,WWW.com到滴撒①

我还想从法学的角度研究这桩借款
首先从时间上就发现了破绽,借款的有效追溯期只有两年
而实际的借款时间,已经超过20年
其次地点也很可疑,南门桥20年前应该没有监控,即使有
也不一定有存储的功能
这桩借款,用法学术语说,缺少影像证据
第三,也是关键的一点,这桩借款除了当事人你我
竟然没有证人。在一个法治的社会,没有物证没有人证且已过期的借款
等于没有发生。虽然
法治二字对诗人来说,并不是合适的挡箭牌
但在债权人已经忘记的时候,债务人主动提出还钱
不但可疑,而且已涉嫌扰乱借贷市场
和谐的秩序

①指滴撒诗歌论坛

2012


千佛崖

一千尊佛在这里等我
一千尊佛在这里自我放逐

有的佛
是神造的
你们是

有的佛
是自造的
帝王们是,伟人们也是

有的佛
是人心供出来的

我的心中供着他们
但我不能说出

2016


老船木

曾经是伟岸的树
绿叶掩映的躯体,遮挡过
自海而来的台风
有一天它们集体倒下
斧刨锯凿的盛宴之后
成为劈浪的舷首
或远行的桨舵
成为一条奔向南方之海的船

而今它们静静躺在这里
残破的身躯
再一次被排列,被组合,被命名
成为厚重的桌、台、凳、椅
成为惊涛骇浪之后
一方沉默的海

我在这黑色的海上品茗
细小的纹理中藏有滔天的海浪
我品出遥远的腥风
品出将至的骤雨

2016


儋州1097

1097年的儋州
无非是蛮荒一些,生态一些
无知一些,淳朴一些
无非是夏天长一些,春秋短一些
无非是冬天不来,东坡先生来了

东坡来了,乘一叶孤舟。宋哲宗的儋州
无非多了个贬谪之地的名号
无非多了个办学的先生,教书的先生
种稻米的先生,挖水井的先生
多了个提民族自治的先生,向皇帝进谏的先生
大宋朝不杀文人,无非把你越贬越远
让你在世受难,后世追封
无非是让你做几件事
如官腔所说“转化其风俗,变化其人心”
无非是让你耳听调声,以酒煮蠔
时不时来场海一般的大醉

无非是920年后,更多的先生来到这里
带着寻常的汗水,带着不寻常的景仰

2017


四月七日深夜想起谭嗣同

他比我早生整整一百年
一百年太长,头尾已是三个世纪
我比他晚生整整一百年
一百年太短,那根老辫子
还盘在我的头上

《湘报》看不到了
老地方只能看到
人民日报湖南日报浏阳日报
时务学堂不在了
如今只有张颐武的北大胡鞍钢的清华
只有复旦,改了校训
…………
世人只知张维为
有谁记得马相伯

东海赛冥氏  廖天一阁主
戊戌六君子  庚子一男儿

《仁学》能定国是
皇帝有旨:我有过失,汝等当面责我,我必速改
《上书》敢轰新衣
领导撂话:不得打听,谁也不许求情,不许干涉

9月24,莽苍苍斋,捐躯赴国难
9月28,老菜市口,视死忽如归
那是一把钝刀啊
那是一把钝刀

菜市口北  半截胡同  浏阳会馆
北京,尚存剑胆琴心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

神龟虽寿
犹有竟时
螣蛇乘雾





光绪二十四年,革命者都在跑路
光绪二十四年…………
只有一个男人
把脖子送向刀口

2020


       (编辑:张坚)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相关推荐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