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见反馈

梁积林自选诗十首

今日好诗

2021-11-19 08:11:45



梁积林,甘肃山丹县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有多部诗歌、小说作品集。长诗集《河西走廊诗篇》被选入“一带一路”作品百部精品图书,并通过馆配途径到全国中小学图书馆。





梁积林自选诗十首


夜宿华藏寺


风,赶着一群群羊群似的雪雾

爬乌鞘岭。那边

就是河西走廊……

        

……下半夜了,老店铺里

有两个碰杯的藏人,还没有把一盏灯光

干光

         

屋脊上又跳下了一声响。而

檐角上挂着的那块

月亮,被风吹得

响了一个晚上



那一夜,在敦煌


那一夜,月亮已被喂养成了一只肥羊

依然在天上

啃着稀稀拉拉的星光


那一夜,身在敦煌,却是那么

突然地怀念敦煌


那一夜,眼望党河,银鱼游曳

感觉正在和一种叫来生的东西

擦肩而过



献诗


白唇鹿。草坪。

隔间屋里的猎人。

我教你劈柴。我教你汲水。

放飞的老鹰落在了你的手掌里。

小木屋的墙上写着几个旧体字。

我把它翻译成了新私语。

一辆火车去了乌鲁木齐。一辆火车去了青海。

覆满苔藓的礁岩上。

铸着一尊青铜神。


白唇鹿。河流上的帆帜。

小白银。



日月山下


唐蕃古道旁的那头雄牛

低声喘息,绝不亚于一次滑坡的迁徙

我停下了车子,还停下了心里一种过于急迫的东西

且看那牛,眼睛的铜铃随风晃动

仿佛祈祷

仿佛诵经

仿佛,庙堂檐角上经年的寂静

突然就当地一声


文成公主已然成了一句佛语

还带有点边疆的含义。还有爱和远古

头顶的岚雾一直飘摇些说不清的忧郁

山一会儿隐一会儿现

还露了会儿晴空


且听山坳里愕堡上的经幡拍打翙翙

牧羊的老阿妈已在半坡的土灶上

搭起了冉冉昕昕的黄铜茶炊



小悲伤


好久没对暮晚动过感情了

尽管每日都会穿行其中,行色匆匆

甚至和一次过分的燃烧有过短暂的抗衡

一只鸟死在了草丛

一篇小说中的小地震

小悲伤

逐渐,还引出了

死于车祸的那个男人

还有些别的:

比如囤积在山洞的洋芋

比如一次跨省的生育

斯蒂芬,我还摹仿过一次

你失败的爱情。近似黄昏


我得回到主题:

山像夜的骨架

暮色一层层在加重



坐一列绿皮火车穿过河西大地


一列火车,一列绿皮火车,咣咣当当,咣咣当当

像我的上次,像我的上一辈子

有那么几次,它几乎

与我脑子里的另一列火车,相向

擦出点奇遇


但我,立马刹住了天空

刹住了那只鹰的俯冲


过了河西堡,就是花草滩,就是夏日塔拉

沙梁上的几头骆驼

依然向四处张望

依然是那么苍茫

有一头,扬着脖子,出着啸声

完全像是风在吹着一只陶埙


我摇了摇身子——

摇晃着一个盛满啥的容器

突然就泪流满面

好像有多大的委屈



巴颜喀拉


小溪流。

还有从一堆词里面挑出来我们使用了一下午的落日。

我想给它重新命名。

我想把一只燕子镶进一枚铜镜。

村庄很旧。

正在和一头黄牛以旧换新。

巴颜喀拉。巴颜喀拉。或者一个更遥远的地名。

——一个黝黑的小伙连连说了几声。

棺椁很重。

好像我们是给一个词语出殡。



西域图

 

我的大月氏呀

我的小月氏

我的羌

一只党项的羊

三匹西域的大宛马

在茫茫戈壁

看起来

比落日

还荒凉



九月大山


1

一只雉鸡

在谁的窗下,奏了一支夜的谣曲

一层层剥开灯焰

灯芯却然

近乎一粒纪年的种子


晨曦的白驹

饮水焉支河谷

一声嘶鸣

蹄花锁边西域


2

驻马位奇

遥望弱水

一根雪绒捻长了的地平线

当记得那一印夜的摇曳

此刻,我得把

一个人请进这首诗里

一匹狼在平羌口放哨

一只豹在扁都峡呼啸

三千佳丽呀,绝对能撑起一个

落日的回眸

西夏,或者胭脂

要不就置换成一个人的名字

那就红银,或者

没藏黑云

干脆,取一支笔,在黄昏的额头上

钤上一记枸杞的红印


3

九月大山,深居简出

每一橔白剌

都是一座闺宫

一队蚂蚁爬上爬下

一片片黄叶呀

一封封送出、送不出的书信


枸杞地边,月光下

我的身体是一个铁匠铺

心跳声

叮叮当当

像是两个人

在为一些走失了的文字争论,又像是

在为一盏盏宫灯

打造命名



波西米亚狂想曲


架子鼓。不,那是几个用旧了的夕阳摆在了一起

还有一个盛满了怪思想的旧颅骨

所有的战争,最终都不过是一个小游戏

所有的梦

都不会从酒杯里上岸

放松些,放松些,放松些

你已经把世界绷得太紧了,像一根过了弹性限度的皮筋

甚至还有点同性

这都不要紧

请悄悄沿着咳嗽的台阶

从地狱里走个来回

请爱

请再爱

还有更爱,这都极有可能

手拿指弓,请再敲一次人间的大门

请把月亮扳弯些,做成一个螺号

或者,做成一个

绝世的嗓门

让一些时间走进去,让另一些时间走开

再画上几道,像五线谱一样的,海浪的波纹

我会说:

我爱你,这死亡的航行



       (编辑:张坚)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相关推荐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