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见反馈

峻刚行者诗稿:生而有令(组诗)

第五届国际诗歌奖

峻刚行者 2021-11-23 09:08:12

诗稿: 生而有令(组诗)

      峻刚行者

蓝的令

蓝,此刻有万年的虚无
屋檐尖叫掉下两个人,安全绳和地球
另一端国界铁丝网上高举的枪响
声音犹如深渊

雪是蓝的擦玻布,暴雪后的蓝若初始
一座座建筑寸步难行,有人解散众议院
纸片被抛上天花板,高温或者高寒
蓝色里,煤块是一颗甲壳虫

作裹尸布或襁褓布并不矛盾
一个个事件的发生没人在意这些区别
燃气弹是给投出去了
蓝的山谷不做回应,旗子和树开始表决

我的城市和它的寺庙一样悲悯
透不过气的肋骨和皮囊,文字的砖头
高过箭楼,休战的望眼镜和护心镜深处
一只雀飞过一朵长安云,渐渐消失于蓝
2021.11.13

隧道令

亚洲最长的隧道,吞18公里的风
比厂房里废弃的铅条重出几公里
闭上眼睑,其实无多少睡意
看书人的情境和我近似,暗的压迫
和铅字的暗喻散作数以万点的粉末

隧道里一盏盏灯光,嚎叫声接连不断
内心的天穹,和五味十字教堂顶的灰
是一张唐代宣纸的重影,一只吊额老虎
寻腥味而来,嘴巴两侧的刺亮的胡须
压低我的喘息

睁开眼逃脱时,隧道在身后空洞
窗外德佑河一个月前被冲溃的堤坝
一堆堆石头跌撞,土植披散
保持被阅读时的紧张,而渐低的水面
正一块一块放大事件的恐慌
2021.11.14

为即来的雪令

你昨夜的梦和天气预报的灵异不同
虚无的体验与未知的描述,捏把千分尺
分毫到一张脸的表情,院子里的树
个个被击中,一地金的铜的翠的玉的叶子
不同的经历从相同事物上发生出来
宣告信和不信:即将到来的雪

半夜起,《哈扎尔辞典》翻到第几页
停车场一名中年保安,手揣一把
要被人折断的稻草,至于断在谁的体内
城墙角喇嘛寺转经筒摇晃的厉害
内壁的银箔自断筋络,散满天经卷

即将来的雪不可叙述,内心相似的
物种正搭建关系……一件善事或恶行
雪,都选择降至冰点予以掩盖
你要说的话,留在长而尖的冰凌之舌
我已至透明,走入壑渊的朱雀大街人流
2021.11.17

野山令

你画的山和我在一个断水村庄的后岭
相遇,白头芦苇,一群放逐的终南隐士
你一笔一笔拔出存于虚无之境的青槐树
黝黑的身子倾斜,天空的压迫灰而庞大
我和风,有逃逸出镜的嫌疑
彼此不见,死寂的山林有一地草叶的温存

有些地儿,注定是无人区、禁忌之地
神和鬼不作留恋,替你抵达这里
你的画能否复活?朝上大喊一声
惊起的老鸟与墨点,射中出神的坟丘

野山是有恩赐的,藏于高处的泉水
拯救山下生灵,一辆推土机开路上山
这枚方块铁字,笔画生硬
反向一撇一捺后,很快拐到莲花庙后面了
2021.11.17

落叶令

我在快速老去我的意志呈现完美
在枝头和邻居们一起绿得太久
恍然已过百年,初冬需要赞歌
喜欢我老去的颜色,不再一模一样
内心通透的样子,单纯、真诚又热烈
你知道我的沉浸吗,好像一场爱情
天空如此娇美,短暂而弥漫羞涩

一头银发从树下走过的女人
内心年青的爱人,我愿意献身
拍一下孤寂而柔弱的肩头……空中传过
“梆”的一响,开门的声音里
我燃烧着的脸和身骨跌断在
你因害怕,而轻轻抬起的脚前
2021.11.20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相关推荐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