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见反馈

张泽雄自选诗十首

今日好诗

2021-11-25 09:32:58



张泽雄:诗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作品见于《诗刊》《星星》诗刊《散文诗》《长江文艺》《芳草》《福建文学》《滇池》等并入选多种选刊、选本。获诗刊社全国诗歌大赛二等奖(2012)、诗歌月刊社全国爱情诗大赛特等奖(2014)、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二等奖(2018)、首届汨罗文学奖现代诗九章奖(2020)等奖项。长诗《汉于此水》入选中国作家协会定点深入生活项目。



张泽雄自选诗十首



真人


没有留下一页经文。崖壁上的梯子

在心里拆了;

也没有留下踪迹

时间不过是一个虚数。

宫观毁了又建

传说中的真人,没有开口

即便塑了金身。那只乌鸦一直在飞

那块云朵

仍在往一根铁杵里浇水


2021.2.1



空蝉


树枝上,一束光线锈住。一个形状 

空囊。肉体和声音

都没有留下。午后的一个玻璃瓶

它干枯得没有阴影,它随手

把自己的一件衣衫挂在树梢,像是道别

如此逼真。薄翼,和细微的脚趾

静止在时间的秒针上

往事蜷缩在一个空壳里,多么脆弱

又不堪一击

什么也没有了,一座空冢

它还可以,看着自己的灵魂

在别处游荡 


2012.2.15



天心石


拾级而上,至圆丘。天空被一个圆

一再模仿。而天心

就在圆心的一块石头上。天心之外

声音沿切线散开,许多弦外之音

就此隐匿;圆点上,方亮、我和友军

轮流站上去喊,声音从弧面折回

在圆点聚集,像一个靶子,被声音

反复击中。我们听到自己的嗓子

变粗,变成另一种声音。一种倾诉

隔着时空,被反复折断、叠加

直到消失;一块石头,就可以轻易

把一颗心掏空。


2012.4.20



大象记


万能的长鼻子,蒲扇一样的大耳朵

辽阔的吨位。山一样巍峨、笃定

与生俱来的王者气概

怀揣家族密码。缓慢、萌、爱心……

它们围着核心中的幼象,行进

或躺平,在睡梦里制造温柔陷阱

它们一路撒野、纵容

一路打家劫舍,踩碎、撞坏

吃饱了,拧开水龙头饮水、洗漱

人类小心翼翼,避让或指引

道路有多条,记忆是它们唯一的遗产

返回,还是继续北上

野象又开始背书

试图用次声波说出青草的暗语


2021.6.19



雪。或致毕加索


复杂的山峦、树林消失。

天空变得简单、安静

没有风,没有一丝杂音

只有远方的叮嘱。

雪是加上去的

泊在空白里,一层一层

从简单到陌生

再到厌倦

直到把天空漏掉。一块空白累积

一个平面叠加成立体主义

我在读一幅画

我在读一首最情诗。读远方

寄来的信物

它单薄脆弱的身体

又开始

一阵翻转、破碎……像在毁掉

一段俗世的情缘。从高处

又徐徐、安静地落下

没有声息。梦想在一块空白上

用它的侧面和棱角

保持灵魂的完整。

一个人的原罪、一幅画

在一块立体的空白上

终止


2018.1.26



站在雪天的门口


雪。站在雪天的门口

它在拟写告别词

它在重新找寻自己的身份

和归宿。无法减轻

更无法摆脱天空的联系

它灵巧、偏执,甚至一意孤行

在命定的时间里

降落;在人间的炊烟上停止

从高原到高原

从寒冷到寒冷。在海拔中贯穿

柔弱的视线;在温差里辨认

去年的嗓音。打开天空

沿途减下,身体里的雾霭

在迁徙中抵达

一根羽毛的重音。

或宽敞、或逼仄

总有一处寒冷可以栖身

它们收拢翅膀和脚印

散开,在一个个傍雪的水洼

驻足的白天鹅、黑颈鹤

它们游弋、追逐、吻颈、交额

它们迎风梳理羽毛

它们安静而专注……

短暂的喘息

它们优雅得不屑忧伤

雪,仍在测量一座座山的高度

它们如何赎回身体里的寒冷

它们怎么停止命里的修辞

和我的担心!

它们依然慢条斯理、优雅地

怀揣一只虚拟的温度计

在预约

下一段旅程


2018.1.28



尕海:高原的心坎

 

幕启。高处的穹顶突然终止、消失

没有一条船可以救赎

我们怀里的黑暗,纷纷溺水

高原,一个湖泊从阳光中跃起

又在一面镜子里安静下来

不易察觉的起伏,被一段经文隐匿

用一个湖泊抚慰。低垂的天空

广袤、辽阔、空洞……

这些别处遗失的词根,随一朵朵流云

反复迁徙、印证

一阵凉风。被我们内心的阴影转移

那些细腿长喙的水鸟

像是携带了卷尺、经纬仪

在测量尕海的弧度与胸襟

天空退到我们身后。

细碎的紫穗草、格桑花

青稞上的长芒。毡房。牛羊

甘甜的乳汁。将这爿高原繁衍、擦亮

草原把自己的一部分身体留在水里

一部分接通了白塔的尖顶。

真言泊于云端,整个下午

没有船和泳者驶过湖面

过滤。置换。给——

虔诚地维持一个海拔的平衡

宗教一样,为我们逃过宿命里的劫数

短暂。我们没有看到浪花涌起

平静的湖面,仍听到了

来自经堂起伏的吟咏。透明的光线

贯穿。一些破碎的影子

需要多么强大的内心才能修复

打开青藏。我的内心

被书页中的一朵云听到

天空只有一架梯子的距离。

云朵上的积雪

固执地在等下一个风口。一阵梵音

将我们完整呈现

落日的余辉从湖面折返

又投影在晚霞的流逝中。

我们在一面镜子里

等雪峰的倒影。雪线消失

梦里的征帆与旌旗,掠过高原的心坎

所有的喧嚣最终归于平静

我在担心你何时起身


2015.8.29



一只母鸡。或致郑因


一只母鸡,卸去胭脂与傍晚

它病入膏肓了。它不醒,它沉浸在一个梦寐里

 

穿鼻,捆翅,缠脚,溺水……

它不醒。哪怕一个空窝,几块鸡蛋模样的

 

石头。它耻于只会下蛋。它耻于让这么多日子

胎死腹中。它不醒——

 

在一种幸福的绝望里。一直。它的羽毛

不断减轻,它的体温被迫流失。它的目光暗淡

 

枯萎。它的孤独无法洗净

——没有人知道这是一种什么病

 

翼下,这些失而复得的卵。这些

失而复得的词根。这个唯一的药引子。它的死穴

 

它被击中。在生命的时刻,它先把

21个白昼抵押给夜晚,再把靠近胸脯的温度一一

 

交割。一只抱鸡母的修辞。就是抱窝。孵

它不知道孵化车间与现代化。它不知道自己只有

 

一只电灯泡的温度。可它是这群小鸡仔的

祖国与母亲。它孵出。它护着。它教它们捉虫觅食

 

它们寸步不离的围着它。直到——它们个个

翅膀长硬;直到它们全部离开


2013.12.20



秋天的副歌


想象枯竭。是否,我们已经

来到了尽头,甚至难以启齿、遣词

除了收集曾经散佚的妄想

来毁掉亲手砌成的宫殿。所谓风景

风一刮,都跑了。不要被谦恭的言辞

俘获:一轮皎月钉在空中

镀亮了周遭的孤寂;一湖秋水

正风言风语,泛光的珠玑深藏了利刃

何况草木一秋。宏大的叙事

五十多年了,终变成一棵脆弱的植物

秋天,通过一面镜子

我们最多取走了水中的树影。


2019.9.30



句号


在一个句子里出生、成长和衰老

这个标点,最后能否注销你的一生

我等在路口,读分读秒

幻想捉住几个瞬间

捉住蚂蚁、蝌蚪与谷粒

远处的河水缓缓退下薄衫

春天仍然被一些花朵虚拟、占有

身体陷入一件件旧事

只剰下词语之间的缺口

我不知道,人的一生要经历多少停顿

才能幸免。我们还在途中

还在一个句子里

等横竖撇捺,等顿逗省略……

漏下来的阴影


2015.4.10



        (编辑:张坚)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相关推荐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