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见反馈

余史炎自选诗十首

今日好诗

2022-05-20 09:21:56



余史炎,广东潮州人,潮州文学院专业作家。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潮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潮州市湘桥区作家协会主席。著有诗集《住在城市的角落》《不带尘埃的微笑》《他们不再言语》,随笔集《跟喝酒有关的事儿》。诗歌、散文发表于《诗潮》《作品》《广州文艺》《特区文学》《中国诗歌》《粤海散文》等刊





余史炎自选诗十首


我安然入睡


将床搬到夜的院子里

四周都有墙

要容许一片空白去等待

要坚持不至于无边

自然就是水的池那样大小

装下月的影子,但不在意

月是否存在,不在意

它的圆满和残缺

甚至把一切都遗弃在

时间的发梢里

我安然入睡,对于一个人

我总有所敬畏

我总无所顾忌

睡着穿过宁静的深夜

东墙又悄悄发白



巷口


无数次站在那里看落日

无数次想着那里群山青翠,与麻雀分享粮食

无数次坐在那里看着寨门上的“桂云楼”

无数次想着在此可以是画中的几百年

我在一个叫巷口的地方,拥抱这个世界

——活着的流浪,让我绕过寨前的池塘

忙着脚步,让她留下来安详地守望

一切不完整的灵魂必须依托肉体辗转他乡

时间是虚拟的,那里也随着我的苍老存在

巷口是个很美的名字,命书上的重逢

你必须在泪眼烘干之后用尽瘦弱的一生等待



小说


旅程太长,有些风景就乏力了

在成人的世界里可以继续享用时光的

总是那些漂泊的灵魂,而所有的安稳

都也是居无定所的过客所属

黄昏再度重逢,早晨的那枚太阳

有谁还回忆一生?从来没有人会

为自己的谢幕献花,没有人知道

为什么坐着也会满身尘埃

为什么遇见的熟悉也终究陌生如冰

是的,我们看着风景

不自觉地置身历史的废墟之中

与不确定的自己相对无语



金钱树

 

他最爱黄昏一盆静谧的金钱树

金钱的向往只是一种假设

他爱上美好的人相互馈赠的绿

无论什么时候,仿佛都有日光

让生命更加轻盈使其获得抽象的珍贵

劳碌,又有什么值得感叹的

那无非是一场面对外界的意外

他失去争辩的同时,对细小的事物

他爱得清澈,面对降温的五点半

一盆子的生长着的,一树爱着的

用尽时光中所有善良的想象



他们不再言语


他们已经枯萎,脱去枝上叶

我正在冰水之中醒来,长出身外衣


他们已经陷入僵局,远离喧嚣

我正在忙碌之中回望,接近暮霭


他们不再言语。他们

会不会再来抚摸我的童年



遗憾的事


一生最遗憾的事,就是没能看着母亲苍老

她到中年,越来越年轻,花的比喻就失去了意义

坐在沙发上,她看着潮州戏,泡起工夫茶

而我,多想枕在她的腿上好好做个梦

看她衰老,老得只能轻轻叹息,老得没有了牙齿

然后,在黄昏里轻轻抚摸来日的骄阳

——我已经没有机会了,没有机会看着

母亲苍老。一生最遗憾的事

母亲未曾苍老,未曾苍老得让我

把她当孩子一样,养着、哄着



偷听米莱的日记


米莱生活中的男人和女人

都热衷于她不分青红皂白的性感

她呼吸了很多新女性的热情

在两头都燃烧的蜡烛里

她承认无法永恒的事物发出了光芒

确实,世界可能嘲笑她

如果受苦,她承认那是她自己的事

她正在用一把小匕首残忍地舔柠檬

坚信最终的爱应该找到她并带来

我无法在日记中偷听她狂野的岁月

只在蝴蝶和唐纳雀的无意中

听见近乎图画书般的欢乐回忆

彻底享受她歌曲的果实

这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

如果出乎意料的话

我确信在这一个下午

曾响起了竖琴编织者的歌谣


*埃德娜•圣文森特•米莱 (Edna St. Vincent Millay) ,1922 年普利策最佳诗歌卷奖得主。



助眠酒


也许这样会好些

就把酒喝了

清晨醒来的时候

可以听见风

摇动着叶下影

整日都是工作之余

都是旁观者

像群星在高空上

庄严而悲悯



时间没有记忆


时间从不忙碌

他看你在忙碌中枯萎

时间从不休息

他看你在休息中喘促

时间他是什么呢

你从未见过那张脸

那声音也在黄昏消逝

身体紧闭成夜的时候

你站在灵魂门外

美人,你也别回头

——他从没来过

你的王,他还没出生

时间没有记忆

请悄悄为自己送行



晚宴


晚宴是最迷人的

可以安心接受一顿饱醉

来自四面八方的宾客

纷纷落在饭桌上

这是常有的事。主人脸上的光

身不由己的声音在开花

眼睛不停奔跑,今天谁邀请

那个低着头的人

他也满怀祝福。他看到

一群远去的马匹

桌面的草原空空荡荡

唯有未被邀请的女人在行走



      (编辑:张坚)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相关推荐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