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见反馈

黄希婵自选诗十首

今日好诗

2022-06-15 10:55:20



黄希婵
青年诗人,出版社编辑,北京阅读推广人。
1994年生于安徽黄山,先后就职于中信出版社、东方出版社。
曾编辑出版《银器掇香》《日本传统色》《威士忌原来是这么回事儿》等生活文艺类图书。负责英国“非布克奖”得主《生命暗章》、台湾知名作家李欣频《爱欲修道院》、著名历史学者张宏杰《历史的局外人》、科幻小说《犼先生》等20余部重点图书项目的推广工作。
个人作品收录于《中国90后诗选》、《星星》诗刊、中国青年报、新华网、十点读书、中国实验诗等媒体平台
业余从事诗歌和小说创作。
现居北京。





黄希婵自选诗十首



疯帽匠与爱丽丝


当你从这场绮梦中醒来

双手还沾有仙境的露水

那些在午夜被判决的罪名

我荡着秋千,一一细数

它们提醒我幻觉的真实


滚烫的名字

深邃的名字

白玫瑰般的名字

我将要淡忘的名字


这个名字,太过迷人

可以用来祭拜

可以用来焚烧

无限的空白潜藏其后

它熟透的芬芳

被风稀释在仲夏的夜空中

像是缭绕庙宇的香火

飘向你所寄托的另一方世界


与恶魔虚设的对话,

无数次在脑海中排演

你所不愿深究的细节

就让它变成自圆其说的七彩泡泡

下一秒,或许就有巨龙到来

戳破那段我们共同冒险的回忆


用力推开修道院的大门

我看见一位没有面孔的使者

披着白纱,缄默伫立

她靠近我,在耳边低语

……我的名字


那些过剩的想象力

是一种难以自愈的疾病

是你提醒了我

那年夏天,我跌进了一个兔子洞

差点丢失了最熟悉的姓名


写于2022.6.3



黄昏界


一场腥甜的海难过后

我发现我遗失了你

在黄昏的慌乱中,

我拿起放大镜,钻进影子里的洞穴

从那片原始森林开始

缓慢翻动每一块溪边的石头

叫醒那沉睡在花苞中的仙子 

只为寻觅你的足迹


你所熟知的五月的晚风 

是一个放荡的坏女巫

她侵入丛林深处,用咒符

破解了我大脑中的屏障

那些嗡嗡作响的声音终于再无遮挡

它们无限交织,层叠缠绕

犹如热带雨林的树冠,

遮天蔽日,让我无从承接你的回答


此刻,你在天空的哪一隅呢?

这样的失心疯,是不是你给我的警醒?

赶在日落前,我搬出了几首陈酿的诗

像赴宴的少女,伫立在化妆镜前

细细梳理那些让我怦然心动的词句

反复咀嚼那薄荷般的滋味

在微辛的清凉中,闭上眼回忆


让你轻盈的笑声

像一场在火光中苏醒的大雪

融进我焦灼的灵魂吧

让你捉摸不透的身影

像留恋于湖心的黑天鹅

映在我干涸的眼眸吧


当我又一次苏醒

你依然杳无音信

是海浪卷走了你的回声吗?

你的名字,我高声呼唤 

那藏在洞穴中的魔法师

最终忆起了上一场风暴的历史

昏黄的天空下,

有一种嗜糖如命的期盼

再次昂首挺起了风帆


注:黄昏界出自俄罗斯作家卢基扬年的科魔幻小说《守夜人》。它是一个与现实世界的平行的世界,只有少数拥有超能力的人才能通过自己的影子进入黄昏界。


写于2022.5.22



隔离区


你在崩溃时找不到可倚靠的词语

只有在大脑中划出一方隔离区 

将你的分身孤立

有千万只白鸟在上空盘旋

哀悼时的默契

有着你不曾想过的洁净

 

欲望破碎以后

世界无悲无喜

只剩下一些铅灰色的云

风从废弃的祭坛溜出

把它们吹成栅栏的形状

将你围绕,将你囚禁

 

还有什么可以打动你

还有什么可以照亮你的心

是更加狂醉的渴求

还是向死而生的爱情?

 

可在这样的束缚里

你找到了自由的欢愉

那些不曾被阳光眷顾的角落

收容下你的不安之心

看不见的精灵陪伴着你 

它从发霉的童话中飞出

借给你一根火柴

点燃那些你所不信任的词语


写于2022.4.29



灵光

 

只有在游离的时刻

在半梦半醒之间

我才能触碰到你

 

清晨时分

在残缺的酒杯里

我寻找你的踪影

沉醉看你

面纱褪去

更加清晰

 

又一阵空虚感

夹着花香袭来

让我无力动弹

想起昨夜,无人问津的黑暗里

你的灵光乍现

是一个无法被理性侵蚀的秘密

 

房间在变冷、发白

我用手指在窗玻璃上

画出一座花园

记录下那种奇异的芬芳

另一端的世界

会不会有纯白的茉莉

朝向春之幽谷

倾吐心语?

 

我只有以不染之心

才能探知你的温存

你来过的痕迹

你的敏感神经


触碰你,

一呼一吸

迸发的想象力

像是千辦莲花

漂浮在金色的海洋里

 

写于2022.4.19



母妖的摇篮曲


你曾用卵巢孕育一个个奇迹

在那个镶嵌了爱情的琉璃世界

一只幼兽,从你的摇篮爬出

它长有蜜糖色的眼眸

你以血液将它哺育

而它能吞咽下去的,只有

足以灼烧骨头的词语


我知道你的灵魂始终清醒

它毕生穿行于书籍

试图在那些皓白的书页中

揭开世界的真相

但它们狡黠,如巧言令色的男人

冲你张开一口利齿

上牙床:乌合之众、琼瑶、金刚经

下牙床:量子力学、托尔斯泰、女权主义

……


有一股看不见的力量在撕咬你

这场傀儡戏,发条持续旋紧

像变速的婚礼进行曲

那些凝固在你体内的

致辞、符号、仪式、祝福语

和瘀血块一同在碎裂


你突然想起

你曾见过白得一丝不挂的雪

在阳光灿烂到一塌糊涂的日子里

一边流泪一边亲吻土地

想起了在某个深夜

一只驮着自己屋子的蜗牛

默默地爬上你卧室的玻璃窗


而绝望不是失眠

不是冷却的夜

绝望是毫无裂缝的梦

是临界点

是降生

是沦陷


作为一位即将修炼成妖的母亲

你终于拿起左轮手枪

向世界之镜中的自己

开火


可这段动荡的联姻,

依然与你纠缠

如鬼影,一次次

嗥叫着将你打回原地


或许你终将学会安住

安住于分娩时的阵痛

安住于吞咽药片的夜

安住于你的复仇之心

安住于脑海中一次次的回音


写于2021.11



一头鲸搁浅以后


最后是被一道闪电击中,

倒下

在皲裂的大地上放弃挣扎

幻觉中有无数细密的泡沫簇拥而上

一种彻底的洁白将你淹没


最后,缺氧成了你另一种解脱

每一次的艰难呼吸中

沉寂的基因密钥被一一激活

为你开启一扇新的进化之门


失忆的巨人缓慢起身

四周夜色旖旎,涛声阵阵

听随那源自本体的天籁


远方的海洋开始苏醒

你确信你已感应到

它的召唤


迈开双腿,

他开始奔跑


轻盈地越过

渔网,堤坝

越过欲念横生的珊瑚丛林

越过一幕幕幻象

奔向那个流淌在血液中的

古老的约定


脑海中那座发光的岛屿,

在雾中向你敞开,逐渐清晰

在它的奇迹光景中,

你即将找回深海的记忆


“时候到了,可以退潮了”

他说


发光的潮水在他的眼眸中流淌


写于2021年6月25日



飞向月亮的剧作家


在你不假思索撕下的那一页

剧本的终章泄露

你看见你的背后插上了一把匕首

那是你此时无法想象的

一种快要夺眶而出的银色锋芒


致幻的沼泽地是你的私人剧场

在猩红的淤泥中,

尽情舞动双臂,你缓慢陷落

却乐在其中


来,继续下一章

在审判的帷幕落下以前,

没有谁是无辜

也不存在邪恶的角色

那双被活生生挖下的眼眸曾如此清澈

它们将是你向来遵循的好奇心的祭品


来,再往下翻动一章

你听见了愈加湍急的音乐

陶醉其中,写着写着打翻了墨

你已经预见,你的灵魂

从此背上了一筐石头

它会像一只衔着罂粟的无脚鸟

沉默着飞向月亮


写于2021年5月21日



恶魔花园

 

那种骨骼一般的纯白不属于你

天空裂开的午后

一种化名为爱的罪 

从高处坠落

然后变成黑色的沙尘暴

将你逼进一座无人涉足的花园

 

你嗅出了危险,

它缓慢而优雅地靠近——

魔鬼蹲下身子,向你发出邀请

和我恋爱吧,

我们可以一起做 很多很多快乐的事情

 

它身上缀满的鳞片在闪光,

像极了一场斑斓的恐怖电影

 

电光火石中,

你窥见了一位祭司的面容

你想起了你一度享受在人世的迷踪

让意志因那座花园而被削弱

你曾一而再地为了看清那道深渊

放下了祓魔的征途

 

所以,你选择性遗忘了

此身的悬空

昏暗的视野中, 

你又一次自愿成为

自我的叛徒

 

2021.3.9



虚拟极地


01

 

那匹白马带领我回到我的远古时代

最初的乐园里

我看见我与你如幼兽一般嬉戏

 

黑礁石山连绵一片

沉默着将我们环绕

外面的世界日渐朽坏

而我们毫无觉察

横冲直撞的率性像盲眼的麋鹿

在这无边无尽的金色日子里

蛇与苹果,

享有同一个隐秘的神谕

 

02

 

欲望四处逃窜,着火的苔藓

紧贴大地的心脏,肆意生长

在被这片苔原的阴影湮没前

我们依然像杯状的鲜艳花朵

采集各自的太阳光

 

极昼,我们灵魂相遇

一瞬间的火光,真实不虚

仿佛是太阳神在昭告

这里的白昼永无穷尽

没有肃杀之夜

没有黑色的玫瑰在燃烧

没有瘟疫、谜语和人皮面具

如影子一般在身后跟随

 

03

 

追逐着那束极光,

我们无意跌入另一端的世界

 

广袤无垠的夜空,

一个来自天堂的永恒之吻

坠落,它回荡在风中

将我们狠狠推向了

一种突发的极致境地

那种冰山雪崩般的,怦然心动

如此奇异

 

言语的尽头,有亘古的岩浆

在涌动,就像每当我们陷入幽暗时

格外鲜活的心跳

有火炬,巍然伫立于大地之上,

它熊熊燃起,仿佛在庆贺一场

伟大的胜利

你看,这火山一般,

瞬间迸发的热情,

那么美丽

 

呼吸愈发真切,在此时

在这光与影交接的极致之地

你与我蒙住双眼,心意虔敬

跪在各自的公转轨道

浴火重生,抑或毁灭

很久以后,

都将成为被人们述说的远古神话

……

如此奇异

那么美丽


2021.4



告别冬至


01

 

你又笑了,

在晦暗的树丛里,宝绿色的眼睛发出幽光

那是像柴郡猫一样狡黠的笑

你说,你是冬天衰老的开始

来了就老了

承认吧,再也没有什么能使这个季节变冷了

 

你的嘴唇轻启,说到“我们”,

——有时是复数,有时是单数,

时常向平行宇宙眺望的我,越来越擅长幻想

无数个我,就像一大片在晚风中痴狂的苜蓿

向着深红色的土地,扎根

等到夕阳沉沦之时

无数个我便会开始齐声赞颂,

那种血液奔涌的壮丽

 

02

 

世界也可以是一幅黑白分明的画

就像我的眼睛一样

只是,关于天堂的莹白,

你总是避而远之

为了嗑药,而逃去山脉背后的那个国度

剩下我,驻留在沉默的废墟中

 

就这样,借着黄昏最后的光线

我挖出了一些破碎的词语

让它们像昆虫爬过裂开的镜子般

爬过我的心,切开我的血管

 

而我将以此为食,然后去酝酿

一场完美的犯罪

 

03

 

当所有的星星都开始闪烁其词

天空之城的小夜曲也无从奏响了

只有一个颤音传来音讯

——时辰已到

 

我们已享有全然自由的意志

去吵闹,去倾倒,去坠落,去拥抱,

去给我们的牵绊画上休止符

一次性告别一切烦扰

 

04

 

看见了吧,在石头砌成的屋子里,

火焰正在舞蹈,

——黑夜里火光冲天的景象,多么美好

就像早产的春天在燃烧,

花苞、枝桠和雪,劈啪作响

 

而我们已看不清彼此的面庞

沉浸在彼此营造的幻影中,

全然地忘记那位恭候我们多时的死神

 

2020.1.3



        (编辑:张坚)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相关推荐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