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见反馈

多少事其实很纯粹 ——献给彭均宝霍州窑的儿子

诗歌

梁地 2024-07-01 14:14:25

多少事其实很纯粹

——献给彭均宝霍州窑的儿子

文/梁地

 

从古老的北方流来,向古老的南方流去

遥远的汾河,在陈村东头稍稍拐了一个弯

摇过芦苇,拂动菖蒲,照见婷婷的荷叶

几个顶着朝天辫的孩童,惊起一群灰黑的野鸭子

我不能说窑场不远的前方,包括窑场的窑垴上头

连绵向西,吕梁山脚厚厚细腻的黄土

我不能说,这一切的一切与你无关

天空碧蓝如洗,大中午天

你站在作坊正中央,远远瞅了一眼

八百年后正网络直播的霍州窑考古论证会

无声地笑了,笑容像极了踽踽的历史

随和,睿智,很深邃,也很苍凉

 

胎泥从你双脚和脚趾间被痒痒地挤出

釉水一点一点溅上你赤裸的古铜色胸膛

炉火通红,轻轻晃动木桌上豁口的酒碗

你缓缓摩挲一只刚出炉的皎白的瓷盘,瓷盘上

栩栩如生的水草水禽和汾河的波纹,两眼放光

像深情凝望着行将远嫁的爱女一样

兴奋,满足,幸福,带着淡淡的

刚入夜,天空一无所有

你又一次清晰地看到,八百年后

你一只瓷盘,正孤独地镇守在英国一个博物馆

另一只瓷盘,准确说,是几块破碎的残瓷片

正锐利地收割出席论证会一众专家惋惜的目光

 

在你把那个精白瓷高足杯放进特制的小木箱之后

在你用粗粗的草绳捆扎好几摞粗瓷碗之后

在你吱呀一声关好刚刚出完货窑洞的木门之后

在你轻轻拭去紧挨印模戗金工具箱上的灰尘之后

在你目送最后一只老鹳也振翅飞向南方之后

看着水中自己愈加瘦削的倒影,你深吸一口气

吼出一曲略带几缕楚越味道高亢的信天游

夜深了,西北风刮过高坡

你吹灭油灯,等待八百年后

专家中气十足的论断和雷鸣的掌声慢慢远去

附耳对我说,没被考古队员挖掘出来的那个存在

才更庞大,更有故事,更接近霍州窑的真相


写于2024-6-26


1:霍州窑,金元时期我国北方陶瓷手工业的标志性窑场和杰出代表。上世纪七十年代后期发现,2006年被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22年—2023年,在山西省文物局指导下,山西省考古研究院、北京大学、复旦大学及霍州市文物部门组成联合考古队,对霍州窑开展了全面、系统的考古调查和勘探,并经国家文物局批准,对霍州窑开展了有史以来的首次科学考古发掘工作。2024年3月21,霍州陈村瓷窑址成功入选“2023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2:《格古要论》(明代·曹昭著)记述:彭均宝,嘉兴西塘人,金元时期嘉兴一带有名的戗金匠,擅制戗金银漆器。元代受聘河北定州,所戗作品备受称赞,因同行相妒,离开定州,四处飘泊。经山西霍州陈村(今霍州市白龙镇陈村)时,发现此地能施展自己的才能,遂留在陈村,改进当地白瓷器物造型和烧造技术,创制出别具一格的霍州窑瓷器,齐名定瓷,一时名扬天下。霍州窑,因此又称“彭窑”。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相关推荐

评论列表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