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见反馈

臧棣自选诗歌十首

今日好诗

2021-01-20 14:45:30

       



上半场5首


獠牙

 
有一头,必须很尖,
可以像钉子一样
令世界产生可怕的漏洞,
却又符合真相的暴露;
即使在博物馆里,它被陈列得像静物,
它依然能向我们暗示
你的本能有没有开过刃;
在并未脱离整体之前,它直接听命于
肉体深处的一道闪电;
而当有什么东西真的被它刺穿,
一股异样的痛苦绝对
能迅速将你卷入那挣扎的形状。
的确很矛盾:人身上到底
有没有这玩意,一直就是一个谜。
有时,你会庆幸时间的獠牙
如此抽象,如此皎洁,
就好像一个盛大的空洞
如此漆黑,精确于人的虚无;
而月亮看上去像不像獠牙,
却只有酒后的浑圆,才说了算。
1998.9.



射箭运动


人的一生中仿佛
总会有那么一段时光,
年轻的心像一个兴奋的靶子;
即使鞋还没穿好,那天生的长弓
也会将你的体形绷得紧紧的;
时刻准备着,直到分身术
在你的身体取得了
新的平衡。你奔跑着,
像一个新入伙的猎手,而被捕捉的对象
似乎比爱情的豹子跑得更快;
第一只箭射出后,通常
你还会射出第二只,第三只……
或许在射出第十只箭时,你才会猛醒
在人和爱情发生更为具体的
特殊的关系之前,爱的本质
早已像一个被万箭穿过的靶子;
而你射出去的箭,在未来某一刻
会引来更多脱离弓弦的箭,
将你射穿在天地之间;
但没准,恰恰是这些深棕色的
梅花状的疤痕,可用来剥夺
死亡带给我们的耻辱。
1989.4. 1992.9.  1996.4.



刺痒


它最好来自野麦直立的穗花,
你已伸出在溪水里刚刚洗过的手,
但有点犹豫。
 
如果只有神秘的痕迹曾逼真过,
而影子必须靠边站,它不需要你忏悔
另一个我有没有惊人的忍耐力。
 
它最好没被祈祷偷听过,
它结过的疤斑看上去很美,且远远不止十次;
它最好没被青春的幻觉出卖过。
 
它最好无关你的记忆是否可靠;
它最好涉及一次蜕变,以至那陌生的摩擦,
犹如世界上最深的洞穴
 
在你的深呼吸里只是稍稍
显得有点错位;它最好意味着从陡坡上
滚落的石头仍会被西西弗斯稳稳接住。
1994.4. 1996.11.



猎鹰


在它的盘旋里,爱与死
并无特别的分野,但整个气氛
已如同琴弦绷紧;随着时光推移,
一个阴影也越来越锋利。
 
在我的脑海里仿佛也有
一个类似的盘旋,固执得像一个仪式
必须被履行;但我并不担心
我的奔跑会输给银灰的兔子。
 
如果我对它的指认
并未满足它在游隼和苍鹰之间
还有一个更准确的名称,
我也不会感到遗憾。
 
我的歉意只会留给
更原始的感觉:它用力撕扯
并吞咽那些条状血肉时
我不曾及早意识到人必须矛盾于牺牲。
 
即使我的双眼是被它啄瞎的,
我也不觉得我有资格宽恕它;
我只会祈求命运的火焰
不曾辜负过普罗米修斯的神经颤抖。
1996.8.  1998. 6.



高悬


我决定成为每个人
  ——阿尔蒂尔•兰波
 
澄明到皎洁的通体
也不得不服气;它升起来,
飘向一个充盈的自圆;
 
并轨之际,清辉已绵密到
每隔八千里,就有一朵彤云
刚刚没收过虎啸或斜塔;
 
而照耀本身意味着
它始终反对空心,并渴望那个对称
并没有因人世的险恶而失效;
 
冷酷的,并不是我们
很容易就意识到我们
已走到了人类的尽头;
 
时而收紧,时而放松
它布置我们的目光就好像
人的骄傲里有全部的秘密;
 
它早已试出黑暗像粗粝的磨刀石,
以及它的锋利的后果:
除了你,心并不需要别的奇迹。
1996.6. 1998.7.



下半场5首


深居简史


当命运车轮转过整整一圈……
  ——尼采

阵阵秋风如城门已破,
而诗的敌人并未长出新的獠牙;
凌乱的茅草凌厉在
轻微的迹象和背光的征兆之间,
反衬蛇影的跳跃越来越频繁;
粘着血污,散落的羽毛
勾勒着一次漂亮的逃逸。
 
最艰难的,心灵的选择
其实并未给心灵的起伏
留下充分的迂回。深邃比深远,
哪一个更缓冲?深渊里
怎么会有答案。好在暗号照旧,
人的简朴中始终藏有
人的最好的防御术。
 
我仿佛只抵达过一次;
难忘的经历,烂漫的余晖
像一次重彩的涂抹,引诱着
我的记忆应该能重现
我做过的所有的梦。我的女儿
走在我的前头,美如盛开的桃花
并不限于转世即将到来;
 
我的儿子紧跟在我的身后,放松如
虎头并不一定长在虎身上;
不管怎样,人的深浅构成了
崎岖的乐趣。而我的回归并非是要
满足全部的真实;更有可能,
我出没的次数并不少于麻雀们
曾在那屋檐下反复筑巢。
 
外观虽然简陋,但我的取舍
已堪比一次神秘的取悦;
我甚至不需要堵住它所有的裂缝;
只要在那里站过,从它的窗口
向外眺看过世界的风景,
就可以知道:它婉转过万水千山,
而且从未低估过人世的险恶。
2011年10月,2015年9月,2021年1月。



遇酒简史


把酒之前,青青山色
已判断过大是大非。万径的尽头
不见得万物就已尽收眼底;
顶峰之上,云烟的聚散中
苍茫也不见得就遇到过
知音有时会很低调。内心有悬念,
天大地大才会从醉眼中
流露出一道朦胧的裂缝——
轻轻一闻,澎湃已绕不过微醺。
假如通透意味着必须
才是更天然的落差,那么
纵酒之间,命运的无常
在比沉默更深蓝的骄傲中
已不值一提。再度举杯之际,
宇宙的邀请已悄悄见底;
一抬头,清秀的边地圆月
赫然列坐在无边的黑暗中。
微风拂过,寂静就可以滴香;
更何况这深沉的僻静中
牵扯到饮者和隐者太谐音,
我们的真实身份究竟
能否全然暧昧于很过客,
依然构成了我们的抵达之谜。
即使没有青春作伴,即便还要很久,
这弥漫的山雾才会散尽,
那古老的放歌也会将我们轻轻
安放在新的边界上;那里,
赤水奔流,波涛的格调
早已稳定在淡淡的琥铂色中。
2020年12月26日



蓝盐简史


不同于那些常见的
白色结晶,以及奢侈的贫穷中
你有一个关于人类的偏见
只能靠它来纠正;
 
首先,你得学会面对
你的伤口是蓝色的——
非常深,深到傍晚的空气
仿佛被神秘的疼痛狠狠稀释过;
 
清洗必须及时,以及最关键的,
抓一把,撒到伤口上,
你会听到一只亲爱的狮子
从你身体里发出过震天的吼叫;
 
它杀死过的东西,你不可再称之为
该死的细菌;即使穿过窄门时
遇到困难,它封存过的新鲜
你也必须永远都带在身上。
 
如果确实有点为难,它祛除过的那些油腻,
你可以用6克左右的灵魂来隐瞒;
但你必须学会感恩,它已将你卷入
新的精确,就好像它才是你的原味。
——赠蒋浩
2020年11月11日



灯芯草简史


更深刻更持久地为大自然迷人的真相所感动
  ——约瑟夫•康拉德
 
簇生的茎秆仿佛是为了
让你可以通过另外一种方式
在亲密的距离内看清
老虎的胡须。断流的河床边缘,
昔日龙鳞披身的河神的骨骼
只剩下晒得发白的石头;
唯有它们蓬勃生长,就好像盲目的野火
急需一批更任性的灯芯
你还会在人生的漫游中偶然听到
它们的吟唱吗?抑或那仅仅是
微风吹拂虚无的神经时,
又一次辨认,将你和这些蔺草一起
牵扯进几匹漂亮的野马是如何失踪在
命运的诡谲中的。也只有它们
会带来这样的触感:用手轻轻一薅,
大地的鬃毛已从你的掌心
摩擦出新的血印。而假如你的痛苦
真的源于缺少神秘的好奇,
它们甚至能治愈你的失眠:方法简单到
只需将它们煎煮在适量的清水中。
2020年11月7日



非常偏方简史


人类必须是让不朽的灵魂筛过的东西
  ——赫尔曼•麦尔维尔
 
就像从宇宙的隐私中抠出了
一枚金币,不及时
去味的话,发疯的月亮
会在今晚带来一次彻底的治疗。
 
从症状上看,灵与肉的冲突
早已落后于你的矛盾。
而浑圆本身一旦被悬置,
就意味着说服力已经发黄。
 
有谁见过眼泪的剪影
像秋天的峭壁?或者再远一点,
放飞的尽头,闪烁的星星就像发亮的
种子即将被一个错误磨成粉末。
 
好在掷出的骰子终于有了回声,
偏北风开始奏乐。落叶纷纷,
窸窣你有过一个精神的反差,
不亚于夜色已被冻成无边的黑冰。
2020年10月17日


       来源:微信公众号一零零一高地


      (编辑:张坚)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相关推荐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