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见反馈

拉斯克—许勒诗歌39首:在我们相识以前,我们的爱情已经漫游了彗星般的年代

译林撷英

2021-01-22 17:16:47


      


       埃尔莎·拉斯克—许勒(Else Lasker-Schüler,1876-1945),德国杰出女诗人,表现主义文学的先驱人物。生于埃尔伯费尔德一个富裕的犹太家庭。青年时前往柏林,开始从事创作。1902年,第一部诗集《冥河》问世,获得成功。诗集《希伯莱叙事谣曲》(1913)的情调萧瑟、孤寂,宠罩着死亡的预感。1914年出版短篇小说集《忒拜王子》,1932年出版剧本《阿尔图·阿罗尼米斯和他的父亲们》,剧中主张犹太人和基督徒和解。同年获克莱斯特文学奖。她曾与一些表现主义作家形成激进的先锋派文艺集团,并与戈特弗里德·贝恩过从甚密,写过许多献给贝恩的情诗。1933年被迫流亡国外,定居耶路撒冷。1943年诗集《我的蓝色钢琴》出版,献给“我在德国城镇中的难忘的朋友们──以及象我一样被驱逐而散居于世界各地的人们”。剧本《我和我》(1944)根据《圣经》教义和歌德的浮士德精神批判了法西斯主义。她的作品大多写对艺术的追求、博爱精神、宗教的虔诚和死亡,反映资本主义社会中因战争、经济危机、社会混乱和思想偏见所造成的人们的痛苦和幻灭。早期诗作大多为不规则的韵体诗,中期大多为无韵的宗教诗和情诗,晚期则以严谨的韵体诗为主。






混乱 

文/埃尔莎·拉斯克—许勒

星星惊恐而又苍白地 
从我孤独的天空逃离, 
午夜黑色的眼睛 
逼视得越来越近。 

在这死一般的孤寂中 
我再也找不到自己, 
在原始恐惧的灰色夜晚中间 
我感到与自己相隔几重世界。 

但愿痛苦能够悸动 
能够残忍地把我扑倒 
把我突然拽向自己! 
但愿创世者的冲动 
能够把我重新放在 
我母亲乳房下的故乡。 

我的母亲故乡空空荡荡, 
那里不再有玫瑰 
在温暖的气息中开放。 
……我想有一位最为心爱的人, 
在他的肉体中把自己埋葬。 

谢芳 译



逃离世界 

文/埃尔莎·拉斯克—许勒

我想进入无边无际 
退回到我自己, 
我灵魂的秋水仙 
已经盛开, 
或许回去已经太晚。 
啊,我正在你们当中死去! 
因为你们正用你们把我窒息。 
我想在我的四周绷紧丝线 
结束纷乱! 
充满迷惑, 
使你们不知所措, 
以便朝着我自己的方向 
逃离。 

谢芳 译





存在 

文/埃尔莎·拉斯克—许勒
   
曾经有过起伏的黑夜般的头发, 
它们早已不知被埋葬在哪里。 
曾经有过溪流般清澈的眼睛, 
在悲伤尚未成为我的客人之前, 
曾经有过又红又白贝壳色的双手, 
但劳作耗尽了它们的洁白。 
有一天最后那位将会到来, 
他将把空洞的目光, 
垂向我短暂的肉体 
他将抛掉我身上的一切死亡。 
死亡将深深吸入我的灵魂 
并且喝下永恒。   

谢芳 译





玛格丽特

文/埃尔莎·拉斯克—许勒
 
清晨因为悲伤而面色苍白,
这么多年轻的花朵已经死去,
而你,啊你已经死去,
我的心把一种思念哭诉到远方;
 
哭诉到开着蓝花的大海
没有目标的潮水之上,
我听见你的母亲
在我的血液里哭泣。
 
……我不得不经常梦见
你深邃的春天似的眼睛,
它们曾像野生的花蕾
从上帝般古老的树木上凝望。
 
谢芳 译





夏娃之歌 

文/埃尔莎·拉斯克—许勒

空气因为正在发酵的泥土而咸涩, 
赤裸的三月的树林充满渴望 
就像你——啊,但愿我能成为春天, 
能带着全部的童话在你四周盛开。 

但愿我的力量没有死去! 
我曾不得不承受所有随之而来的痛苦, 
我渐渐发亮的红色心脏 
已被隆隆作响的天空撕碎。 

而你的感官是冷静的, 
你的眼睛是两个清晨, 
你额头上的蓬乱金发 
发出红光,仿佛一些太阳正在把它喷洒。 

但你和我一样受到了驱逐, 
因为你曾降临到我灵魂的国土, 
那时知识之日的幸福正从我内心发出叫喊 
还有享受这幸福的极度恐惧。 

谢芳 译





悲伤之歌 

文/埃尔莎·拉斯克—许勒

黑夜是一只黑色的鸽子 
……你如此轻柔地思念着我。 

我知道,你的心寂静无声, 
它的边缘上写着我的名字。 

属于你的痛苦, 
来到了我身边。 

我无动于衷地收集, 
正在寻找你的那些幸福。 

我就这样把你生命的花朵 
继续运走。 

但我还是想和你一起停下脚步; 
两根时钟上的指针。 

啊,在沿着爱的方向被照亮的嘴唇上 
所有的亲吻都应沉默无语。 

从今以后天永远也不该亮, 
因为人们曾折断了你的青春。 

一个天堂 
曾在你的太阳穴里死去。 

但愿那些伤心的人 
能把太阳画进白天。 

但愿那些哀悼的人 
能把晨曦放在自己的面颊上。 

在云彩黑色的花萼里 
站立着月亮的蓓蕾。 

……你如此轻柔地思念着我。 

谢芳 译





我的生命之歌 

文/埃尔莎·拉斯克—许勒

请注视我饱经风霜的脸…… 
星星们将身子弯得更深。 
请注视我饱经风霜的脸。 

我的所有由花朵组成的道路 
都通向那些阴暗的水域, 
它们是曾经争吵不休的兄弟姐妹。 

星星们已成为白发苍苍的老人…… 
请注视我饱经风霜的脸。 

谢芳 译





片段 

文/埃尔莎·拉斯克—许勒

好奇的人们聚集在海滩并且狂妄地 
将自己和大海以及我这位女诗人相比。 
但沙子抹去了他们的空话。 
被大海高贵的湿气所浸润, 
我已在世界面前忘了世界。 
仿佛我正躺在上帝宽阔的手掌中。

谢芳 译





圣诞节

文/埃尔莎·拉斯克—许勒

有一次你在傍晚时分向我走来
轻柔地离开我所喜爱的星星
嘴里含着被期盼的爱情誓言
所有枝条已修饰一新地等待。
啊我知道,然后我将重新发光,
因为你点燃了我洁白的蜡烛。
“何时?”——自从遇见你我便问道——“何时?”
我用你的金发为自己剪出一个天使
以及对我而言早已化为乌有的梦。
啊我爱你,我爱你,
我爱你!
你听见了吗,我爱你——
在你认出我,我认出你之前,
我们的爱情已经漫游了彗星般的年代。

谢芳 译





爱情之歌
 
文/埃尔莎·拉斯克—许勒

请在黑夜来到我身边——我们将紧紧缠绕着睡眠。
我疲倦已极,因清醒而孤寂。
一只陌生的鸟儿在天色未明时已开始歌唱,
此刻我的梦还在同它自己和我搏斗。
 
花朵在所有的泉水之前绽放
花朵染上了你眼睛的蜡菊色……
 
请在黑夜穿着七颗星星的靴子来到我身边
并且在夜深时用我的帐篷把爱裹住。
一个个月亮从天空布满灰尘的箱子里升起。
 
让我们像两个珍稀动物一样在相爱中休息
在这个世界之后的高高的管道里。

谢芳 译





厄洛斯   

文/埃尔莎·拉斯克—许勒 
              
啊,我无穷无尽地爱他!
我躺在他的膝前
向着厄洛斯
诉说我的思念。
啊,我惊慌失措地爱他。
如同一个夏夜
我的头
血一般黑地垂向他的怀抱
我的双臂环绕着他熊熊燃烧。
我的血液从未燃起这样的大火,
我的血液把我的生命交付到他手上,
而他从沉重的昏迷的痛苦中举起了我。
所有的太阳都唱着火焰之歌
我的四肢
就像
已经发疯的百合花。

谢芳 译





本能

文/埃尔莎·拉斯克—许勒

燃烧的生命的力量驱赶着我,
我所不能抑制的情感,
以及呈现出形状的丝线,
像狼群一样向我袭来!

我迷失在散发着香味的阳光灿烂的白天......
黑夜被我的叫喊声震撼。
我的欲望像刑讯时的哀告一样呻吟
它挣脱自身的锁链而获得自由。

它乘着颤抖的、闪光的翅膀
飘向充满阳光的山谷年轻的怀抱,
它让自己被每一丝五月的微风征服
并且任由摆布地向自然投降。

谢芳 译





性爱的神经

文/埃尔莎·拉斯克—许勒

在所有热烈的白天炽热之后
没有一个黑夜属于我们……
晚香玉用我的血液染红了自己,
它们的花萼燃烧出火红的烈焰!
告诉我,你的灵魂是否也在黑夜呼喊,
当它从恐惧不安的睡眠中惊醒,
就像野鸟呼喊了整整一夜的时间。

整个世界呈现出红色,
仿佛生活广阔的灵魂在流血。
我的心像饥荒时的痛苦一样呻吟,
死亡正用红色的鬼魂眼睛凝视!
告诉我,你的灵魂是否也在黑夜悲叹,
被晚香玉浓烈的香气所环绕,
并且啃噬着彩色的梦的神经。

谢芳 译





自杀

文/埃尔莎·拉斯克—许勒

月亮在沼泽地里扮着放肆的鬼脸。
所有的行星都在沉闷地旋转;
但愿我已摆脱了这些行星!

我的心,一棵圣甲虫形的宝石;
缤纷的五月在我的骨骼里盛开
大海在彩带之间轰鸣。

但愿我已变成了一只母猫;
在傍晚血红满月的光照中
公猫溜来奸杀母猫。

黑夜是怎样充满残酷的渴望发芽——
它曾常常在我心中温柔地做梦
如今它已扭曲成一张鬼脸。

死亡自己也害怕裂成两半
它钻进它尘世的盒子,
——但我用我的爪子抓住了它。

谢芳 译





狂欢

文/埃尔莎·拉斯克—许勒

夜晚神秘地亲吻着
       长出花蕾的夹竹桃。
我们在游戏,在建造阿波罗神庙
并且踉跄着——胸中溢满渴望——
       投进彼此的身体。
夜空把它黑色的芳香
注入热气扩展着的波浪,
       一个个世纪沉落
       挣扎
       又重新闪着金光升起
       排列着镶嵌着星星的藤蔓。
我们和最幸福的幸福游戏,
和天堂五月的果实游戏,
在你蓬乱头发的狂热金光中
我深深的渴望唱出了
       叫喊,
如同一只黑色的娥原始森林的鸟儿。
年轻的天空纷纷坠落,
不可期盼的、野性而又甜蜜的香气;
我们撕下了身上的外壳
       并且叫喊!
被空气的果汁所迷醉。
我把自己连接在你的生命上,
直至它完全在它之中融化,
并且一再呈现出形状
并且一再融化。
我们的爱情欢呼着歌唱,
两首狂热的交响曲!

谢芳 译





爱的飞翔

文/埃尔莎·拉斯克—许勒

比起他爱我,我爱他多了三次风暴,
他的双唇突然发出叫喊,
就像张开的大地的嘴!
花园被五月的风所陶醉。

我们抓住彼此的手,
它们像戒指一样焊接在一起;
他和我一同跃向天空
向着上帝,直至呼吸渐渐消失。

此后一个闪亮的夏日来临,
仿佛一位满怀喜悦的母亲,
少女们如痴如醉地张望,
只有我的灵魂疲惫而又犹豫地躺着。

谢芳 译





感官迷醉

文/埃尔莎·拉斯克—许勒

你罪恶的嘴是我的死亡墓穴,
它甜蜜的呼吸的芳香令人陶醉,
因为我的美德已渐渐入睡。
我感官迷醉地从它的源头喝水
意志薄弱地沉入源头深处,
带着幸福的目光沉入地狱。

我灼热的身体在它的气息中发出红光,
我的身体在颤抖,如同一丛年轻的玫瑰,
被温暖的五月的雨所亲吻。
——我跟随你来到罪恶的荒蛮土地
并且摘下路上的红百合,
——即使我不能重新找到故乡......

谢芳 译





听着

文/埃尔莎·拉斯克—许勒

我在黑夜夺走了
你嘴唇的玫瑰,
以使女人找不到饮料。

那拥抱你的女人,
偷走了我的战栗,
是我把它们画在你的四肢周围。

我是你的道路边缘。
那与你擦身而过的女人,
将会坠毁。

你是否感觉到我的生命
无所不在
就像遥远的边界?

谢芳 译





献给异教徒吉泽黑尔

文/埃尔莎·拉斯克—许勒

我在哭泣—— 
我的梦落进了世界。 

没有一个牧人 
胆敢走进我的黑暗。 

我的眼睛不像星星那样 
展现道路。 

我总是在你的灵魂前乞讨; 
你是否知道此事? 

但愿我是一个盲人—— 
然后我就能想象,我躺在你的身体里。 

我会把所有的花朵 
放在你的血液旁。 

我富丽堂皇, 
没有谁能把我摘采; 

或者把我的礼物 
扛回家。 

我要温柔地把自己传授给你; 
你已知道称呼我的名字。 

请看看我的颜色, 
漆黑并且闪耀着星光 

我不喜欢冰凉的白天, 
它有着一只玻璃眼睛。 

除了你和我, 
一切都已经死去。 

谢芳 译





我的孩子

文/埃尔莎·拉斯克—许勒

我的孩子在午夜时分惊叫
并且发着高烧从梦中醒来
就像我充满渴望的青年时代。

我多想给他我血液的五月,
但愿我颤抖的心能裂成碎片。

——在月光的照耀下,死亡披着鬣狗的皮
悄悄溜过狭长的天空。

但花朵般纯洁的土地
在世界循环的声响中歌唱着青春。

五月的风,芬芳的上帝的使者
正格外甜蜜地亲吻我的孩子。

谢芳 译





秘密
 
文/埃尔莎·拉斯克—许勒

圆圆的挂灯像一个甜蜜的果实悬挂在壁龛里,
窗户上的两个玻璃人形微微活动,
他们身后的天堂树鼓胀起来,
我的双手从大理石桌子上苍白地落下。
 
一股浓郁的香味从傍晚飘出,
我们的快乐传到了远方
沿着明亮的方向……我们在一颗白发苍苍的星星上——
我们四个——我们在空气中摇摇晃晃。
 
你的眼睛充满泪水……我预感到,我是谁——
那温柔而光滑的用手臂缠绕你的身体并且有所觉察,
那在光亮中的低下头,觉察到了笼罩着我们的沉默,
我们的血液四下环顾,眺望开端的方向。
 
带着胜利的诱感,圆形的气息将我们环绕生命挥舞
经过了生命边缘,寂静无声的圈子紧紧抓住我们。
亲近试图躲藏到亲近里……
我的手臂像一柄剑一样在我们面前举起,
化为石头的符号从原始的谎言中挣脱而出。
 
外面下着一场苍白的、双目失明的雨
它在低沉的、毫无生气的询问中向上摸索。
我们还没有被蛇怀足十个月的胎
我们在它黑暗的蠕动中找不到目的地。

谢芳 译





我的漫游之歌
 
文/埃尔莎·拉斯克—许勒

十二个清晨的明亮之远
午夜的气息渐渐失去回声,
我的嘴唇已在骄傲的线条中和
永恒一起作好了构想。
 
昔日的事物朝着大门向下行进,
此刻我的灵魂正在溶解的光辉中飞溅,
它无比炽热的、白色的光
在我之前照射进未被浇铸之物。
 
我辽阔地增长,超越了所有记忆——
如此遥远的音乐——在斗争与宁静之间
升起了我的一道道目光,一座座金字塔,
它们是所有时间之后的目的地。
 
谢芳 译





我的戏剧

文/埃尔莎·拉斯克—许勒

他曾用所有散发着甜香的猩红色花朵
把我引诱,
我一夜也不能再忍受待在狭窄的房间,
我从他的屋前偷来爱情的面包屑
充满对他的渴望吮吸了一生。
如今一个苍白的天使躲在我的体内轻声哭泣,
我感到,是在我的灵魂深处;
他对我怀有恐惧。
在狂暴的天气里我曾见过我的脸!
我不知在何处,也许在黑色的闪电里,
我的眼睛仿佛冬夜立在脸上,
我从未见过更为深切的悲伤。

他曾用所有散发着甜香的猩红色花朵
把我引诱,
如今我的灵魂再一次痛苦地悸动
穿过所有记忆我被引领到远方。
请安静我的狂暴天使我的,
上帝请不要哭泣
请不要谈论悲伤,
我的痛苦无须爆发,
那根曾连接我与所有生命的丝线,
我已自愿地
还给世界。
在所有岩石的纪念碑上我的痛苦将会燃烧,
为了所有花朵的盛开熊熊燃烧,如同一道深色的禁令。
如今我思念我失明的被放逐的孤独
我将像拥抱我的孩子一样拥抱它,寻求安慰。

谢芳 译





序曲
 
文/埃尔莎·拉斯克—许勒

我们在爱情的前奏中已经分离……
你的话语还在我的心脏旁闪亮,
我们静静地消失在城市的喧器中
消失在九月傍晚忧郁的雾霭里
消失在抽泣的和弦声中。
但在短暂的爱情序曲中
我们已从这个世界离去
穿过乐园直至天堂之门——
无需永恒的爱情誓言
无需亲吻一蓝色的魔法般的谋杀。
而此后我们却像两个窃贼一样相互回避!
我们只是秘密地踏上
爱情曾给我们镀上金光的地方。
若我们保护爱情,它就不会冻死
或者在盲目欲望的平庸中枯萎。
若我将来有所知,我会痛苦地哭泣——
 
谢芳 译





过错

文/埃尔莎·拉斯克—许勒

当我们昨天相对而坐,
我被你的苍白,
被你面上的痛苦纹路所惊吓。
此刻,在你面颊的痛苦纹路上方
我的思绪离我而去。

我们的目光像星星的询问一样相遇,
这是金色的反复交织
而你的眼睛如同丝织的少女眼睛。
你张开双唇,为了告诉我……
我灵魂的颜色变得黯淡。

大火再一次沉闷地敲响我生命的钟
然后仿佛一片树叶一样皱缩。

谢芳 译





乡愁

文/埃尔莎·拉斯克—许勒

我不懂这冰冷
国度的语言,
也迈不开它的步子。

连漂过去的云,
我也无从解释。

夜是一个继母似的女王。

我不得不永远想着法老的森林
吻着我的星辰图像。

我的嘴唇已经发亮
诉说着遥远的事物,

我是你怀里
一本彩色的画册。

但是你的脸用泪水
织出了一幅面罩。

我的闪光的鸟
被掏出了珊瑚,

在花园的灌木丛中
他们的柔软的小窝变成了石头。

为我死去的宫殿涂抹圣油的人们——
他们带着我的先人们的皇冠
他们的祈祷沉入了圣河。

绿原 译





献给可爱的人

文/埃尔莎·拉斯克—许勒

我从你身体的金色草地上蹒跚而过
在爱情的小径上金刚钻碎石闪闪发亮
五颜六色的绿松石
同样通向我的怀抱
我曾不断地把你寻找
我的双脚在流血
我曾用你微笑的甜蜜消除我的干渴
然而我害怕,梦的大门
将会关闭
在享受一滴晨光之前,我寄给你
裹在蓝色云朵里的问候
以及从嘴唇上摘下的刚刚绽放的吻
在我如痴如醉地汇入清晨之前

谢芳 译





世界末日

文/埃尔莎·拉斯克—许勒

世界上传来痛哭之声,
好像上帝已经死亡,
铅一般的影子落下来,
沉重地压着,像坟墓一样.

来我们紧靠著躲在一起,
生命,在一切人的心里,
就像躺在棺柩里.

你!我们来深深地亲吻-
一种憧憬在叩着世界之门,
我们总得因这个世界丧生.

钱春绮 译





书拉密女

文/埃尔莎·拉斯克—许勒

哦,我从你的甜蜜的嘴上
认识了太多的幸福!
我已感到天使的嘴唇
在我的心头燃烧……
夜晚的乌云吞吸着
我的深深的香柏树之梦.
哦,你的生命是怎样在召唤我!
我怀著过度的心伤
即将消逝
消逝在太空里,
在时间里,
在永恒里,
我的心里将烧毁在耶路撒冷的
暮色里.

钱春绮 译





人世痛苦 

文/埃尔莎·拉斯克—许勒

我,燃烧着的沙漠的风,
已经冷却并且呈现出形状。
       
哪里是能够溶解我的太阳,
哪里是能够击碎我的闪电!

我,一个石头的斯芬克斯的头颅,
正愤怒地仰望上苍。

谢芳 译







文/埃尔莎·拉斯克—许勒

我们的睡眠里
响起了一阵微风,丝绸,
如同跳动着的花朵的绽放
在我们两个之上。
我就要回家
被你的呼吸所托举,
穿过中了魔法的童话,
穿过被掩埋的传说。
我带刺的微笑
和你最深层的表情游戏,
而泥土也来
依偎到我们身上。
我们的睡眠里
响起了一阵微风,丝绸—
和世界一样古老的梦
正为我们两个祝福。

谢芳 译





小牧笛曲

文/埃尔莎·拉斯克—许勒

棕榈叶像蝰蛇的舌头
跃进红色菖蒲的花萼,
弯弯的月亮偷偷大笑
仿佛森林之神的一只眼睛。
世界在土星的光束中
缠绕着生命
透过黑夜的梦
生命迸溅出紫红色。
啊!让我们在芦苇秆中
用灯心草把我们系在一起
并且用清晨的霞光
探索我们爱情的南方!
两情久长, 朝暮不忘

谢芳 译





给你

文/埃尔莎·拉斯克—许勒

我为此而哭泣:
在你的亲吻中
我无所感觉
我不得不陷入空虚。
一千个深渊
也深不过,
这巨大的空虚。
在夜晚最狭窄的黑暗中,
我考虑如何把这件事轻轻告诉你,
但我没有勇气。
但愿来一场南风,
能把这件事传送给你,
这样它听起来就不会冷冰冰
这样南风就能把它温暖地吹进你的灵魂
—几乎不可觉察地穿过你的血液。

谢芳 译





然后

文/埃尔莎·拉斯克—许勒

……然后黑夜带着你的梦
在星辰静静的燃烧中到来。
白天微笑着从我身边走过
狂热的玫瑰几乎难以呼吸。
如今我思念着梦幻般的五月,
思念着你的爱情告白。
我想在你的嘴唇边
燃烧上千年的梦幻时间。

谢芳 译





青春的悲伤

文/埃尔莎·拉斯克—许勒

你在我冬天的外壳下
感觉到了青春,
你在我死一般的寂静中
辨认出了青春——
确实,这就是悲伤
冬天的悲伤,在夏天到来之前,
在青春欢庆完自己之前。
啊,你!请从你血液盛开的鲜红中
送给我你金色的白天。
我的灵魂因饥饿而感到寒冷,
它厌倦了冰霜——
啊,你!请把你青春的血液
倾注到我的僵冷当中,
倾注到我虚假的死亡当中。
看吧,我已经等你
到了永恒!

谢芳 译





在我的怀抱里

文/埃尔莎·拉斯克—许勒

在我的怀抱里
沉睡着一朵朵乌云——
所以我如此悲伤,你最可爱的人。
我必须用天堂鸟的声音
呼唤你的名字
当我的双唇染上五彩的颜色。
所有的树木都已在花园里睡去——
包括那从不知疲倦的
在我的窗前——
兀鹰的翅膀簌簌作响
这翅膀带我穿过空气
直至你的房屋上方。
我的双臂环绕着你的腰,
为的是在你身体的光彩中
映照出我自己。
请不要熄灭我的心——
你找得到道路——
永远。

谢芳 译





一支恋歌

文/埃尔莎·拉斯克—许勒

自从你不在,
城市就暗了。
  
我收藏着
你在下面散步的
棕榈的影子。
  
我不得不一直哼着
一支微笑地挂在树枝上的曲调。
  
你又爱我了——
我该向谁诉说我的迷醉?
  
向一个孤儿或者一个
在回音中倾听幸福的新婚者。
  
我总会知道,
你什么时候想念我——
  
那时我的心变成一个孩子
啼哭起来。
  
在沿街每扇门前
我游荡着并且梦想
  
并且帮助太阳描绘你的美
在所有房屋的墙上。
  
但我缺少
你的形象。
  
我缠绕着细高的圆柱
直到它们晃动起来。
  
到处是红鹿,
我们的鲜血之花;
  
我们潜入了神圣的苔藓,
是用金羊羔毛做成的。
  
如果有一只老虎
伸展它的躯体
  
在把我们分开的远方,
像伸向一颗近处的星。
  
在我的脸上
早就吹拂着你的气息。

绿原 译





我沿着爱的方向徘徊

文/埃尔莎·拉斯克—许勒

我穿过晨光,沿着爱的方向徘徊,
我早已生活在遗忘中——在诗歌中。
这一点你有一次曾对我谈及。

我知道开端——
此外我对自己一无所知。
然而我曾听见自己在歌唱中啜泣。

蜡菊曾在你的脸上明媚地微笑,
当你在我们的旋律的爱的诗篇中
将各个民族浸润并且举起。

谢芳 译


    来源:微信公众号诗歌


  (编辑:张坚)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相关推荐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