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见反馈

一个煤矿工人写的诗,不忍读完……

今日好诗

2021-04-01 10:44:55


煤矿工人的一天(组诗)
榆木
 
下 井
 
我们排起长长的队伍,像一条长长的巷道
有时候,我们拥挤在一起就像一堆煤
 
不管怎样比喻,我们都是背光而行的人
 

名 字
 
在地下,我从不敢大声喊你们的名字
我害怕这黑乎乎的巷道悄悄地记住你们
 
因为我的亲人,就是被这黑暗给扯住的
至今,还没有回家
 

我坐在回风口
 
西二回通往变电所的回风口。风很小
我靠着煤帮坐下,什么也不想
 
我就想看着远处,一束灯光打进黑暗里
两千多米长的巷道,这光显得太小了
 
 
理 想
 
他说:还清房贷,我就不干煤矿了
他说:存上十万块钱,我就不干煤矿了
他说:给孩子攒上结婚钱,我就不干煤矿了
……
他们都这样说,一心想着离开煤矿
十多年过去了。在六百米深的地下,他们
依然被黑乎乎的巷道紧紧地咬住
 

故 乡
 
在泵站,跟皮带司机聊天
我们都在想,现在井下巷道的位置
在地面走到哪里了
 
东翼走到卧虎庄了。那会我才二十岁
西翼现在到了端氏镇。我三十岁了
再过几年,我觉得,我们就能从井下
走到故乡。我们突然大笑着,眼里都挤出了泪珠
 

爸爸,别下井
 
“爸爸,别抽烟
爸爸,别喝酒”
 
两岁的儿子在视频里对我说
好吧。这些我都能答应你
 
“爸爸,别下井”
 
而我却半天不能回答你
因为,我戒不掉生存


一个煤矿工人的感想


我们的身体里是不是藏了太多的黑暗。所以
才把人间仅剩给我们的一点光芒带入地下,交换
我们的生命里是不是放不下太多的光明。所以
一盏矿灯在地下便给了我们足够多的亮光,生存
有时候,我们也在想:什么时候离开煤矿啊
可我们清楚的知道,脱下这身工作服
我们就养活不了这个家
我们的这辈子是不是向每一块炭借来的。所以
今生的时光我们都在身不由己的偿还,直到身骨颤抖
我们的亲人是不是也欠给光明一次黑暗。所以
她们的生前就已经把挂念托付到地下,没日没夜
有时候,我也很高兴:孩子能叫爸爸了
可离开家的时间久了,再回去
他又得重新学习“爸爸”这个词语
我们的日子究竟是不是一块块炭堆积来的。所以
当我们把一座大山挖空的时候,为何我们所剩时日不多
我们的暮年是不是真的不需要煤的留恋。所以
当我们风烛残年,为何还要把一颗像煤一样黑的药
磕进身体里.......


镜头里的透水事故  


不得不说。这是一次成功的井下透水救援事故
被困七十二小时的三名矿工,成功返回人间
在此次救援中,该矿井动用五台高压水泵
临时接排水管三千多米。救援人员一百多人
领导亲临现场,奋战三个昼夜。这些冷血的数据
完美的转移了人们,对事故发生原因的深究
因为人命关天,因为生命大于一切。而在这个
仅仅用时一分三十秒的镜头里,我们看不到的是
三名矿工,在凌晨一点就已被救援队找到
临时安置在距离地面一百米的副井底,等待
等到领导们开会完成布置,等到记者们全部到位
等到镜头拉到黑乎乎的井口上。最后等到的
才是他们。上午八点一刻,他们被救援队
急急忙忙抬出井口,抬进镜头里的救护车上
然后,我们会看到现场的人们在鼓掌、欢呼
一个激动的声音传来,历时七十二小时的
全力救援。目前,第一名矿工已成功救出来
从现场指挥人员那里了解到。十五分钟后
第二名,和第三名矿工也将顺利升井


煤矿工人的一天

 
七点刚过,我们在一根烟上做了祷告
走向井口。而此刻,我想起家中熟睡的孩子
他的梦依旧还是那么长。八点半的时候
采煤机发出轰鸣声,黑暗将会在此多出两米
而这时在西村,母亲哮喘病正在发作
舒利迭的药效一再推迟。十点钟的时候
工作面顶板下沉,液压支架将我们替换出来
而卖菜的父亲,此时正蹬着三轮车回家
车子颠簸的响声比风声还大。刚到十二点时
我们重新被带回到工作面,怀中的烧饼还没捂热
而这时喜林坐在村子的槐树下,裤腿挽了老高
一锅打翻的开水也没烫疼她。两点的时候
瓦斯报警仪咳嗽了几声,我们依旧把煤送到皮带上
而在地面的监测系统,瞬间就把数据屏蔽了
似乎瓦斯高并不存在。四点多的时候,我们
把溜槽抬到巷道里,煤也需要一条通向人间的路
而此时谷地里,一群麻雀飞来。金黄的谷穗
弯腰接受洗礼。下午六点的时候,我们坐在
更衣房的长凳上,沉默来自六百米的地下
换衣服洗澡的时候,从怀里掉出来的
是西村升起的月亮


写给我的矿工兄弟们

 
01
白天,我们在矿洞里。晚上,我们在矿洞外
所以,我们的黑夜比白天多
 
02
我们选择了煤矿。但从来没有人告诉我们
我们也选择了死亡
 
03
有人说:我们吃的是阳间饭。干的是阴间活
 
04
我们从不知道,疼是什么。因为
我们从大山的身体里抠下的每块煤
大山从未喊过疼
 
05
我们的每一天,都在跟这个世界告别
所以,我们才会小心翼翼地活着
 
06
如果某天,我们也留在了矿洞里
大可不必悲伤。因为,我们
欠这片土地的。总要还
 
07
要么活着。要么死去
而我们恰恰是在活着中死去
 
08
当别人问我多大的时候。我就想到百米深的地下
再过几年,就能从井下走到我的故乡了
 
09
下班了,就先给家人打个电话吧
因为,等待比死亡更可怕
 
10
如果,我们有来世是不会选择煤矿的
可是我们没有。我们只有今生
所以我们选择了生存
 
11
给妻子,和孩子写一句话吧
妻子:好好带孩子
孩子:好好学习。一定不要下煤矿
 
12
天气好的时候,我们就到外面走走,晒晒太阳
可是,天气好的时候,我们不是在井下
就是在睡觉
 
13
我们的身体里没有多余的部分。可是
老王,你为什么把一条腿留在了矿洞里
 
14
佛说:我们在井上是人。在井下是鬼
 
15
我们的一生,在黑暗里活着。
在黑暗里死去。所以,我们没有明天
 
16
善待一切吧。人间。天堂,和地狱
我们生前已经去了两个地方。人间,和地狱
死后,我们必会去天堂
 
17
煤矿给了我们一种生活方式
我们给了煤矿一生
 
18
那些选择煤矿工的女人们,你们也选择了孤独
我们能忍受煤矿的孤独。而你们未必能忍受人世的孤独
 
19
有钱能使鬼拉磨。所以,我们一直在拉磨
 
20
我们从井口看到的天空,就是我们的世界




选读完榆木这组诗歌,久久不能平复。
一个人,生存在这个世上,多么不容易,一个人,背负着家庭和责任前行,再苦再累,也要咬牙坚持着。榆木,一个煤矿工人,一个在矿井里“写诗”的青年诗人。
读榆木的诗句,是震撼的,里面透露着太多的惊险——矿井下有黑暗,有未知的险境,死亡之手似乎随时都会把人拖走。
读榆木的诗句,又是辛酸的,这是一个来自民间最底层的诗人的故事。一口矿井占据了他大半部分生活,为了生存,他不得不进入角色,他不得不一次次在下井前祈祷,祈祷上天仁慈,因为井下,有绝望又有希望,希望是望着井上的天空,那里有割舍不下的亲人。
读榆木的诗句,其实你是读他的人生,你甚至不忍心读完。
诗歌似乎给了这个矿工一点亮色,给了他勇气和精神寄托。
所以当榆木发他的诗歌给我选读,我毫不犹豫给了头条。
如今的大刊名报,头条基本都是给著名诗人,主编编辑,主席会长……其实,这些人真的需要这些头条版面吗,他们真的有那么急迫,比像榆木这样在基层挣扎的青年诗人还需要吗。
像榆木这样的扎根在民间无人问津的诗人,还有很多很多,我们能做的,就是目送他们去更高的地方,给他们掌声,给他们拥抱,去给他们诗歌的希望,给他们生活以外的一点小光芒、一点小温暖……(吴焕唐)


      来源:微信公众号: 读一首好诗


     (编辑:张坚)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相关推荐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