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见反馈

李浔自选诗十首

今日好诗

2021-04-08 08:06:45


李浔:1963年生。毕业于武汉大学中文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浙江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湖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出版多部诗集和一部中短篇小说集。曾获《诗刊》、《星星》、闻一多文学奖、杜甫诗歌奖、第五届中国好诗榜奖等。诗集《独步爱情》、诗集《又见江南》获浙江省第二届、第四届文学奖。1991年参加《诗刊》社第九届青春诗会。



李浔自选诗十首


在峡谷

在峡谷,深陷在仰望中
这是一种深与远的姿态
天已高远,不会有更年轻的深了。

在想象中,理想一直在寻找着落点
可以是时间、可以是色彩、可以是一个人。

如果想象已嵌入一个人的记忆
那么,裂痕是不分前后
清醒,更会让任何事都越陷越深
直至让世界成为自己狭隘的一部分
2021-2-11(除夕)于湖州和顺居


规矩

即使是南风吹过了头,这片阔叶树林
它仍不会蔓延至针叶树的地界。

没有节制的人,尤其要向羊学习
即使是堕落的春,群草涣散,羊始终有端正的吃相。
2020-1-29(初五)于湖州


为时已晚

一个被光明所累的人
他不能再顺从光了
这片树林就是他停下来的理由

夕阳,斜斜细细地布满了林子
让他仿佛身处在一只疲倦的鸟巢中
2019-7-25于阿恰勒


对一座山安静的兴趣
 
远远看去,这座山非常安静
但有人告诉我那里有未知的风景和凶险
 
想了解一座完整的山
我必须要认识这里的媚俗的花,牵强的籐
无条件的阴暗面,树叶错位中的天
它们各自偏安一隅,独立又完整的寂静
让我左右都不能安静
 
一只飞过的鸟,让完整的平静有了裂缝
有人在另一座山上,看见我所在的山
那里,有被自己的寂静吓了一跳的人
2018-2-15于湖州


白鹭

一只白鹭在湖边看见了自已玉立的身影
叼洗着洁白的羽毛,那么专注
仿佛这一刻是真正的目中无人。

湖边还有我,一个对美过敏的人
专注着另一个专注。

现在很静,我一直在等白鹭飞起来的样子
不会飞的人,用一生在看飞
仿佛这专注已目空一切
2017-4-4于湖州


草帽歌

我只能慢慢道来。话说
那条来路,它的前世早已被草咀嚼
但我还是看见,揭竿而起的泥腿子
像那只蜻蜓一样,没有耐心的
革命。至今我记得,你们怕更大的风
怕风会吹走压在草帽里的,一张小额银票
哦,就是那顶草帽,虚掩着
耷拉着,破败着。在风起云涌的日子里
遮住了许多脸面的草帽,让每一个朝代
散发出幽默或神秘的气息
如今,在我不痛不痒的叙述中
那些菜刀,锄头,晾衣竹竿
仍在所有人的家乡,代代相传
我不能再说了,草帽
已成了口号,也许还是时尚
它的事迹,会让我说上十个朝代
掀起他们的草帽吧,一脸无辜的人会告诉你:
在这条来路上,喜欢草帽的人
正在日夜兼程
2016-4-16于南疆柯坪


三伏天

三伏天已没有远方了,血无处可逃
体内那颗老于世故的心,沉坐在想象之下
像潜伏在河边的老村庄
很多年前,远方的路只在身上走了一圈
回流的血就彻底忘掉了上游
如今太阳太毒,知了太吵,无知的人血性太多
往事浑浊,想象炎热难忍。刮砂吧
直到那片牛角骨刮过你平静的表皮时
一身的罪过已被血刨过
2015-12-22于南疆柯坪


和草在一起
 
一棵无人辩识的草,终于高过你的膝盖
再高一点的地方,只有蚊子
它们幸福地飞翔
吃牛血,喝露水,看夜慢慢长大
和草在一起,你开始潦草起来
不关心政治,不赞美风花雪月
在缺少人气的夜里 
听虫子叫着亲爱的朋友
和草为伴,这一切都和人无关
你随着风一次次放低腰身
终于感到再也不会无地自容
2014-12-26于湖州


钉子

无力的钉子在地上多么像一粒粒种子
它们会发芽吗
你的疑问就是一只钉子

榔头把钉子敲进墙面或木头的瞬间
你应该记得这沉闷的声音
这是强行进入的行动
是思想和行动结合的声音
尖锐的钉子在里面己见不到光了
没有光明的钉子挤在陌生的地方
仍然钉牢了尖锐的初衷
但谁都不知尖锐是什么模样了

是的,你尖锐惯了
那颗坚强的心,是谁把它削尖
又是谁,把没有阶级的钉子
敲进一直木讷的身体
 2010-9-30于湖州


擦玻璃的人
 
擦玻璃的人没有隐秘,透明的劳动
像阳光扶着禾苗成长
他的手移动在光滑的玻璃上
让人觉得他在向谁挥手
 
透过玻璃,可以看清街面的行人
擦玻璃,不是抚摸
在他的眼里却同样在擦拭行人
整个下午,一个擦玻璃的人
没言语,没有聆听
无声的劳动,那么透明,那么寂寞
 
在擦玻璃的人面前
干干净净的玻璃终于让他感到
那些行人是多么零乱
却又是那么不可触摸
 2004-6-12于湖州



      (编辑:张坚)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相关推荐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