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见反馈

胡翠南自选诗十首

今日好诗

2021-06-10 08:00:00



胡翠南,笔名南方,南方狐。作品散见于《人民文学》 《诗刊》 《诗歌月刊》 《星星》 《诗选刊》 《汉诗》等。出版诗集《重蹈覆辙》(2004),诗歌合集《客家五人诗选》(2018),诗集《南方狐》(2020)。2009年获张坚诗歌奖暨年度诗人奖。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现居厦门。




胡翠南自选诗十首


@ 荒谬①

冬天需要保护的
是一点火种
无论听到世界怎样的叫喊
魔鬼们做出疯狂而又出格的举动
你不可轻率交出自己
哪怕像一列开往余生的火车深陷雪地
也请你庄严地守护雪地
春天是什么?
于我这样肤浅的人来说
春天是无数妄念在喊叫

2021-1-7


@ 荒缪②

“无法得到”
这个感觉是确切的
因为过于真实
让“感觉”更加自负甚至
凌驾于感觉本身
最初我只是喜欢一个人
但他喜欢上别人
而我得到失望
以至于深深的失望
以至于我想要一个孤老终生的庭院
至今无法实现

2021-1-8


@ 荒缪③

琐事的记录越多越是繁琐
越是不忍遗弃任何一个
它们是隐秘而个性十足的军团

但堡垒总是从自身开始坍塌
就像街头那个失控的人
一路狂奔一边捂住沙漏的身体

2021-1-8


@ 荒谬④

为什么要写诗
至今仍是一个迷
诗人宋尾说
“诗要留下沉默”
我坚持每天写诗
写诗是荒谬的
就像“鲸鱼安慰了大海”*
我意识到的诗如此清晰
它在沉默
像一个哑巴说话
一开口就看不到了

2021-1-8

*引用诗人燕七的诗句。


@ 荒谬⑤

当语言中所指的事物
背离了事物本身

塔的建筑是必要的
它具有一切追问本源的意义

什么时候抽空这座塔
当我一个人在湖边苦思冥想

当水泡突然裂开
被一阵风迅速抹平

2021-1-9


@ 荒谬⑥

当我自以为理解一切时
正是噩梦的开始
它们迅速瓦解
在另一个世界中重新确立
令语言难以企及

当我不得不将自己孤立起来
“那是一个精神病人”
有人指着我的鼻子
指着虚幻的身影
并打算一路穷追猛打

重要的是
我发现他追逐着自己
满世界团团打转

2021-1-9


@ 荒谬⑦

在镜头里
抓住一个,又一个瞬息
依附于“存在”。“有”。
就像一根丝线穿过针眼
我在针眼中创造生活
写诗并想象针尖以外的无限

2021-1-9


@ 荒谬⑧

枯枝和新叶都能叫醒一个人
早晨我在小区庭院中
为两种景象驻足
冬天的院子格外宁静
小子们还赖在被窝里
脚底也许仍踩着滑轮在兴奋中疾驰
当他成年后
影像会雕刻于疲惫松弛的身体内
到那时已经是两个人了
他已经撕裂了一半灵魂
另一半仍在睡梦中
几近于无

2021-1-10


@ 荒谬⑨

我和寂静同时陷入一种空旷
和你和周围看见和不可看见之物
和湖水,在湖心忧郁着打结
一只猫带领着空旷越上房梁
进入到什么也不曾有过
想是必然的
想就是一无所有而一片雪花在地球上空
飘浮着

2021-1-11


@ 荒谬⑩

有些人突然就走了
我不能说他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
他自由了
为此空出了一个世界

它被完整地燃烧过
没有人可以从里面走出来
也没有人走进那里

它的门和窗户无人使用
在新鲜的空气中
像两件古老的玩具

2021-1-11


       (编辑:张坚)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相关推荐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