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见反馈

浓墨重彩,尽书“人民性”大我情怀

诗讯

2021-06-10 14:21:28

  ——评王修彬先生诗歌作品集《托起太阳》

  李智

  王修彬先先,是著名的作家、诗人、新闻高级编辑、中国作协黑龙江省作家协会分会会员。他一直工作生活在煤城七台河。多年来,他有近400篇文艺和新闻作品在国家省级报刊上发表,获一等奖的文艺作品就有30余篇。诗集《托起太阳》是诗人2000年结集,由中国国际广播出版社出版发行。

  斗转星移,岁月流转。转眼之间距离《托起太阳》出版发行已有20多年。今天,值此中国共产党建党一百周年之际,我们重新打开这部美学品质与思想感情品质颇具独特分量的精品诗卷,再一次阅读和品味诗人的这部颇有品格的诗集,一次次赏读这部具有着鲜明的、大写的“人民性”精神指向的诗歌力作,再一次走进诗人的心灵思想情感的深处,深入贴近诗人的诗美视域,重读那一章章、一首首、一行行激情如火的诗篇,仍然会让我们热血奔涌,感慨万千。仿佛我们又走进了诗人所经历的历史、人生、生活与岁月的深处,在诗人对生活与缪斯灵感的独特的思想感情的诗意提炼萃取中,去体会和感知诗人内心的情思激荡与灵魂深处的审美世界。我们在这部诗集里,一首首、一行行、一个个宛如珍珠钻石般光芒闪烁的思想与情感精心编制锤炼出的诗美文字里,去深切感受诗人对七台河这座闻名中国的矿山生活的挚爱,去体会一位值得我们学习、研读、感受的诗情如火的记录时代生活之美的大爱情怀。

  《托起太阳》中的诗歌作品,不仅仅是王修彬先生的一部成功的诗歌作品结集,更是龙江文坛及我国当代文艺与文化建设上最为宝贵的文学艺术财富。如果我们全面去评论和理解《托起太阳》这部诗集,就本人的个人文化修为实在力不从心。可我们去评论一部作品,就一定要站在适当的高处,去认真地深入审视作品的全部精髓。可在名篇巨作面前,我真的很局促,无奈,只能借巨人的肩膀一用,就《托起太阳》这部诗集所呈现出的两方面的文艺特质,发表一下自己粗浅的认识。

  一、 作品紧扣时代生活脉搏,尽书“人民性”精神价值指向的大我情怀。

  可以这样说:诗歌集《托起太阳》的诗歌作品,是一部在文艺“人民性”精神指向下,用诗歌和诗学审美的艺术形式,对伟大时代生活的一种十分出色的、优秀的、精品的、经典的、诗化了的诗人创作。我们知道,百年中国文学,百年中国文艺,以及百年中国诗学,对于“人民性”这一重大文艺性问题的探索与创作实践的不懈追求,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也成为衡量一个优秀诗人和优秀作家作品精神结构的重要元素与创作成就的重要尺度。毋庸讳言,习近平同志新时代文艺思想,究其本质而言,就是关于马列主义文艺“人民性”中国化的具体的系统论、方法论以及全面阐述。就中国现当代马列主义文艺思想的党性和“人民性”来说,它上承毛泽东和邓小平为代表的“二为”方向文艺思想之源。

  中国当代文学中的“人民性”精神指向,如果从其承载主体的文学史发展脉络来看,脱胎于延安文艺传统的“十七年”文学,历经20世纪80年代以来的文学启蒙、寻根文学、新写实与底层书写等,均体现着丰富多样的人民性内涵。诗人王修彬先生作为一位重要的坚守现社会主义实主义、崇高现实主义、积极浪漫主义、积极现实主义诗学与文学的审美性、文艺性为特色追求创作的诗人作家,诗人的这部《托起太阳》诗集中的作品,和诗人后来创作的以诗歌《祖国万岁》《七十年,七台河与祖国一起走过》为代表的等诸多文艺作品,在改革开放以来当代文学的“人民性”视野中更具典型性。这不仅在于诗人的文艺创作,首先关注了大变革时期诗人历经的社会时代生活,书写了诗人所感受的大写的人民的生存与生活、奋争与劳动者和“人民性”,从时代的高度反映了改革开放中国生活。在诗人的笔下,诗歌歌唱英雄、歌唱人民、歌唱美好和奉献与牺牲,歌唱劳动者、歌唱和礼赞伟大的时代变革和时代生活的光辉与光芒,诗人的“人民性”文学和文化要素内涵,具体呈现和落笔在诗集里的一首首优秀诗歌作品中。而且相当有品质地展现了“人民性”的精神价值指向性上。以今天和现在的目光看,诗人的诗歌创作,在现实主义的创作方法、对传统文化的现代转换、在抒写人民创造历史的情感基调等方面,丰富了中国当代诗学“人民性”书写的审美追求及其精神价值指向和取向。

  《托起太阳》展现给读者的是矿山如火如荼的现实生活。诗人像一名战士,他一直站在桃山之巅,时代的潮流、生活的主流和主旋律上,胸中装满了对矿山、对生活、对祖国的大爱,眼光在搜索着矿山的每一个角落。任风起云消,诗人一直苦苦思索。也许这就是诗人始终能紧扣时代的脉搏,始终坚持正确的创作主题与主旨的原因吧。诗人的胸怀是搏大火热而深沉的。诗人不同凡响的地方,就是他成功的把自己的个人审美情怀,全部揉进了这个伟大的时代。整部诗集情感热烈,激情饱满,情感的表达更是淋漓酣畅。但通篇“小我”的情感一直都在“大我”的“人民性”精神情感中飞扬起伏激荡。没有个人情感与痛痒的哀伤及其肤浅的叹息,字字句句都是在为人民诉说,为时代而歌唱。

  诗人思维敏捷,目光深邃透彻。具有洞穿人心灵的思想力度。不论是高歌的赞美,还是深深的忧虑,诗人的情怀总为人民所维系,为那个时代而维系,赤子之心磊磊落落。由于诗人始终坚持了为人民、为时代而高歌的这一创作理念,作品的思想性便达到了一个新的水准。《农家客车》中,我们读到了诗人为农村日新月异的变化,而难以掩饰的兴奋。《大豆之歌》中,我们感知了那“土地的板块沉重隆起,在龟裂的痛苦中跌落,田野在微微的震动中,荡起浑宏的喧响”那种伟力中的细腻。用豆苗破土而出的一幕,来表达新旧体制革新中的艰难、阵痛与希望和兴奋,力透纸背,留给人久久的深切思索。

  二、 文字灵动,笔法崇高恢宏,文学性和艺术性达到了一个崭新的水平。

  优秀而杰出的文艺作品,不仅依靠审美性取胜,也必须依靠别具一格的思想指向性赢得阅读者的青睐和欣赏。思想性是作品的质地与灵魂,而文学性和艺术性则是作品的生命。王修彬先生的作品用词用字非常考究,文风清新自然流畅。读他的诗如浴清风,如饮甘泉。

  比如《老屋》:
  积蓄四十年的思念沿着
  弯弯曲曲的乡路
  一次次流进那老屋

  老屋不伟岸,平凡如脚下的泥土
  可我知道,它却丰厚,敞着
  宽宽大大的胸怀,装着
  一部关于我的书

  再如《走进春天》中:
  春天开得最早的花朵
  是播种的犁头

  又如《早春》中:
  早到的春天走累了
  还是畏惧了
  脸上一抹愁容

  像这样的文字,像这样的诗句,诗集作品中比比皆是。诗人有用不完的奇思妙想,诗人笔下有挥之不去的艺术灵动。诗的语言被诗人推上了诗学审美的巅峰。诗人运笔恢宏大气,整体上呈现着积极浪漫主义艺术色彩和闪烁着崇高现实主义光辉的文艺审美特征。

  如《山湖从远方走来》:
  这是山水沉默千年的力量啊
  撞击出远古与现实顿悟的灵光
  ……
  黑土地的希冀,终于沉重地绽开
  北方,在黎明的微曦中燃亮

  如《将军的墓前》中:
  将军啊,您是蜡烛,在照亮,
  万里北疆的一束花卉
  您是螺钉,在紧固
  共和国列车的一根钢轨
  您是金子,炼火下,在铸就——
  共产党形象的一寸光辉。

  诗风轩昂,字字如珠玉,落地皆有声也是诗人的一大特点。山川河谷,日月星辰,历史的烽火狼烟,八百深处的釆光人,七台河的先烈们,农家小院的笑声,田野里的豆苗,这一切的一切,无不在诗人笔下鲜活的重生。正是这群人,是他们托起了矿山的太阳,托起了共和国的太阳。歌唱托起太阳的人,自身也一定披满阳光。诗集的字里行间,那七色的艳阳,那歌者的豪气更是华章里回旋激荡。

  托起太阳,让我们托起太阳吧,托起东方那抺靓丽的中国红。在《托起太阳》诗集中,我真切的看到了一个有良知的不同 凡响的大诗人的火热情怀,我更看到了诗人肩上的责任与对时代的担当。

  《托起太阳》是一部诗集,它更是一幅宏篇巨制的历史画卷。诗集从多个领域,从各个方面,从多种角度,用纵横交错的火热情感,高度提炼凝聚了、真实再现展示了矿山的波澜壮阔的发展历史。目前,我们正在认真学习党史,我们不会忘记党旗上的镰刀锤头。牢记最广大的劳动者千千万万个人民,为他们服务,为他们高歌,这才是真正的不忘初心,牢记史命。诗人仅在这一点来看,他早已走到了我们的前头,是值得我们认真学习的,这样的歌者也一定是时代的文化行列中的楷模。

  有使命责任感,有担当精神品质,有火热的现实生活,有丰厚的文化积淀,有深厚的积淀与飞扬的文彩光华。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诗人王修彬先生,一定会可以创作出更具魅力的别具一格的文艺作品,更耀眼的诗歌作品,为我们这个伟大的、火热的、激情的时代歌唱,托起一轮更为鲜红灿烂的太阳!

  (编辑:夏木)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相关推荐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