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见反馈

凉沙自选诗十首

今日好诗

2021-07-26 07:11:48




凉沙:1973年生于四川南充,现生活在江苏省张家港市。





凉沙自选诗十首


银河


他一直努力,回想某个沉寂瞬间


麓林中,细水深流。时光如发

温煦弥散。高原缓缓升起

泥土分娩在山川、大地,子嗣以风洗面


噢,寒武纪!


白鹿未醒。紫色夜空

他踩动旧脚踏车,划过寥廓银河


2020.3.17



念若微澜者说


黄昏,我用手掌轻轻把空中无名的飞虫

推向后方。不想给它们带来惊恐

只想它们借助瞬间的动力反向,遭遇时光倒流

倏然回到从前,再重新飞向远方

似乎什么也没发生。就像我常幻想的那样


2012.11.9



生命的河流


我身体中的全部谦卑,都来自

对生活的诚挚感激,来自

对自我局限的体认,以及成熟肉身

向世界的和解

当意识到停顿和前行

同样紧迫的时候,我怅然获得

一种从容和解脱:对待生命的神圣职责

应该像窗外的新市河水那样

以平静整体的形态

缓慢、坚韧、决绝地从现在

流向未来,一去无回


2013.10.26



当微风迎面拂来


中午,微风迎面拂来。走过仁和机械店门时

工人正在搬卸货车上的家具。路边香樟将要迁移

树根被刨出土面,落叶飘散一地。沙洲东路

正以不影响市民生活的方式,被缓慢改造,拓宽

整个江南小城,依旧慵懒、温和

但这一切,对此刻的我无关紧要

因为我只在想着,如何追赶远方草原的凉夜

成为一个陌生的牧马人


2015.5.21




锦鲤之夜


像是假的。微酣中喝下深蓝的房间

聒噪,就结束了。烧烤在高温的长安中路


发生。夜,还未启动神秘的静音模式


松坟桥上的风景,细密地流走

而我要如何,才能用东横河水去熄灭


路灯,和一颗躁热的心?


在夏天,我们的鳞是闪亮的。如果摘一片

穿在年轻一点的人身上,刚刚好


2015.8.14




迷雾或临别之诗——为JDG 


驰行于迷雾中。想起那个临别的人

他异常干净,像一个圣婴

宿命里,我无从靠近,无法割舍

只能远远目送他,孤独消褪于混沌中

噢,迷雾让人怀念

甚至,想要融入他曾经的哀伤


2018.1.27





远行——献给W•H 


哎,有什么值得将年岁的毯子

卷起来。石径久远,引向密室的电缆

他曾蛰伏其中,海水般绝望


下午,有人拨打黝净曲折的号码

清朗地说:感谢主!

而他终日游走于台风、白鹭

培种一枚金币,换取海怪、琴声和睡眠


还要贝类食物么?潮水根本不会

按照期待的节奏涌上来。一个巨大的决定

从素描开启,路灯不假思索地

饮下整个潮腥的海岸


泥塑,在轮渡上演进!甲板轰鸣

一串数字挣脱暧昧的码头

带花的静物噢,不要压抑肉体的欢娱

你去看南行的餐车,飞沙走石!


没有人曾经说起:离开

会遇到一座匆匆岛屿

你们生命中的菁葱,只可用于埋葬


2015.4.15



晨记


想到爱的本质

因果,熟睡的女儿

想到局限,宽容

他心绪难平


驱车一直抵达

长江岸边

此刻,波涛拍岸

江水流淌的声音

像很远、很远、很远的手

抚摸人的头发


绕开穿过江堤的蜈蚣


远方插秧的人

清理内河的人

以孤独,跳脱现时

呈现一种永恒的冷漠


他身体无恙

沉浸风中

鸥鸟掠过湿地

紧贴波光粼粼的江面

天空碎银

映满人生绵稠


2019.6.21



马嘶


你决定在这清晨的途中停停

此地有个好名字:马嘶


一只黑猫,顺着细窄狭长的桥沿

悄无声息地踱步到光晕外


“好像有个诗人叫马嘶”

远方的朋友如此说


你感应到:一定有这样一个人

沉默,却永世重叠于你


偶尔,他会忍不住离开一下

找颗孤绝而安全的陨石,晒太阳


他应该不会叫马嘶。现在,你清晰地

看到他独自倦卧,在中断的水泥墩上


2018.5.5


 

现在,昭示一种毁灭


紧咬我的喉管!夏日冗长

缺乏主题。窒息


一个塑料质感的影子,绝望弹蹬

在扬尘的路上痛失神经

嚎叫,穿透树梢、天空和山崖

没有水纹能溶解

那骗局般真实的声音


人们!请走出房间,用手势熄灭

我野猪般壮丽的头发


2015.6.13



      (编辑:张坚)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相关推荐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