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见反馈

陈波自选诗十首

今日好诗

2021-11-24 09:03:33



陈波,毕业于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曾访学都柏林大学。习作诗歌和小说,作品见于《青年作家》《文艺报》等。译有《面具后的女人》《大象的主人》《灵犬莱西》。现供职于某出版社。



陈波自选诗十首



1记忆

 

有时记忆穿透镜子

惊起的一群飞鸟

木屑般坠地


 

2 早行


醒来之前光被锁着

寂静如母亲的子宫

睁眼,彷佛点燃一盏油灯

我披上衣服,步行来到

附近陌生的街区

亮了整夜的灯冒着热气

敞开的破旧院子里

一张旧沙发斜靠着另一张

两侧的楼房夹着一条水泥道

干枯的落叶在地上自由地旋转

我站在中央

惊诧于尽头一列温暖的列车


 

3 自由


林中空地上

鹿从青草里抬头

变换轻快的步伐

温顺的眸子穿过树丛

泄露脆弱的信号

阳光穿透繁密的树枝

尾随的猎人脚跟轻轻落地

水平的枪跟随鹿的节奏

彷佛两个世界的窗口

在鹿眨动的瞳孔里

猎人闭上眼睛

扳机滑动

子弹射出后

熄灭


 

4 十二月


雪还未下

光秃的枝蔓扎入天空

空气中弥漫着寂寥

距离的孤儿,我们走进

 

记忆里参差的情节

我逡巡在你的答案里

言说和无法言说之物

构成故事的互文

 

嫉妒升高了我们的体温

等待在一场雪里的释放

眼睛里的独白

传递醉后的微光

 

雪悄然融化,你的骨骼

溢出局促的酥软

你留下落款:热带季风

和一枚过期的止痛片

 

 

5 光孝寺

 

沿着临街的商铺

我们跨入南门

 

铁塔和人群经久对峙

在密集的香火中融化

 

我们比肩坐在

烛油干枯后的痕迹上

 

一株木棉穿过前面的庙顶

那应该是大雄宝殿

 

有一刻,谁的脉搏突然跳动

就像不远处呢喃的祷语

 

我们试图谈起淡薄的阳光

在若干年后的命运

 

木棉花划动耳边的空气

松软地触地


 

6 关于月亮

 

在胡同散步时

月光曾多次照耀我们

混在城市的雾霾中间

它和人工灯光没什么区别

我们走在下面

我偶尔好奇地寻找你的影子

有时连续好久天都灰蒙蒙的

我们不再看向天空

 

今夜,月光从窗帘缝隙里

照到你的肌肤上

发出沙漠般的光泽

我拉开窗帘

“千万不要随便写月亮”

一位诗人朋友曾告诫

但今晚的月亮

似乎的确恰到好处


 

7 两性艺术


婚姻制度充公多余的

两性温情

可供选购的生活必需品包括

柴米油盐,客套语

还有肿胀的肺叶——

一场失语的并发症

呼吸日渐粘稠

日子惯例性地梦遗

 

在对方湿漉漉的身体上

我们表演余欢

上帝捏造的阳具

戳穿发霉的真相

男人擦拭生活的刀

在秋裤里腾飞

女人研磨粉底

但其本职是咀嚼百日咳

情感如春药难以启齿

 

 

8 天津爆炸


周末我和朋友聚在一起。

小麦像往常一样不停地叹气。

喜欢朋克的朋友变得有点呆滞,

都忘了说操你妈。

我上班时浏览了很多新闻,

但什么都说不出来。

旁边的饭桌上,

一群人吃地锣鼓喧天,

淹没的了我们的对话。

我们怔怔地看着,

中国人强大的胃能消化凝重的云。

 

窗外,空气逐渐变凉

霓虹在黑暗中冷不丁地闪烁。

为打破沉静,朋友举起杯子。

敬什么?我问。

那……就敬天津吧!

在集体的无力里

我们狠狠喝了一口,

知道我们的愤怒最后会和真相一样

模糊地像一场宿醉。

后来大家早早地散了,

我回到家,

写了一首不太像诗的诗。

 

 

9 乡村酒吧

 

朋友Marco带我去他村里的酒吧。

那是间宽大阴暗的屋子,

里面人不多,一根水泥柱立在中间。

酒吧老板是Marco的朋友,

从柜台后热情地招呼我们。 

他看起来像个入时的青年,

他说小镇的生活需要新鲜血液,

并坚持要请我喝一杯。

 

电视里足球比赛继续着。

一对七十多岁的夫妇推开门,

慢慢走到柜台。

他们点了一杯咖啡,然后坐到墙角。

期间始终没有怎么说话。

进球的欢呼声中,

老人结完账转身向外走。

在出口,他回头轻轻扣上门,

默默地,像一个失职的守门人。


 

10 一个流浪汉的问题 

 

在高威闹市区的商场门口

他占据一小块空地

衣服上有些污迹

但还算整洁

要不是面前的空碗

你可能会把他当作疲倦的游客

虽然这不利于他一天的收入

 

天下雨的时候

有更多的人停下来

给他一些零钱——

(当然,雨不能太大)

这一天,他可以喝上威士忌

坐在来往的人群里

让视线慢慢失去焦点

 

也许适应自然天气是项必要本领

你也能找到流落街头的理由

只是,在他脸色微醺的时候

还是忍不住问路人

我难看吗?

一个小女孩停下来,看看他

然后追赶妈妈的脚步

 

*高威是爱尔兰西海岸城市。



       (编辑:张坚)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相关推荐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