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见反馈

郁雯自选诗十首

今日好诗

2021-12-01 08:37:49



郁雯,浙江杭州人。诗人、艺术家。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曾主演过多部影视作品。8岁开始写诗,诗歌作品入选多种选本,2008年出版诗集《炙热的谜》,2010年出版长篇小说《每一棵树都很孤独》,2013年出版诗歌精选集《美与罪》,2015年出版长篇小说《你好,北京电影学院》。近年来涉及更多的艺术创作,在电影、戏剧以及绘画等方面积极探索,获得了各方面的赞誉与瞩目。





郁雯自选诗十首



回  声 


好像除了写诗,不再有别的什么

陌生的语词浸入酒中

微醺了白堤秋月与苏堤春晓

体内的一些植物苏醒过来

 

小蓟、黄花地丁、飞蓬、益母草

都经由纯粹的洗礼醒过来

我的自然敞开了心扉

你却引来绝望,像招惹来一群黄蜂

眼睁睁看着你躲过香味的枪林弹雨

焕发另一株牡丹的无奈激情

这谈不上好坏

错落旋律盘旋着上升

 

没有容器可以更好地安置未来的过去

诗的成分里,陌生的镶嵌未必是创造

也许是缓解阵痛,或者隐忍落叶纷纷的空虚

你听出了我的弦外之音:怀疑的姿态

削弱优越,恢复原始可能

独立的声音甚至不求结出果实

 

诗就是我们的生活

你强调日常事物介入时间的能力

我赞同地面温度,认识凝结下沉的沙石

而这些,诗有它自己的说法

已经没有什么能够遮蔽你了

偶尔的示弱,恰恰灌溉了强悍

至于我,强与弱没有什么分别

我侧重解构,以及那些默默对立着的未尽之言

任何荣誉似乎都配不上自然

我也配不上既得的赞美——那是过去,那是未来的过去


2015.4.28



关于想念


我的想念是从巨大的黑暗中萃取的

我的想念是抽象的,对于时间而言

扑入时间里的事物,犹如飞蛾扑向火

我选择爱或不爱

可是这根本是没什么分别的

变奏瞬间转换了场景,影子在水中模糊

还有什么不能混乱成一片呢


我偏偏要在无界限的流水中,用衔来的橄榄枝

划出一条清晰的线——既是立场又是岸

在向内的寻找中,不能排遣的渴望与愤怒

分泌强烈的情感——想念的蝌蚪纷纷地

游向时间,明亮酝酿着拒绝或诞生


 2018.9.14



十  月

 

十月,我的月亮进入十月

透明的愿望进入十月

我不安定的心跳进入十月

——一个将要用静谧破坏的季节

 

十月,我的桂花进入十月

馥郁的沧桑进入十月

我无所顾忌的坚持进入十月

——一个将会用清澈松绑的季节

 

我回望十月之前的灿烂时光

那只能算作狭小的围囿

我预见十月之后的成熟与安宁

那仍然是贞洁的险途

 

十月,我的月亮进入十月

十月,我的桂花进入十月

十月,我不得不继续抛开社交礼仪

只为了独自实现否定之否定的意义

而对于你,我的思念不得不加紧训练想象力

只为了铭记

              

我的全部,进入了十月

包括体内那片波光粼粼的西湖

它秘密地皎洁,秘密地端庄

秘密地狂风骤雨

直到有一天,真理如旭日从湖面升起

 

2012.10.8   



好像寂静是动词


好像寂静是动词

在黄昏里汹涌。不知道谈论什么

可以配得上纷乱,哦,寂静无法穿越的

纷乱。像是甜的

像是颠覆的一种咸

细长的手指模仿光束

礁石迅猛地后退


动词像是寂静的

硕果似的,挂满枝头

所有的回响汇成歌谣

停栖在耳畔。薄雾蒙上眼睛

悸动是寂静的

——微暗中,倒出鲜鱼般的目光

蹦跳,闪耀,大口大口地喘息

悲伤寂静


2019.12.19



蓝色的黑夜


踩进梦中

僻静的城市吮吸一滴蓝

像衔起一点墨。晕染,铺张

你静默地动荡

门窗坠入江水中

断桥在半空轰隆隆地行驶

眼见的风波,心灵还未知晓


月亮像银扣嵌入夜空

雾隐藏了耳朵,你的睫毛扫除脸庞

的阴影。迫切拖延着节奏

为了专注更肆意地分神

此时此刻像硬币一下下地掷出声响


蓝的包围是轻的,可以更轻

水质的凝视治愈着干涸

你收拾记忆,没有一种红

让你摸着夜路悄悄地归来


2019.11.25



过路人H


她的身世很浅,提起裙裾就可以迈过

童年微寒,将她的稚语放逐到孤山夜空

少女时分,大胆扶正了娇艳

她高挑丰腴的美,在西湖边打转转


闲人勿近,怎么可能?扰心之徒

泛舟而来,既急迫又疯狂

她仙鹤似的细脖子被扼住,低鸣如游丝

却也足以撩动断桥


采莲蓬的男子从此失踪,遗腹子

在她的子宫搭起帐篷

焦虑拆卸着伪装,身体的秘密随风飘送

未缔结的婚姻,成为好事者毒舌里翻卷的暗器


剩余的美色还有些用途

孩子成长的路上,她的桃花风波起伏

生财野心终于敌不过渴爱的热望

一枝救命的柳条断裂,生与死咬合了缝隙


她已经走得很远,再也不会回来


她的身世很浅,提起裙裾就可以迈过


2019.7.17



黑暗里。看见或看不见


命运在黑暗里纷纷坠落

看见或看不见,都像盲人的两种假设

暮色沉沉。车灯划开路径

鸟鸣在夜黑时停下来


言语不能道破,字词的喧闹也不能

尘埃里。光芒不会软化

忧郁的坚持也不会

有的告白是可耻的,即使发出谜的嗓音

——丑恶不配美的诺言


该来的终究来了。很快,致命的

围堵与杀戮。荒唐还来不及纠正

蒙尘的心匣子还来不及变亮

擂鼓似的诘问振翅,想要飞

答案是石头,顽固地捏死一只鸟


天空垂下双眸,流泻暴雨

掠地而起的悲音,卡在流逝的风中

方向呢?彼岸花撞击着旷野

呼吸凝成冰块

黎明斜斜地横插过来


2020.4.3



风穿过梦


         

她在梦里说话。嘴里咀嚼冰块

她身下的床上还躺着横七竖八的不明事物

她想求证未来——一艘帆船正在突破

浑沌的界线。她在梦里问路

趋向前的台阶高过胸部,像漫上来的水

逼迫她认清事实,事实吹着气泡

坚硬的气泡像锁,封闭了昏睡的可能

或许就这样被拖下去吧

缠绕在一场对峙里,沉没大于伤害

她说:“游戏,就不陪你们玩了。”

她在梦里听见整个世界在哭泣

紫色的雾弥漫开来,风在半空翻筋斗

跳动的心脏像子弹滚落山坡

在地面砸出一个个坑。一切以错觉

开道,呜咽遍地开花

她冲向一个紧急出口,她在梦里撤离

忘却将时间团团包围

她陷落独自的广阔,好像从未

出现在人世,从未见识过所有

所有是零吗?一个疑问,大于海洋


2021.8.17



秋 影


银杏叶在光线里透亮

我走在一片阴翳下。与自己结伴

守着一门忍耐的技能

怀着沉甸甸的离奇秘密

田埂上的脚印生出了眼睛:

看到搏击的灵魂,像风筝纠缠风筝

天上的路断裂,不明朗地下坠

我知道一些美好已成过去

改变是不能拒收的信息,是的,改变

悄悄地滑出了规矩的边界

在底线的蹦床上弹跳,一瞬间的陷落

发动了对人性的围剿

或许真相只会在悲剧里焕发光彩

或许消极才是纠正偏离的最佳途径

我恍惚秋天究竟促成了圆熟还是萧瑟

我走在岸边,拉我下去的不是你

而是我对自己的叛变——

遭遇的正是我不屑的那部分

我却迎着它飞舞,像一种羞辱

逃逸在认识之外

银杏叶仍然不经世事地透亮

我什么都不知道该多好


2021.11.17



惊雷拍岸


吃掉我眼里的一只虫子

黄昏像锯齿草攀附着天空

一抹紫霞像箭簇横行穿过地面

玫瑰在平行的时间跃上枝头


交错是一门预言艺术

味道的断崖悬挂着耳语

“找不到你了……”

无限的一个夜晚,嚼碎成群的星星


吃掉我额头的一朵惊雷

此刻的一生多么富裕。荡开迷雾

险滩上礁石绊倒浪花

一轮弯月收割着蓝色唇线


飞溅的幻影,斑斓、晕眩

消逝的渐次浮现,在波光的震颤中


2020.4.27



(编辑:张坚)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相关推荐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