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见反馈

2022新作快递逼戈《鲁智深》(选十)

今日好诗

2022-05-05 08:49:02

《鲁智深》(选十)


(一)

水浒传中,智真长老说
“徒弟一去数年,
杀人放火不易”
我喜欢这样的句子
像铁锤、肉与叫喊
组成的因果关系
有一种涉禽的叫声
就是“咔嚓、咔嚓、咔嚓”
似乎是对它长脖子的不满
我喜欢这样的鸟
它的名字就叫“咔嚓鸟”
长长的腿直立
长长的剪刀挑起虫子
花和尚在水泊边
也见过它
那一刻
他是落魄的六品军官
它是惊慌的鹤形目鸟类



(三)
寺庙深埋于深处
活埋般的那种深
落魄的军官
叉着腰解手
天地无边啊
为了这种无边
为了这种界限
为了这种遮蔽
他显然不需要垂杨柳
只需要树的概念
只需要下垂的相
他爬呀爬,哧溜爬上去
撇一根细枝下来
这种感受如此强烈
完全可以支撑着他
度过一个又一个
链条般衔接的下午



(四)
野猪林里
有的是野猪与林
野猪粗壮
林木狰狞
叶片像银锭一样吊着
显然是吊不动了
野猪的嚎叫声
会被读书人视为
不平而鸣
带枷的人被切割成
四四方方的正六面体
这样就可以堆砌到
朝廷指派的任何一个地方
他流出来正方体的小血块
恳求公人不要杀了他
苍天在上,像一个黑漆漆的大齿轮
厚土在下,像一个黑漆漆的大齿轮
公人嚼着树枝
树枝是绿色的
偶有光斑打在林间空地上
偶有光斑打在和尚的脑袋上



(八)
加粗的和尚
可以保存于沧州
也可以保存于东京
甚至,可以另存为
松针的某一次颤动上
而此刻,他还是一个
脾气暴躁的军官
酒馆的窗户敞开
四处涌来一些瓶瓶罐罐
仔细看,才看清楚是一些
大宋的子民
有的装着经书,有的装着酒肉
有的装着酷刑,有的装着炸药
鲁达的里面,只装着鲁达
店铺有坍塌的危险
制度有伪装的必要
而屠夫的手显然是铁打的
官员的脑袋则是金子制成的
有胆大的孩子,将小石子扔过去
当当当,验证了这种猜想
此刻,金翠莲向隅而泣
她的老爹,蹲在桌腿边
桌腿软绵绵的,扭曲着
他就代替桌腿,支撑着
直至误认为自己就是一条
硬邦邦的桌腿
店小二都好奇地踢了一下
骂骂咧咧
这个鸟桌腿有点奇怪 



(十二)
芦苇触之即断
鱼儿为了撞击湖水
而跃出水面
好汉们有的属于泥塑
有的属于铁铸
聚义后都安静了许多
有的干脆装成了哑巴
杀人放火后以俟招安
看戏踢球后差人宣旨
和尚指着袈裟骂骂咧咧
“满朝文武都是奸邪” 
公明哥哥也指了指
他的军装
说他看到了大殿、高墙、巨柱
以及麒麟、鸿鹄、凌云志
之类的玩意儿
头领有头领的攻心术
他看到了和尚的脑袋上
长出了一茬新草


(十三)
六和塔猛虎一般
跳跃,跑动
并发出雷霆之怒
只是你看不见
被溺死的弄潮儿
用手拍打水面
水面破裂而又复归于完整
像制度一般不可突破
和尚从千军万马里走出来
那么醒目,像一束猛烈的光
万有引力拉扯着
这颗孤独的星球
也拉扯着他
这颗外切于地球的
滚烫的粪球



(十四)
殿堂里密谋不堪
草屋中各怀鬼胎
天空示人以高以空
以无情
顺民有独特的求生之道
点头哈腰,装聋作哑,无限忍耐
有时候,干脆变成一颗石头
至少是石头制成的脑袋
官方的报告中提到这种渐变过程
也提到用击打、燃烧、钻孔等手段
对付石头脑袋
和尚无事可干
看见山水被剥光般般的鲜嫩
他将禅杖插在旷野上
看到了另一个版本的鲁智深
用朴刀拼命砍杀这无物之阵
这逼迫而来的四周
那一瞬间
他竟然潸然泪下



(十五)
瓦罐寺
被摔坏了
它在证明:任何恒久的建筑
必然会是一滩废墟
为了这种证明
鲁智深大踏步而来
他隐约窥见
倒塌的五台山文殊院中
智真长老偷将尸首
扔下深涧,哼哧哼哧
崩摧的东京大相国寺中
智清长老在妇女身上
缓慢蠕动,嘿咻嘿咻
“和尚”只是某种压抑的存储方式
智深此刻饿极了
他跳进罐子里,吃喝拉撒睡
酒足饭饱后,他打碎它
打碎了泥塑的佛祖
烧掉了木制的菩萨
恰巧气愤,恰巧风紧


(二十三)
剖开六和塔
你会看到它的遗传物质
那一条长长的双螺旋结构
就这些软绵绵的条状物
支撑着它的挺立及繁殖
炸掉它、焚毁它,暴乱、冰燹
每次的坍塌
都会带来再一次的重修、重建
鲁智深坐在六合塔中
他就这样坐在六合塔中
坐在东南西北上下六个面
合成的牢笼中
感受到了这种旷古不绝的牵连
感受到了这种天地悠悠的监禁



(二十七)
可以指着六和寺的一块砖
叫它鲁智深吗?
可以指着一根松针
叫它鲁智深吗?
那夜月白风清
海门潮水涌来
和尚听闻战鼓声
摸了禅杖,大喝着,抢出来
百匹云、千堆雪、万层玉
和尚突然觉得
生平所见千军万马、嘶喊杀伐
不过浪卷雷轰,终究一场空
那夜白月横空
他独自站在一片无尽的
茫茫然中
一时竟不知所措
一时竟不知所止



     (编辑:张坚)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相关推荐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