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见反馈

阿步自选诗十首

今日好诗

2022-06-22 09:45:24



阿步,河北沧县人。著有诗集《夜里的马达》。曾获第三届万松浦文学新人奖,入选2021年河北文学榜。





阿步自选诗十首



麦秸垛

 

那时候,我们用去无数的傍晚

藏进麦秸垛里

只为等别人来找

只为当麦秸被悄悄地揭开时

我们的哇哇大叫高过所有的蝉鸣

 

我们没有一个人愿意结束

哪怕用尽了一生的傍晚也不愿意结束

那是永远也不会重来的喜悦

 

 

夜幕没有完全落下

 

夜幕没有完全落下,还留着一丝缝隙

火车,电线杆,隐约可见的电线

还有几只鸟在飞

好像再冷的天气,也总会有一些生命

是持续发热的

 

如果这个时候,你也只是一个人

看着它们,并承认世界是辽阔的

是速度的,是朴素的,是飞翔的

是无常而又永恒的

你会忽然感动,忽然想哭吗

 

哭,是多么让人羞愧的事

你也肯定会这么看不起自己吧

而你又肯定也需要这样的时刻

来清理一下眼中的风沙

 


秋收把我和父亲捆在一起

 

我们手执铁耙

我在这边,你在那边

中间是等待摊开的红枣堆

 

这应该是我们最适宜的距离

各自为政而又统一于一片疆土

 

从小到大,我一直与你为敌

不给你买烟,不给你捶背

你也毫不留情地对我下手

 

而此刻,我们却配合默契

好像战争之后

我就成了另一个你

 

 

和尚和少女

 

我要到马路对面去

一个和尚站在我旁边

可能也要到马路对面去

 

我正想问他来自哪座山

哪座寺庙

一辆出租车就停到我们面前

和尚很熟练地坐了进去

关上车门,车就开走了

 

随后,我就一个人

来到马路对面

遇到一个特别瘦小的女孩

我们擦肩而过的时候

她抬起右手抽了一口烟

我看到她吐出的烟圈

比我吐得圆

 

 

铁皮房子


一想到要在一个地方,比如,这间铁皮房子

呆一辈子,我就想跳舞,跳弗朗明戈

让自己变成吉普赛人

 

而此时,我却站在北窗看天空看云看夕阳

看高架桥看高速火车看建筑工地

看远处的树还有公路和公路上的车马

真的有马,它们正拖着马车哒哒地回家

车上是麦子,金黄的完整的麦子

 

下意识地,我回头看了眼桌上那块干面包

那包烟那支打火机还有那盒长把火柴

那盒火柴是从五星级酒店带回来的

其实用起来,和妈妈口中的洋火一样

 

我也曾在酒店浪迹过,穿西装打领带

和五颜六色的上帝握手、微笑

周围充斥着迪厅、夜场、香车和美女

我以为那就是江湖,那就是天涯

我以为我会就这么一直浪迹下去

而后来——

 

此时,我就站在这间铁皮房子的北窗

竟又一次提及江湖

明天傍晚,我打算站到南窗跳佛朗明戈

有空你就来看吧

 


婴儿


它那么小

手那么小

脸那么小

眼睛也那么小
小到没有性别
小到谁给它欢乐
它就给谁咯咯地笑
谁让它悲伤
它就对谁号啕大哭

小到它想要谁的爱

就可以得到谁的爱

 


我想拥有更多的清晨和黄昏

 

我想在一个

我从未去过的地方

以一个异乡人的身份

拥有一小块儿土地

种些蔬菜

像小时候那样

给它们浇水施肥

清理杂草

我确定那样我就会拥有

更多的清晨和黄昏

我会看着它们生

也看着它们死

我多想看见它们完整的一生

而不仅仅是某个片段

 


浪荡

 

你需要浪荡一段时间

不要那么一本正经说话

不要一直都是那个不好不坏的样子

其实,你早就厌烦透了这样的生活

你早就厌烦透了那些一直礼貌客气的人

你早就厌烦透了那些一尘不染的人

你厌烦透了

你要飞走,你要摇晃,你要变坏

是,你需要浪荡一段时间

直到有一天夜里

你坐在地板上,一动也不想动了

看着窗外的黑,看着房间的黑

看着它们拥抱在一起

你瞬间感动,而你的心特别平静

 

 

是这样的

 

当久远的伤口

结出完美的伤疤

不再流血

请任何人都不要再来

指着它问:这是

怎么弄的

还疼吗

 

是这样的

已经过去太久了

没有人愿意

再去打扫一遍战场

 


大片的青草

 

想要大片的青草

只是单纯的一大片青草

除了风

别的什么都不需要有

不需要羊

不需要人

只是单纯的一大片青草

随着地势高低起伏

向远处

向更远处去


      (编辑:张坚)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相关推荐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