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见反馈

《声音与梦与老家没了》

诗歌

2021-11-23 18:20:19

声音与梦与老家没了

丁正耕


声音

声    音



响    动

空旷
空旷的
颈项


寒颤

打寒颤

半个
半个身子
掀开被子
紧贴身后的窗子

空了    空
二个    空
似有人    他仨
肩膀上都有一对翅膀

对    翅膀
是有翅膀
但    这是子夜后的时辰
应该是天使

回头    使劲
挣开    眼
呀   是仨
是强盗

是强盗
我得反击
于是    我反击
一对仨的反击

我躺在床上
他仨在我身后的窗棂
他仨居高临下
我翻不动身

他仨攻击我
微笑着
攻击我
我们对攻

我突然想到
抽屉里
是否    该有
硬    器

我左手和仨搏斗
右手悄悄伸出
偷偷地摸
在抽屉里摸

在稿格纸中
摸得一支笔
是    锐器
我扎他仨

他仨沒逃的意思
我又摸
还是在杂物中
又摸得
铁锤    长长的一字改刀
一根尺长的补鞋的牛皮线针
我交换着摸得的武器
轮番进攻他仨

我终于翻过身了
展显自己的身手
一个拉靠背翻
心里想要有帮手就好

里间仿佛有父母
于是父亲就起来
穿衣    是件军大衣
父亲似乎还报了警

我压着仨个强盗
他仨被压在我身下
我轻松地看着父亲
母亲也起来了
手持一盏带罩的茶油灯

母亲很随意地看了我一眼
又看了一下父亲
觉得是件很轻松的事
儿子不就抓住仨强盗吗

一会儿交给警察
大家就赶紧睡觉吧
母亲又看了一眼灯油
意思是快点完事少废油

又有声音在响
是一种破壳的声音

难道是昨晚上
刚从车里
拿到房间里的
柚子

这个柚子    是从
葬我祖祖的
先市的柑子林
拿到成都的二个之一
一个在三天前打开
里面有白色的虫    有虫
我们就把柚子丢了

虫子    是用李医生的
磁刀    切开后她看到的

我以为是这个柚子里
虫子夜晚出来活动
破壳的声音    我看了
柚子是好的    我看了
我又站窗口    看了
没下雪    天气预报
是有雪的    因为
已经是小雪又一天了

我看到父亲穿着军大衣
头上戴着黑色帽子    坐着
腰弯着    在认真数着吃瓜子
是在先市老家的花园石桌上

呀    呀 
这是梦    父母都早逝了呀
我去撒了泡尿
又回到床上

把这个梦记下来
看看时间
己经三点二十三分了
怎记这梦要这么长

二十天前    我回先市
老家的房子    正在
被红砖    砌成
半成品新房了

我已经没有老家
那怕是破旧的老屋
这是我    与常明
亲眼看到的事情

2021年11月23日零辰2点12分至3点57分老丁于成都四道街疗体夜梦后。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相关推荐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