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见反馈

风月大地诗人展(三十二)遛达的七七

今日好诗

2024-02-20 08:33:13


遛达的七七,现居温哥华,纵情山水,诗画为伴,快意人生。在诗行中绘图的人,需要一双素眼一颗慧心,让世界显露它的真实和善意。诗与画不仅是成长中的锻打与陪伴,更是生而为人方能不倦伸展的日日将息。




风月大地诗人展(三十二)遛达的七七



斗鱼五章

1 北公爵

别国久苦大旱
唯他之盛世水乡
稻田丰腴农事酣

水面浓酽
鲤鱼喧腾
千山百户在他治下
一如愿景图画

群山在细流中指认那颗石头
他的寝床,微恙无妨
北公爵有快意与洁癖
他诅咒吃大蒜的人民
闲时小馔多么俗气
杯盏旁明月高悬

更远方战事辽阔
狼奔豕突
为水和粮食展开争夺
而他中立于乌有
一如既往,无边热爱


2 金扣子

稚嫩的金扣子
那年朱砂痣
它进入深沉的呼吸
翻卷入薄泥

耳旁风,些微恼人
是持续的中雨可解忧
是醉鸟,叽叽喳喳 歪歪倒倒
是工笔下心思整齐
无怨悔、不依靠

于今的金扣子
上岸成为饕客
小写意快进快出
亚热带脱下陈皮
社稷不曾干涸
选民大肆声张
老汤里
明火舔着黑黑锅底
金扣子说完故事
满院鸟子纷纷落地


3 白龙王

超级潜艇鹦鹉螺号
驶抵四面佛
白龙王离席
从任意角出击
征程短促、劲疾、
距火星愈近

植被崩塌 裸坡呈现
荒废的为之烂漫
失聪者重拾琴音

翌日,
稳坐龙椅的王
生与义尽收
酒与角共声长
袖与步 舞彩蹈彩
星链齐喑 坠入江海
荣耀归于东方?白


4 妙哉

我遇见他的时候
惊呼“妙哉!”
那条斗鱼回复“嗨~~”
从此我们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度过上世纪九十年代

时至今日,电脑一条街
已经七零八落
被精致的女大学生
踢得嘚儿嘚儿响
她们张扬而内卷
出离男人蔑视男人
也能在他们无力的时刻
嘉赏一些情爱

街道口的春风吹进盛夏
摊贩已然散尽
徒留高大商业广场
鳞次栉比
栀子花香,在流年里递送
柳郎倜傥快行于市
莘莘斗鱼游动
从针鼻里钻出
走上珞喻路

隔街的路灯夜枭般
收起底牌
宽大的路面车流汹涌
喇叭声如赞叹:
新世界妙哉,妙哉


5 南宫觉

弹指来到第十五章
与午后的阅读困顿悠长
形成一段坍缩
故事仿佛无尽头
末页上的南宫觉
已整理好行装

当他平凡的游历
来到大坝,大坝化为乌有
响箭洞穿他的心
树子投影繁花含笑
锈迹斑斑的天穹
撒出星光

机敏的写手遮蔽结语
新序言洋洋汤汤
南宫觉四方眺望
他的局面
是列国的洪水包围
又分开大道
孤独的鱼
上岸成为英雄


二月• 晓寒轻

白马加油站的工人
在召唤我们

二月,春伊始
油料比花蕾更高价
他们也是。热情高涨
男男女女欣喜地
在冬衣里发愣

从轻轻的晓寒中
轻手轻脚苏醒
从白马蒸腾的加油站
抽打一匹快车
轰隆隆开往郊外的人
已不觉得冷


我心安处是祇树

种枇杷的人地下三尺
交出了休止符

此夏日骄阳热烈
尘土盛怒
硕果待沽

转折来得突然
黄金覆盖孤独园
暴雨交出内心
迢迢路
积于跬步

当你秉烛来到枕边
放下百颗星,梦中人叹息
“最是人间留不住
朱颜辞镜花辞树”


触角

像细线纫过针鼻
被激流裹挟的年轻人
穿过岁月之河
获得海芯
中年之于太平洋
触角愈加优敏
代替眼睛的
是暗礁中垂怜
是窄缝中人间
是无明世界刹那厘清


绝对

秋天绝对的事物
在海蛎子的壳上干枯
昨日之我不动
今天如铺陈的树叶
悉索作响
像岩石跟流云对抗

亲人进入梦乡
梦乡根植故乡
是集结和告别的一季
圆月正酣  大水明媚
对饮的诸神困顿

观心已虚隐
大相正显印
此时风去而归
青蟹子徒步
蓝蟹子抱恨
多少碎银成无物
苍鹭来兮
抓下小楷
像你瘦削的灵魂
扩散出漫漫澹澹的水波纹


后河先锋队

妙言与情境
压缩进一次短兵相接
小李村和雷达山的距离
趋零
机锋闪出寒光
西线更加简单、平易
在后河
这个非战略要地
无限的针对性了然

百花峥嵘  田野契阔
这明月不照的沟渠
回归侘寂
和谈在油菜地展开
唯鱼身化为匕首
铁幕洞穿
大局飘摇 
水流四溢
后河队埋伏的沃土
王炸一个接着一个


一日一梦一陌上

冬至,一年中夜晚最长
适合做梦

又梦到了旧情人,我
还是那么讨好、
争风、吃醋、
陪小心
流着泪耽于旧时光

梦中渐进的乐队
一曲接着一曲
愈蔓延愈高昂
什么人把我呼唤
声声慢,劝我快乐
像大棚蔬菜
摇曳生长

音律在睫毛上弹动
热汽于壁挂边滴落
多少过往
来去可期

多少懊恼无从告解
但穹隆高悬繁星闪光
照亮沉睡中的前行


夜之无翼鸟

匀速脱离雪夜的鸟
栖于有光的屋檐
现实从四楼开始
胆小的Kiwi 
扶起瘸腿的旧邻居 
彼时静极
植物刷刷开花
扬尘悉数降下
此情景在回忆中旋转不停
直到除夕,直到邻居的女儿
从南大洋翩然飞回
脱下金灰色翅羽
递给了kiwi
多么奇异多么孤独的礼物
命运咔咔作响
离家的时刻到来
无翼鸟进入夜色明亮雪地
披戴翅膀
义无反顾
跑得飞快


(组稿:潘以默  编辑:张坚)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相关推荐

评论列表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